阿和一路神色恍惚的回到醫院,醫院裏葉蘇宜正在病房裏等待著阿和。阿和看到葉蘇宜時有那麽一刻是憤怒的,不過憤怒後更多的是愧疚。一切都是他所為,如果他沒有衝動的發泄,所有的事情也不會走到這一地步。

葉蘇宜看到阿和回來,淡淡的把手中的飯盒打開,淡淡的笑著道:“阿和,我給你熬了雞湯,你趁熱喝吧。”

“蘇宜,為什麽還要來照顧我?”阿和沒有接雞湯,隻是看著葉蘇宜。葉蘇宜平靜的笑著道:“因為你曾是我深愛的人。”阿和的心淡淡的像是有塊石頭丟在了湖麵上,揚起了波瀾。他慢慢的接過雞湯,一口一口的喝著,葉蘇宜淡淡的看著他。

在外人看來,他們是那麽恩愛的一對。

很多時候,我們都隻是看到了表麵,卻沒有看到表麵下麵的風起雲湧。

“阿和,我……我沒有打掉孩子。”

阿和的手顫了下,抬眸看著葉蘇宜。葉蘇宜淡淡的看著阿和,她眼眸裏是看不穿的黑幽。阿和忽然放下手中的飯盒,微微的張開雙臂,葉蘇宜慢慢的擁入到阿和的懷抱。

“對不起,蘇宜,是我的錯。”

“不是,一切都是我自願的。”

阿和緊緊的抱著葉蘇宜,卻不知道葉蘇宜埋著的表情裏,有多得意。阿和抱著葉蘇宜,眼睛看向窗外,他臉上的表情是溫和夾雜著失落還有淡淡的暖意。

他不知道自己是該慶幸,還是不幸。葉蘇宜真的有那麽的愛他嗎?

木木和沈遙提著水果在病房外,看到病房裏的一幕,把水果放在門口離去。阿和住的是單人病房,所以木木和沈遙沒有驚動病房裏的一對人,悄然的離去。

木木一直悶悶不樂。

沈遙緊緊的牽著木木的手,木木看著走在旁邊的沈遙,淡淡的化解心中的不悅。也許阿和哥真的不適合丁嵐姐吧。木木在心裏淡淡的安慰自己。

“木木,畢業後我們離開這個地方吧,離開江城,去北方如何?”沈遙淡淡道。“北方?”木木朝向北方的天空看了看:“好。”

北方,有人說一路向北就可

以到達天堂。是嗎?北方的北方,哪裏才是與天堂交界的地方?如果一路向北就可以到達天堂,那所有的人寧願千裏跋涉隻為去那自由快樂的天堂,拋棄人間的煩惱,做一個沒有七情六欲的神仙。

大街上,川流不息的人群,每天我們與無數不相識的人,擦肩而過。然後我們在陌生裏,認識一些人,接著發生一些糾纏,糾纏夠了,繼續變回陌生人,彼此不在熟悉。曾經所說過的話,做過的事,就像浮雲一般,消失的殆盡。

秦笑琳坐在車裏,從沈遙和木木身邊,疾馳而過。

眼神的再恩怨,也不能化解眼前的現實。

愛情,本身就是個迂腐的事情,我們在愛情裏幾近起起伏伏,在愛情裏就像山路十八彎,一不小心就走到了懸崖邊。那時要麽及時刹住車,要麽就一腳跳進去。

很多事,由不得我們。

夏天結束的時候,木木收到了丁嵐從南方的一個城市發來的明信片,明信片上她多情的挽著戴維,像極了一個多情的少婦。一朵薔薇花,開在一邊,青石板的路上,在他們身後淡淡的蔓延去。

可是,丁嵐的眼眸裏,卻隱含著淡淡的落寞。

三年前,木木收到同樣的明信片,隻是如今,桃花依舊笑春風時,人麵已悄然轉換。同一天,木木收到阿和送來的請柬,他們的小baby出生了,是個男孩子,眉清目秀。為什麽木木在看到那個小孩子的時候,一晃神想起了阿和第一次對丁嵐表白的模樣。小baby像極了阿和。

阿和給小孩子取名叫李惜。

葉蘇宜辭掉了主播,專心在家帶孩子。當木木看到葉蘇宜對阿和的柔情,看到他們一家容情蜜意的時候,心情卻覺得異常的壓抑。

葉蘇宜對木木不在有敵對的眼神,無論木木對阿和說什麽她都在一邊柔情的看著他們,就像一個賢惠的妻子。

沈遙自拍自導的電影,在學校首映,由於前期的大力宣傳,首映那天人山人海。沈遙在首映上當眾向木木表了白,不知何時有記者在,於是第二天的報紙上,再次大肆的糾結著三角關係或多角關係。

不過,所有的人都淡淡的隱匿起來。

不動聲色的,在自己的生活裏。

木木以為,悲情的事情已經淡淡的結束了,那麽剩下的,是不是幸福?

木木每天和沈遙穿道而過,香樟樹落了一圈的葉子,秋風也淡淡的肆起。這年冬天,就那麽的不打招呼的光臨。全國都陷入不正常的氣象圈中,很久都沒有落下雪的江城,被大雪落的一塌糊塗。

雪是結白的,它純淨的落在每一塊地方上。放眼望去,一片白茫茫。

即使大雪,但是江水依然東流去,沒有被寒氣籠罩,執著的奔向大海去。

木木和沈遙,度過了最快樂的冬天。

秦瓊在過年的時候,把劉玲帶回來家。阿水也陷入了戀愛中,小陽還在糾結到底跟哪個男生在一起。

丁嵐時不時的也會在電視裏看到她,隻是關於她的新聞越來越少了,春節後的一個月,丁嵐電話給木木,說她合約將滿,不想再續約想退出娛樂圈。

丁嵐電話後沒多久,木木真在電視上看到丁嵐在新聞招待會上,向大家宣布合約期滿退出娛樂圈。引起一片嘩然,盡管丁嵐緋聞纏身,但是她的實力在那裏。於是很多家經紀公司向丁嵐拋出大的橄欖枝,都被丁嵐一一回絕。

就是新聞發布會快要結束的時候,丁嵐拿著話筒看向戴維,鏡頭立刻轉向戴維,然後丁嵐微笑的走向戴維,接著大方道:“這個是我男朋友,我們準備下個月結婚,希望大家給予我們祝福。”

有些人覺得可惜,微微歎息。

有些人卻覺得丁嵐勇氣可嘉,為了愛一個人,放棄了大好的前程。

有些人說戴維是某某的兒子,是個富二代,丁嵐像任何一個女明星所走的路一樣,嫁入豪門。

對於任何猜測,丁嵐都隻是微笑不語。

淡淡的把手放在戴維的手心裏,任由戴維牽著。而後,雙雙離去。結束了新聞發布會。鏡頭裏,安姐一臉的不甘和失望。

很多時候,愛,都是在傷害中,慢慢的被珍惜。

木木忽然覺得這樣的結局,似乎也不錯。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