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子戌醒後,木木便沒有一直呆在醫院,而是和胡海、李威他們一人一天的輪流。每次木木來的時候,便會給喬子戌帶一些看的書,最初喬子戌總是一聲不吭,後來慢慢的木木發現喬子戌和自己的口味還有那麽點點相似。

於是木木就帶自己曾看過覺得還不錯的書給喬子戌,喬子戌倒也看的有味,在看深處後,偶爾還能跟木木探討一下。不過在有爭議的地方,喬子戌會立刻停下來,所以每次到有爭議的地方,話題便也停止了討論。

木木一直想問喬子戌到底得罪了什麽人,礙於喬子戌的沉默一直沒問。隨著熟悉感木木裝作若無其事的問了句:“你到底得罪誰,他竟然往死裏給撞?”喬子戌本來還正常的臉色,立刻暗淡了不少。

木木看到喬子戌臉色的轉變,便立刻轉換話題。不過喬子戌沒有應,又開始了沉默。木木便不再問這個話題,看來這之間應該有很大的秘密。不過木木也不是個強迫人的人,木木隻是道了句:“我已經報了警。”喬子戌的眼眸裏閃過一絲恐懼,在木木的注視下,慢慢的消散。

“你有聽過黑三這個人嗎?”喬子戌緩緩開口道。木木立刻震驚的看著喬子戌,喬子戌看著木木表情上的變化,微微仰著頭,靠在床背上。

“是他,我得罪的是他。”

“怎麽?你怎麽會得罪他?”

“你還記不記得你們宿舍端木水的哥哥那件事?”

“記得。”

木木很是疑惑的看著喬子戌。

“你知道為什麽發生端木楚那件事,警察卻不幹預嗎?”

“因為有黑三?”

“是。”

“那黑三和葉蘇宜什麽關係?”

“葉蘇宜曾是黑三的情人。”

“那阿和哥……”

“是,阿和哥也是被他派人撞的。”

“……那阿和哥豈不是……很危險?”

“應該不會,因為葉蘇宜同時也是他的幹女兒。”

木木仍然震驚的不相信的看著喬子戌,喬子戌淡淡道:“你可知道黑三又是誰?”

“誰?”

“他本名叫沈立群。”喬子戌說完直直的看著木木。

木木左眼猛的跳了下:“沈立群?”

喬子戌一字一句道:“沈遙的大伯。”

“那你怎麽得罪他?”

“因為我有他們販毒的證據。”

“販毒?”

“是。”

木木沉默。

“那阿水的哥哥是怎麽死的?”

“被狗一點一點吃掉,連骨頭都不剩。”喬子戌滿眼都是恐懼。

木木忽然覺得從腳底升起一抹寒氣,籠罩在全身。他跟沈遙在一起的時候,從來都沒有從沈遙身上感覺到。“那沈遙知道嗎?”木木問喬子戌,喬子戌搖搖頭:“應該不知道。”

木木隱隱的感覺到一絲絲不安,具體哪裏不安,她也說不出來。

那晚,木木把自己緊緊的裹在被子裏,一晚上都是不安的夢。

喬子戌的病一點點好掉,喬子戌也沒有再受到什麽人的騷擾,雖然木木報了警,但是並沒有警察來醫院裏向喬子戌來做什麽詢問。木木自從知道喬子戌因為什麽原因出事後,便也沒再管警察會不會來這個問題。

每個城市,都會有你看不到的黑道。

隻要沒有惹到他們,他們也不會來犯你,隻是一旦侵擾了他們的利益,那麽也許丟命的可能性也有。

喬子戌安然的呆在醫院,木木腦袋閃過一絲想法,也許沈遙知道了這事。沈遙已經離去了一個半月了,在這半個月內,沈遙一個電話也沒,木木疲於照顧喬子戌,也沒有再去聯係沈遙。

與喬子戌的相處中,誰也都不再談論這個話題。

喬子戌的腿,慢慢的可以下地走路。

木木陪伴著喬子戌一點一點的慢慢的練走,喬子戌對木木的眼神也越來越溫和,沒有了之前的冷淡,也沒有之前的躲避,更多的是感激,也許還有一絲別的摻雜在其中。

胡海和李威偶爾也在的時候,也會時不時的開木木和喬子戌的玩笑,都被木木一個眼神給瞪了回去。其實即使是仇人,相處久了,也會慢慢的轉變感情。

秦瓊和劉玲偶爾也來看看。

沈遙依然沒有消息。

木木偶爾也會對著窗子發呆,不過大多時候,她都在說話,給喬子戌將笑話或談論一些話題,現在他們也會有了爭議。

木木開玩笑的說:“你現在終於

會跟我一起爭辯了。”說完她看到喬子戌眼眸閃過一絲特別的光,隻是她沒有在意,她也不想理會那是什麽光。

時間就這麽一晃而過。

又到了夏天。

夏天,真的是個很多情的季節。

這個夏天,誰都沒有料到會有什麽,也沒有料到會發生什麽。

喬子戌出院的那天,木木沒有去,而是去買了個大蛋糕送給了喬子戌。喬子戌看到蛋糕的時候,很是驚訝。

“生日快樂!”木木笑著道。

喬子戌看著木木的笑,忽然覺得木木的笑那麽的動人。他也笑了,然後對著胡海和李威道:“想不想吃火鍋?我請客。”

“醫生說你暫時還是要多吃素食。”

“管他呢。”

喬子戌一甩手,電話了秦瓊和劉玲,六個人一路來到學校附近的火鍋店,濕熱的火鍋氣,冰爽的啤酒,夏日的濃烈在火鍋中悄然降臨。

飯桌上,喬子戌舉著酒杯道:“謝謝大家對我照顧,一切盡在不言中。”

劉玲笑著道:“其實你最應該感謝的是我們家的木木,要不是她你現在還不知道在哪兒?”木木對著劉玲使了個眼色,劉玲裝作沒看到。

“嗬嗬,大家都是同學嘛,說的那麽生分幹嘛,是吧。”木木裝作傻笑。喬子戌把酒杯遞到木木跟前道:“的確,我最應該感謝的是木木,如果不是你,我真的……雖然,我們認識的很意外,但是能認識你,也算我有幸……”

“喝酒吧。”木木淡淡的說了三個字,跟喬子戌一碰杯,一飲而盡。

火鍋吃到最後,喬子戌醉眼朦朧的看著木木,朦朧中那麽的衝動的想去抱她,可是他不能,因為她是沈遙的女朋友。

為什麽都是沈遙的女朋友?

喬子戌在心裏莫名的,第一次的鄙視了沈遙一番,也更加鄙視了自己一番。說不出的感覺,隻能壓在心底。

堵著,塞著。

熱氣對麵,木木喝的臉色發紅,短發的木木,此時看起來像小丸子一樣,可愛。秦瓊和胡海、李威還在碰杯,三個人不知道什麽時候開始討論計算機的問題,在這種氛圍下,他們三人也真夠可愛。後來,眾人慢慢的討論到畢業。再後來,大家都沉默的隻剩下喝酒。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