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玲扶著秦瓊回了宿舍,胡海拉扯著李威回了宿舍,剩下還算比較清醒的喬子戌和木木一道回去,他們沒有直接回宿舍,而是轉到了學校的操場,那邊還有人在打籃球,喬子戌說他想打籃球了,這段時間的憋屈,讓他覺得手癢。

操場上,黯淡的燈光下,一些男生赤**上身,在打比賽。一些小女生,圍在周圍,看著那些認識或者不認識的男生,不管自己懂或者不懂的站在一邊喊加油。場上的人,也因為女生的關注,打的更加賣力。雖然燈光昏暗,每個人的眼神卻似乎都變的很不錯。

喬子戌和木木過去的時候,上半場球剛打完。喬子戌剛踏過去,便看到一個男生對著喬子戌吹了聲口哨,喬子戌看過去後笑顏的走過去,跟那個男生打了招呼。

“子戌哥,我說你這段時間怎麽沒來球場了,原來是去情場了。嫂子好嘞。”那個男生自作主張的對著木木誇張的叫。木木的臉刷的紅了,還好夜色昏暗,誰都沒有看見。木木連連擺手道:“不好意思,你弄錯了,我和喬子戌隻是同學而已。”

也許是那個男生是大一新生,不知道木木和喬子戌第一次的“偶遇”。也許是光線暗,一時沒看清楚。

喬子戌倒是也沒解釋什麽。

那個男生不好意思的對著木木歉意道:“喲,那還真不好意思。我還當子戌哥重色輕友了呢。”這時喬子戌在那個男生的頭上拍了下道:“你重色輕友還差不多,你們這是在打比賽?”

“嗯,子戌哥你來了,我們這隊就不會輸了。”剛說完那個男生便跑向在一邊休息的男生群眾對著其中一個男生不知道說什麽,然後跑過來道:“子戌哥,你打前鋒吧。”

“好。”喬子戌點點頭。

“你腿剛好……”木木皺著眉道,喬子戌倒是不在乎的對著木木笑了笑,示意木木不用擔心。

喬子戌180的個子,在一群人中顯得有點鶴立雞群。他的控球能力真不是蓋的,如果說上半場圍觀人員的目光是散的,那麽下半場的目光則是聚合的,全都聚合在了喬子戌的身上。他反應速度快,投球準確。也許是因為光線差,也許是喬子戌喝酒的緣故,在最精彩

的時候,球砸到了籃板,直接出框。這時,喬子戌一個彈跳,補籃球順著他的手的方向直接進了框。頓時場上一頓歡呼聲。

場上的激情四溢,周圍的女生開始邊看,邊竊竊私語。此時場上,所有的焦點都是喬子戌。木木微笑的看著喬子戌,突然覺得喬子戌也沒有之前想象中的那麽不可愛,他此時的樣子,絕不亞於沈遙,可為什麽他之前跟葉小天在一起時,卻是那樣一副模樣?

木木還在想著的時候,比賽已經結束了,喬子戌淡淡的跟同伴們擊了掌後,才朝木木走來。快走到木木身邊的時候,似乎被什麽吃痛了下,木木明顯看到喬子戌不經意的皺了下眉。

木木拉著喬子戌道:“怎樣,是不是腿上的傷口再次裂開了?”喬子戌看著木木關心的眼神,笑著搖搖頭。“沒事,隻是好久沒運動,突然運動有點不習慣而已,不用擔心。”說完喬子戌故作什麽都沒有的樣子。“比賽打完了,你還是早點回宿舍休息吧。”“好。”喬子戌點點頭。

顯然很多人沒有看足癮,看到喬子戌離去時,都輕輕的發出歎息。木木甚至聽到有女生小聲道:“那個帥哥叫什麽名字?”

“他叫喬子戌,大四的,馬上就要畢業了。”另一個女生輕輕道。之前的那個女生發出了深深的遺憾聲。

木木和喬子戌並肩走,兩個人什麽都沒有說。木木忽然想起沈遙,她從來沒有見沈遙打過籃球,沈遙最愛做的事就是窩在剪輯室裏。

走了一段距離,喬子戌開口道:“你是不是想問我沈遙會不會打籃球,是吧?”木木驚訝的看著喬子戌。喬子戌笑著道:“我聽你把口水咽了幾咽,肯定是有話說了。”木木也扯著嘴角點點頭。

“他會打,他比我打的還漂亮。我們曾比賽投球,我每次都要輸一球。”木木不相信的看著喬子戌。喬子戌忽然蜷著手指在木木頭上輕輕的敲了下:“別瞪了,再瞪我說的也是實話。”“喂,你能不能輕點。”木木摸著腦袋,這時她才忽然發覺自己的短發不知道何時已經不短了。

“這頭發又該剪了。”木木輕輕的說了句。

“我覺得你長發好看。”喬子戌卻在旁邊輕描淡寫

了句。

木木仰頭看了看喬子戌,轉而再去看天上的月亮,心裏湧起了淡淡的落寞感,但是這落寞也隻是在心裏。

“是嗎?我覺得我還是短發好看,清爽。”木木笑著道。因為沈遙說過,短發的木木,看起來特精神。

黑夜,真是好。所有的一切,在黑色的籠罩下,看不穿。

當木木回到宿舍後,翻來覆去,就是睡不著。她總覺得喬子戌今天的表情有點怪怪的,具體哪裏怪,木木又說不上來。翻開手機,沈遙的號碼出現在眼前。其實不用翻手機,沈遙的號都已經熟記在心中,那11個號碼,正倒都能脫口而出。

“叮”一聲震動,一條陌生的短信出現。

“木木,這麽晚睡了麽?在想你。——沈遙。”木木看著短信,有那麽刹那怔了下。沈遙何時換號了?怪不得自己每次給他打電話,要不然不通,要不然就是關機。

“你換號了?”

木木打出這幾個字,發出去了很久,也沒有人回。

就在木木實在不想等的時候,短信過來了。木木打開:“嗯。”

一個小時的等待,隻有這麽一個字。

不過隨後便又一條短信:“木木,對不起。”

木木望著這幾個字,半天沒個反應,依然就像之前的號碼一樣,打過去時電話已經關機了。

到底出了什麽事?

那晚,木木半睡半醒,一夜夢連連,她又再次夢到很久之前做的一個夢,夢裏,她一個人走在一片黑暗當中,有一隻小小的螢火蟲發出微弱的光,在她麵前緩緩的飛著,像是在指路。木木赤腳走在黑暗中,腳底不斷被凹凸出來的石塊絆倒。當木木跌倒在地上的時候,覺得地上是潮濕的,似乎有水聲滴答滴答落在石壁上的聲音。那隻螢火蟲也停頓下來,旋在她的頭頂。借助它的光芒,木木依然分辨不出自己到底在什麽地方。這時前方忽然探出一道光束。像是有股什麽力量召喚著木木,木木使勁全身力氣跑向那束光,就在即將接觸到那束光前一秒,她一腳踩空,落進一個漩渦。

木木醒來時,天剛剛亮,外麵在下著小雨,而她卻滿身是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