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隻是一個表情,與快樂無關。

木木從夢中醒來,滿身的汗,外麵淅瀝瀝的下著小雨。她悵然的下床,卻看到阿水正趴在窗前不知道看什麽。

“阿水?”木木輕輕的喊了聲。

阿水淡淡的回頭,木木驚訝的看著阿水,阿水滿臉的淚。

“怎麽了?阿水?”木木輕輕的走過去。“沒,隻是忽然睡不著而已。”阿水淡淡道:“你呢?你怎麽醒來這麽早?”

“我,我被夢嚇醒了。”木木看了眼還在睡的小陽和劉玲。

“木木,你說天堂在什麽地方?”阿水看著外麵的雨冷不丁的問。這時木木才想起來,這天,似乎是端木楚的忌日。木木明白的看了眼阿水。

“有人說天堂在北方,當你想你哥哥的時候,就看看北方的天吧。”木木抬頭也望著外麵的天空,下雨的天空。阿水遞給木木一個感激的眼神,兩個人一起站在窗前聽雨落地的聲音。“木木,喬子戌怎麽樣了?”阿水淡淡的問。“為什麽你不自己去看他?”木木淡淡的回。“你覺得他會讓我去看他嗎?”“以前的事情都過去了,喬子戌也不是那麽小氣的人,再說也不是一切都是你哥的錯,他也沒必要因為葉小天而把所有的都加罪到你身上。”阿水微微的歎了口氣。

“如果不是因為我,也許我哥不會死,葉小天也不會……”阿水悵然。“錯,所有的事情不是你所能掌控的,愛情裏沒有對與錯,你哥不過是因為喜歡葉小天,要說錯,也是因為愛情。”“也許吧……”“對了,你跟經管係的那個男生怎麽樣了?”說到這裏,阿水臉上才有了微微幸福的表情。

“他對我挺好的,無微不至,甚至可以說連我哥都沒有對我這麽好過。隻是,我不知道這樣的幸福可以堅持多久。他說等我們一畢業就跟我結婚,雖然也許隻是他隨口說的,但是卻讓我覺得,我還有人在愛,

我不是一個人。”阿水臉上湧現出渴望、期許的神色。

不知道是因為阿水跟自己的情況那麽的相似,還是因為她們都是一個人。所以木木特別能體會阿水對於愛和被愛的渴望。

“那就好好把握自己的幸福!”木木真心為阿水高興。阿水也笑著點點頭。

“對了,學校是不是在準備什麽晚會啊?我昨天路過校廣場的時候,看到那邊張燈結彩的,好一頓花哨的景象。”木木做著誇張的表情。“噗”阿水看到木木誇張的表情,忽然大笑了下。“噓,吵醒她們倆人,我們的耳朵就甭想清靜了。”木木一根手指放在嘴邊,卻聽到劉玲那帶著慵懶的聲音道:“你的耳朵現在就崩想清靜了。”木木吐著舌頭對阿水道:“完了。”於是303宿舍,不久後就傳來一陣尖叫聲,引來不少的抱怨和敲門聲,因為今天是周末。

雨又下了半個小時候後,便停了。沒過多久,太陽慢慢的從雲彩裏冒出來,光攝大地。今天很多人都湧向了校廣場,經過雨的衝刷校廣場更幹淨,太陽的暴曬後,更適合舉辦活動。校學生會的人,又開始貼海報,張燈結彩,搞的跟校慶似的。

木木老覺得這一屆的新生特別有活力,她們那時也沒見到學校這麽勤快的舉辦活動什麽的。大一就是大一,什麽都覺得新奇。木木挽著阿水無聊的走向食堂去,今天她什麽都不想做,就隻想去逛街。也不知道為什麽,做什麽都沒了興趣,卻覺得心裏像是有什麽壓著,但是又沒有什麽事情需要她去解決的。

阿水和木木差不多把商業區的衣店全逛完了,休息上,木木懶懶的坐在那裏,一動也不動。“這生活可真累啊。”木木哀歎一聲。阿水給了木木一個鄙視的眼神:“這就是你這種好吃懶做人的下場,不過就是逛了幾個店而已,就累成這樣,我真不知道你之前在江城電視台怎麽混的?”

“別提了,那時

候有沈遙和戴維罩著,什麽都好辦,一條新聞很快就解決了。”木木吐著舌頭,像狗一樣窩在椅子上。

“舌頭伸那麽長,你屬狗的啊。對了,沈遙不是回家看他老爹,怎麽消失了這麽久,也沒見你跟他有什麽電話來往,你別告訴我,你跟他掰了!”阿水開玩笑說著。木木卻微微變了色,隨後沉默的看著遠處手挽手的情侶。

“我,我隻是隨便說說而已。”阿水訕訕道。“沒事了,我也不知道他還要不要出現,也許真的是他們家裏事情比較多,真的走不開身吧。”木木想起那天,那個陌生的號碼,還有那句對不起。

“好啦,我請你去吃哈根達斯。”木木站起身,甩甩頭發。“熱死了,我要溺死在冰奶油的世界裏。”

晚上的晚會,很熱鬧。夏天真的是個不錯的季節,無論什麽活動,即使沒有很多人參加,也有很多人圍觀。木木和阿水現在就晃著腿坐在校廣場的一欄杆處,舔著冰淇淋看著裏三層外三層的人群。

大學,是個自我表現的地方,當然也是被囚禁多少年的青春少年們懵懂的地方。那晚會與其說晚會,不如說交友舞會。有個女生,一看就是大一女生,長得稚嫩,行動卻不稚嫩,一看就是藝術學院的新生。那身段很正點,舞蹈動作做的也挺出位,多少男生扒著眼看。這時人群中一個看起來比較潮的男生,但貌似不是大一新生的男生,在女生旁邊跳起來街舞。現在的小孩子都崇尚街舞,現在的90後,都是街舞控。很快,那個男生的步調跟那個女生合上了,真是賞心悅目的一段,人群中開始了掌聲。

人就是這樣,見有領頭羊了,便有後來者,所以慢慢的有幾個男生女生也都開始舒展筋骨,大秀迷人的身段了。

看來,今晚月老還真不閑。

誰都沒想到喬子戌這個時候出現,手捧著一大束花,朝著廣場這個方向走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