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子戌一大束花,格外的引人注目,這時漸漸有人把目光轉向喬子戌。學生愛八卦,尤其對於一個男生捧了一大束玫瑰花的時候,更是八卦,八卦花將落向哪個幸福女生。

木木剛吃完冰淇淋,嘴巴還沒來得及擦的時候,便看到喬子戌和他的花一起向木木走來,木木心突突的跳了下,連忙看向阿水,阿水也怔住了。木木忽然笑道:“阿水,貌似你的桃花啊。”

阿水沒說話的看著喬子戌,眼神裏既充滿了期待,又充滿的不可思議,還包含著淡淡的矛盾和驚喜。喬子戌的腳步不是很快,但也不慢,沒過多久就到了兩位美女麵前,木木一直看著阿水笑,阿水看著喬子戌,喬子戌卻看著木木。隻聽喬子戌開口道:“白木木同學。”木木的笑忽然僵在臉上,阿水臉上閃過失落的神色。

“白木木同學,從今天開始,我想正式追求……”喬子戌還沒說完便聽到木木大喊了聲:“停。”喬子戌看著木木,這時無數雙眼睛都盯著木木,木木覺得恨不得天再黑點,燈再暗點。“我,我有男朋友的。”木木衝口道。

喬子戌忽然鬆了口氣道:“沒關係,隻要你還沒有嫁,我就有機會。我願意等你。”喬子戌剛說完,便引來一陣喝彩,有女生在旁邊作感動狀。也有人小聲的嘀咕道:“人家有男朋友了,也真是的。這跟小三有什麽區別。”“什麽小三,你不覺得這樣的人,真的少有嗎?這麽癡情。”

“都這個時候了,也沒見那個白木木的男朋友出現,也許她說的隻是個幌子呢?”“也許哦,唉,有些女生就是矯情,直接收了花答應好了,這麽一男生都這樣了,還不感動……”“你看看人家怎麽追求女生的,你怎麽追的?”人群中你一言我一言,剛才還熱鬧的晚會,現在主角變了,她白木木何時閃亮登場了呢?

誰都沒有注意到阿水眼中的嫉妒和失落,即使現在喬子戌在她心裏還存在著,當初喬子戌住院的時候,有多少次阿水趁著

所有人都不在,與病房前悄悄的看著喬子戌。她不敢去接近他,她想起她死去的哥哥,她也知道喬子戌不肯原諒她。但是喬子戌當著她的麵,向自己的好友來表白,即使她再隱忍,她現在心裏也失落在穀底。她靜靜的看著喬子戌等待的眼神和木木漲紅的臉,自我嘲諷的溢出一抹笑。

“木木,我有事先回宿舍了。”阿水淡淡離去。“哎,阿水。”木木還沒來得及叫阿水,阿水已經擠出了人群。本來木木還在想如何拒絕喬子戌,阿水的離去讓木木忽然意識到一件事情。這時人群中有人不耐,木木看看人群,委婉的看著喬子戌:“對不起。”說完木木朝著阿水的方向離去。人群中爆發出一陣歎息。

喬子戌拿著花,一個人呆呆的看著木木。而後自嘲的笑了笑,看看手中的花,隨手攔了位同學:“同學,送你了。”被攔的女生許是大一的也許是剛才沒在場,這會兒莫名的收到一束花,激動的看著喬子戌,但是喬子戌失落的離去。

木木追上阿水時,燈光下阿水一臉的淚水。“阿水……”阿水立刻擦掉淚水,微笑的看著木木:“我沒事,隻是忽然想起我哥了。”木木淡淡的把目光撇開了:“阿水,如果你還在喜歡著喬子戌,那麽就大膽的去追求他,所有的事情其實都已經過去了,我想喬子戌不會再記恨這些事情。也許他跟葉小天的感情壓根就沒那麽深。”阿水沉默,藝術學院的燈,還亮著,有人背著吉他,有人款著妖嬈身段,從裏麵出來。“木木,我跟喬子戌永遠不可能。”阿水臉上無限落寞。“即使我有心喜歡他,可是一個他沒這個心。當一個男生對自己沒有心的時候,即使他後來愛上你,也隻是出於某個基點而喜歡……”

“阿水?!”一個溫和的聲音在木木和阿水耳邊想起,阿水和木木一起抬頭,看到一個男生朝阿水走過來,眼眸裏是欣喜,也有溫情,仿佛全世界隻剩下他們兩個。阿水臉上這時才慢慢溢出了表情。

“李言,你

好。”木木淡淡的打招呼。

“你好,木木。”李言隻是看了一眼木木後,便目光一直落在阿水的身上。“你怎麽了,眼睛怎麽看起來腫了似的,是不是哭了,怎麽了?不舒服?”李言眼眸裏滿是心疼。

“沒,隻是蚊蟲太多,不小心飛到眼睛裏了。”“啊,那給我看看。”“不用了,已經被木木給弄出來了。”“那就好,你吃飯了沒,我還沒吃,你陪我一起去吃吧。木木,你不介意我要把我家阿水給領走了。”“本來就是你家的,不用給我打招呼。”

木木幸福的看著他們,看著他們離去的背影,木木忽然覺得阿水其實也不是孤單的,因為有這麽一個男生陪著她,愛護她。可以看的出,那個李言真的蠻喜歡阿水的,一個人的表情可以騙人,但是發自心底的眼神不會騙人。

“阿水,希望你幸福。”木木在心底對著阿水的背影默默道。

所有的人,都幸福了,而她呢?她的沈遙呢?

一道身影從她麵前走過去,即使燈光暗淡,但是那熟悉的身影,依然第一眼認出來,木木的眼神變得欣喜。

可是,如果可以選擇,木木寧願今天一整天不出門。

那個身影,沒過多久擁著另外一個款款的身影,朝校廣場走去。

木木不自覺的跟了過去,她的心變得越來越沉重,她也覺得自己的腳步越來越沉重,那個熟悉的身影,那個被她嘲笑總是會有奶香的男生,再一次的拋棄了她。她忽生出一種感覺,她不過隻是他手中的玩具,玩夠了,隨手扔掉。

說過的話,不過是放在風中的P,風一吹就散的一點痕跡都沒有。

這時他擁著的那個背影,燦爛的回頭,對跟在後麵的木木,一個大大嫵媚的微笑,一個大大諷刺的笑。

就像一把刀,狠狠的刺向木木。

刺的她無處可逃,刺得她滿身是血,刺的她眼睛漸漸的模糊掉,刺的她無地自容。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