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水驚訝的看著門口的女人,立刻清醒道:“阿姨早。”

門口的丁繁卿溫文爾雅笑著道:“不早了。”其他的人,也慢慢的醒了。木木怔怔的看著門口的人。

“你,你怎麽來了?”

丁繁卿隻笑著進了宿舍。

當宿舍隻剩下木木和丁繁卿的時候,丁繁卿才開口道:“木木,跟我走吧。”木木腫著眼睛望著丁繁卿,丁繁卿淡淡的目光注視著木木,似乎早已經把木木心中想的什麽都已經看穿。“你和沈遙的事,我已經知道了。我想昨晚他應該跟你說分手了吧。”木木驚訝的看著丁繁卿。

“有些事情,是強扭不來的。跟媽媽走吧,你隻有更優秀,才會跟他門當戶對。”木木顫了下,“門當戶對”多麽可怕的四個字。

丁繁卿微微歎著:“我不逼你,我隻是來征詢你,我這次回來,也隻是想再回來看看,如果你跟我走,那邊我已經安排好了。如果你不走,那麽接下來所有的事情,你自己好好把握。”

木木一直沉默著。

丁繁卿就那麽的等著,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直到丁繁卿再次歎息的站起身的時候,木木才開了口。

“好,我答應你。我答應跟你走。”

丁繁卿鬆了一口氣,淡笑的看著木木。“好,那你先準備準備,後天的飛機。”

“這麽快,不能等我拿到畢業證?”

“我已經跟你們院長打過招呼了,畢業證,隨時都可以給你。”

木木這才點點頭。

丁繁卿離開了宿舍,木木一個人呆在宿舍裏,怔怔的望著宿舍裏的一切,後天,後天就要離開這個地方了。木木忽然覺得很舍不得。

“後天?這麽快?”當宿舍人聚齊了,木木猶豫了很久才向她們道出。“嗯。”木木窩在凳子上,向發問的劉玲點點頭。

一時間,大家都陷入了沉默。

明知道一個月後大家就要說分離了,可是分離還是這麽快的提前來到。

“既然要走,不如我們今晚去通宵吧。”阿水忽然道。“通宵?去哪兒通宵?”小陽問。“酒吧如何?”阿水把目光落在木木身上。“好。”木木一口答應。

“好,我們今晚就醉一回,祭奠下我們四年的大學時光。”劉玲拍手道。說著一行人便換了裝,順便每個人都畫了小淡妝。一行人手挽手出了校門,當然臨出宿舍前,劉玲交代了隔壁宿舍為她們打掩護。

其實掩護什麽的,都不用了,畢業前老師根本就不會管你去哪兒,隻要你不打架不闖禍就OK。

四個人手牽手的迎著夏夜的風,肆無忌憚的微笑。

包廂裏,服務人員調好音箱,木木和阿水坐在那裏,麥霸女王小陽和劉玲已經一人霸占一個麥克風。包廂門打開,安雙端著酒水上來,木木一看到安雙驚訝道:“安雙?!”安雙也看到木木:“原來是你啊。怎麽你們誰今天生日?”“非得生日才來啊!”劉玲在一邊嘟囔了句。“好啦,知道了。畢業散夥逍遙會。今天的酒水免費,算在我的賬上,你們盡情喝。”“這麽大方 ?”木木看著安雙,緊身的吊帶短裙,煙熏妝,整個人有說不出的嫵媚。“別看了,我純情著呢!”木木臉色尷尬了下。安雙倒是沒什麽介意的,熟練的把雪碧和白酒兌在一起,倒在杯子裏。“你們有誰想喝雞尾酒?”四個人齊刷刷舉手。“等哈。”沒過多久,安雙端著四杯雞尾酒進來。

四個女生很是興奮,暗淡的燈光下,各個在安雙的臉上親了下。“謝謝!”安雙遺憾的搖著頭道:“你說,我要是個男人該多好。四個美女在身邊,今晚會是多麽的風流快活!”“那你就遺憾著吧。”門口有敲門聲:“安姐,有人點你的台。”安雙:“等會兒。”“去吧,去吧,免得讓人家帥哥等久了。”劉玲一臉壞笑。“壞笑,點台的那個人,指不定你們也認識!”安雙說著便離去。

剩下的人,繼續歡。

一杯接著一杯的酒,灌下肚子。

一首接著一首的歌,唱下去。

最後,每個人都有點醉意了。木木覺得胃裏一陣翻滾,起身去衛生間吐。剛出門就撞到一個人,但是木木壓根就沒看他。

衛生間內,木木的胃**著,吐不出來,就像塊大石頭堵在那裏。木木的淚就那麽的往下滾。阿水打開衛生間的門,就那麽的看著木木。木木聽到門打開的聲音,用水洗了把臉,看到阿水,生硬的扯著嘴角笑。

“想哭的時候,就哭。不用對著我笑,你看看鏡子裏的你,醜死了。”阿水淡淡道。木木一把抱住阿水,趴在阿水的肩頭。

“阿水,謝謝你,謝謝你當初的話。”淚水浸濕了阿水的肩頭。

“不過,你依然不後悔,不是嗎?隻因你喜歡他。不是嗎?喜歡一個人,既然不能在一起,不如就大方的成全。死纏著,隻讓自己徒勞傷痛。即使你們愛到天荒地老,但是畢業這個坎,有多少人可以

跨過?你又不是沒看到,畢業分手的人,有多少!”阿水若有所思的道。“阿水……”

回到包廂的時候,小陽獨自在唱歌。劉玲蜷縮在沙發上,看樣子已經有些暈了。阿水把自己的外套蓋在劉玲身上,包廂的空調開的很足。木木走過去,拿起另外一個麥可風,隨著小陽一起唱。

“那片笑聲讓我想起我的那些花兒,在我生命每個角落靜靜為我開著。我曾以為我會永遠守在他身旁,今天我們已經離去在人海茫茫。她們都老了吧?她們在哪裏啊?我們就這樣各自奔天涯……”

唱到最後,每個人的臉上都掛著淚花。

“再見。以後還不知道,什麽時候會再見!”

丁繁卿的車,很早就開到了校門口。木木領了畢業證,看著一紙畢業證,上麵是自己上第一時照的傻傻的照片。

校門口,秦瓊和劉玲,阿水和小陽揮手看著司機把木木的行李放在車上。木木咬著唇,和每個人一一擁抱。門口有人在看,但是誰也沒驚訝,本身就是畢業季,每天都有人提前離去。

“木木,不會把我的擁抱落下吧。”秦瓊看著木木壓抑的情緒,打趣道。“切,我不過是怕你家的劉玲吃醋撒。”木木笑了下,淚水隨著笑,落了下來。

“一路順風。”秦瓊抱著木木溫柔道。

“嗯,謝謝你,秦瓊。”木木點點頭。

木木擦掉淚,對著所有人揮揮手,再抬頭看了眼學校的大門。她的目光在校門口留戀了下,終是舍得。

“再見了!”

木木狠狠心,直接上了車。關了窗,不再看任何人。

這時,校門口出現了一個身影。靜靜的看著木木坐上車,離去。

飛機,轟隆隆的起飛,耳邊似乎有風呼嘯。木木閉著眼睛,什麽都不看,丁繁卿知道木木恐高,於是握著木木的手。

木木閉著眼睛,可是淚水依然,泛濫了。

“媽。”木木再也忍不住,趴在丁繁卿的身上,隱忍的抽泣。低低的,壓抑的抽泣。丁繁卿也隨著木木的那聲“媽”心底的柔情千百。木木的事情,她何嚐不知道。隻是她也無法阻止。政治上的聯姻,不得不以此為結局。

當飛機落在美國的土地上的時候,木木心底起了陣陣的恐懼。她真的以後就在這個陌生的地方,生活嗎?

“既然不能在一起,不如就大方的成全。”

木木深呼吸,美國,我的新生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