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後。

木木懶在床上,陽光淡淡的撒進來。木木微微睜開眼睛,看著外麵的陽光,臉上洋溢起燦爛的微笑。

“木木,再不起床,陽光可真曬到屁股咯。”

“已經曬到了。又一年的夏天。”

木木穿著睡衣,懶散的隨著一個男人走下樓。“又是麵包啊,沈叔叔,我想喝粥。”木木看到餐桌上的麵包,覺得胃一陣**。

“真的想吃粥?等等……”隻見沈陸揚跑向廚房,沒過多久就端著一碗粥出來。“哇,真的是白粥?!”木木迫不及待的接過碗。

“不過是一碗粥,看你興奮的。”這時丁繁卿也從樓上下來。“媽,我都好多年沒喝過粥了,天天麵包,吃的我麵黃肌瘦的。”木木嘟囔著嘴。

“好啦,你最大!”丁繁卿寵溺的看著木木。“你起來了?怎麽不多睡會兒?臉色這麽蒼白。”沈陸揚溫柔的看著丁繁卿,丁繁卿搖搖頭:“不知道為什麽,老是覺得睡不著。”

“媽,我一會兒帶您去醫院檢查下吧,您最近看著臉色很蒼白。”木木也關心道。“你吃粥吧,吃完粥你還要去上班呢。”“不用上班,今天休息。”木木道:“我已經跟傑克說了,有什麽直接電話我。”

“Jack,看你天天張口閉口的Jack,什麽時候領回家來,給我們看看?”沈陸揚笑著道。“等我們確定關係了,我就給你們領回來看看。沈叔叔,Jack可是最愛下中國象棋呢,什麽時候,你們兩個切磋切磋?!”“真的,那我可等著了!”

丁繁卿夫婦看著木木,滿眼的寵溺 。

木木看著丁繁卿他們夫婦,覺得心裏暖暖的。想起剛來美國的時候,無論是地域還是生活習慣,抑或是語言,木木後悔了多次。可是每次都是沈陸揚在背後鼓勵木木,鼓勵木木大膽的說英語,鼓勵木木多與人交流。木木剛開始是很排斥沈陸揚的,慢慢的相處,讓她覺得害的自己“家破人亡”的叔叔,也並不是想象中的那麽令她討厭。偶爾吃完飯,他們還能坐在

一起,下下象棋,談論下中國曆史。木木發現沈陸揚比她想象中的有素養有才華的多。到後來,木木還能像個小孩子似的,在他麵前撒撒嬌。

沈陸揚自從娶了丁繁卿後,生了一子,可惜後來夭折了。沈陸揚最後也沒要求丁繁卿再給他生個半男一女。木木來了後,把木木當親生女兒般寵愛。

木木也覺出,沈陸揚比自己的爸爸更愛丁繁卿。

丁繁卿又開始咳,咳的臉色更加發白。

醫院裏,木木陪著丁繁卿檢查身體。檢查後,醫生也隻是淡淡囑咐丁繁卿平時飲食,告訴她並無什麽大礙。

當木木回到家的時候,她接到了醫生的電話,當木木接完電話後,她呆愣在那裏。“食管癌?!晚期!”

木木震驚的手中的電話都不自覺的落在地上。木木才發現,自己平時真的沒怎麽悉心照顧過丁繁卿。

從接到電話後,木木每天都時不時的給丁繁卿一個電話。木木暗暗托人從中國寄中藥過來。

丁繁卿什麽也不問的,把木木熬的中藥一口一口的喝掉。

一日,木木剛到電視台便接到了沈陸揚的電話,木木瘋了般的開車往醫院奔。當木木走進病房的時候,丁繁卿的身上已經蓋上了白布。醫生站在一邊,黯淡著眼神看著已經滿臉是淚的木木。

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在。

這刻,木木才覺得自己真的成了孤兒,真真實實的孤兒。木木掀開白布,看著丁繁卿,丁繁卿的臉色和這白布一樣,白的毫無血色。

沈陸揚站在一邊,看著丁繁卿。一句話也沒有。

太平間,木木和沈陸揚站在那裏,看著火一點一點的吞噬了丁繁卿的身體。沈陸揚沉默了很久,直到木木抱著丁繁卿的骨灰回到家的時候,沈陸揚才開了口,他從身上掏出一封信,遞給木木:“木木,這個是你媽媽臨走前寫的信。”

木木打開信,隻有短短的幾句話:“親愛的陸揚,我知道自己已經快不行了。這輩子我最不後悔的事,就是跟你

走。遇到你,我才明白什麽叫**情。木木,我的女兒,媽媽愛你,可是媽媽跟你在一起的時間,太少太少。謝謝你原諒媽媽。我死後,希望能把我的骨灰帶回中國,埋在中國的大地上。”

木木的淚再次流出,她撲進沈陸揚的懷裏,沈陸揚抱著她:“木木,我也愛你媽媽。如果有一天,我也離去了,請把我的骨灰也帶回中國,跟你媽媽埋在一起。”

回國的前一天,木木一夜無眠。

往事如風,曆曆在目。木木拿起放在桌子上的手機,手機上有個越洋未接來電。是劉玲的。木木看看窗外的風景,美國華麗麗的夜。可是木木卻無心觀景。

撥通電話,劉玲開心的聲音響起:“喂,木木,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我和秦瓊要結婚了,你什麽時候回國?”

“結婚?你們終於舍得結婚了!”木木輕歎。

“看你說的,什麽叫終於舍得?我們還不是照顧你的情緒,五年了,你回來應該不會有什麽波瀾了吧!”劉玲道。

木木的心起了微微的波瀾,不過瞬間的便被她平複了。五年,他的麵容卻從未從她的心裏淡去,隻是她把他深深的埋藏在心底。

感受到木木的短暫的沉默,劉玲頓了下,接著道:“你還……”

“回國的日程是27號,大概下午三點到江城。”木木搶先道。劉玲怔了下道:“這麽快?”“我媽媽……去世了,她希望我能帶她回國。”劉玲沉默了下,暗沉著聲音道:“對不起。”木木淡淡的笑了下:“沒什麽對不起的,你曾說過:‘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是我對不起媽媽。”木木覺得心裏有道刺般,深深的紮在心底。

“那27號,我們去接機。”劉玲也哀歎了下。

掛了電話,木木看著桌子上的全家福,她站在丁繁卿和沈陸揚的旁邊,中間隔著一個拳頭的距離。那時,她是多麽的排斥他們。可是,丁繁卿和沈陸揚眼裏的溫柔,卻是像一抹痛,印在木木的目光裏。

“媽,對不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