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遙慢慢的鬆開了木木的手腕,木木正欲離去,沈遙道:“如果是因為我你拒絕了江台長,那麽我選擇離開。”

木木身形頓了下。

沈遙看著木木的背影,默默的轉身離去,木木緩緩的轉過身,直到有風吹過,才感覺到臉上已有了冰冰涼涼的東西。

木木沒有再去找劉玲,直接回了酒店。

撥通電話,木木臉上僵了僵,隨後道:“江台長,不知道您那天的話,還算數嗎?”

周一當木木走進會議室的時候,裏麵已經滿員,除了江台長身邊的位子。木木尷尬了下,江台長已經起身迎了。木木微微蹙了眉,想必沈陸揚早已打通江台長的關係。

木木明顯感覺到一陣陣不屑的目光向自己襲來,江台長笑著像大家介紹:“這位是白木木小姐,從今天起她任職衛視頻道的總監,請衛視部長做好交接工作。”明顯衛視部長厭惡的隨口應了下,其他頻道倒是事不關已高高掛起的樣子。

木木坐下後,才聽到身邊有個人小聲道:“不知道這後麵的靠山是誰,看她這麽年輕,該不會又是個什麽都不會的小三吧。這下,有她受的,李部長本來準備把這位置留給他侄子呢……”雖說是小聲,但是一字不差的落在了木木的耳朵裏。

木木再次抬眸看向衛視的部長,隻見衛視部長正以嫌棄的目光看著自己,木木倒是無所謂的正對上部長的目光,淡淡的微笑。部長嫌棄的目光中隱隱帶著不屑。

忽然木木想起什麽似的,環視了會議室裏的人,頓時目光僵住,難道……

木木再也沒有見到沈遙,她在衛視的工作也並不是很順利,很多人都不太服氣她。無論是在茶水間,抑或是演播室,或者廁所,都能聽到關於她的悄聲議論:哪個新人來電視台不是從記者做起,憑什麽她一來就爬上了總監那職位?還不是先爬上了高管的床?

她手緊緊握著,指甲掐進肉裏。

“不知道你們發現了沒,那個白木木來的第一天,沈遙就辭職了。”一個女人低低道。“多正常,沈遙那麽優秀的人,肯定是不服氣,你不知道,我那天經過咱部長那裏,聽到部長對著沈遙大發脾氣……好像是挽留,但是沈遙堅持離職。唉……”另外一名女子長歎一聲。

等她們離去,木木才走到洗手台,鏡子裏的自己,滿臉的失落。

他當然應了自己的話。

從翌日起,誰都感覺到衛視部門的氣氛不對,很多人來來去去總監室,每個人從那裏出來都是一副灰溜溜氣憤的神色,但是旁人詢問,又都問不出來。演播室,木木眼睛一瞬不瞬的盯著屏幕,剛喊“結束”,主持人便被叫到總監室。

一時衛視頻道眾生惶惶,結果季度總結上,衛視頻道的收視率比同期增長了15%,廣告收入也同比增了30%。遠遠把其他頻道甩在後麵,江台長笑眯眯的拿著收視率的單子,對木木投去了讚賞的目光。木木回笑的時候,對上李部長的目光,淡淡的揚起嘴角。李部長這次倒沒有了之前的嫌棄和不屑。其他頻道的部長都開始有點後悔,當初沒有爭取下。

開完會議,木木朝自己的辦公室走去,聽到身後有一道聲音:“白木木。”木木回頭,是李部長。

“做的不錯。”李部長說完,不苟言笑的跟木木擦肩而過。木木怔了怔,隨即笑了下,朝自己的辦公室走去。晚上部門的例會,木木第一次獲得了大家的認可。

劉玲電話過來的時候,木木已經在夢中了,打完電話,木木才發現自己什麽都沒有梳洗的就躺在床上了。

木木起身,不小心被桌子的一角撞到了,痛的她齜牙咧嘴。此時木木才意識到,當初應該聽劉玲的話,住一個稍大的房子。這房子實在有點小了。

浴室裏,木木才看到自己的腿上的淤青,看來撞的不輕。木木看著鏡子裏蒼白的臉,自我安慰的拍了拍自己的臉道:“木木,加油。”

夏天,不知不覺的再次來到。

木木在電視台的工作,已經漸入佳境。

隻是,偶爾駐足玻璃前休息的時候,心裏漫起淡淡的失落。“咚咚咚……”敲門聲響起。木木整理下情緒道:“請進。”

門開了,來人站在那裏,木木本來還裝作看片子,這時緩緩抬眸,卻看到一個風塵仆仆的人站在跟前。沒由來的一陣心疼,木木微微蹙了下眉,他怎麽會把自己弄成這副樣子?

沈遙輕輕咳了下,木木才緩過神來道:“有,有事嗎?”沈遙淡淡道:“這個是前段時間的紀錄

片,是為台慶專門拍的一係列專題,請總監審核下。”木木淡淡的接過磁帶,再看到沈遙手上的繭子的時候,輕咬了下唇。木木慢慢的把目光移到他臉上,想來是因為睡眠不足,他眼窩深深的凹陷。

“你幾天沒休息了?”木木衝口道,說完木木的臉刷的紅了。沈遙怔了下,隨即恢複神色道:“十天,連著十天都沒睡好,戈壁灘那邊環境有點差。”

戈壁灘?木木微微皺眉。

“沒關係,這是我喜歡的,即使再苦,我都能扛得住。即使等你再久,我也能堅持……”沈遙望著眼前的人,當她脫口說那句話後,他便再也抑製不住自己的心。他等了五年,終於等來她的關心。

木木沉默的看著沈遙。

時間仿佛靜止,半晌木木才道:“對不起,我……我已經有男朋友了。”木木明顯感覺到沈遙身體的微顫。

沈遙自嘲的笑了笑:“那,祝你幸福。”

沈遙走後,夕陽落了滿室,寬大的落地窗外,是江水,江水滾滾向東流。江水,早已不是昨天的江水。他們,還能是昨天的他們麽?

木木再次想起那天的一幕,沈遙溫柔的目光,就像那個女子是他所有的世界。

門外,沈遙緊緊鎖著目光。他忽然覺得自己此時,就像一個輸了所有的人,一無所有的沮喪。

“何必再互相折磨彼此呢?”不知何時,秦笑琳站在門前。木木知道她肯定在門外聽到他們的談話,淡淡道:“也許,這樣才是最好的結局。”

傷了一次,能那麽輕易的把心門打開麽?

“唉……”

秦笑琳把節目單遞給木木:“這個是三天後台慶咱頻道的節目單,你看下。”木木接過單子道:“這個不是由部長過目的嗎,怎麽送到我這裏了?”

秦笑琳話中帶刺道:“你現在是咱頻道的搖錢樹,部長說了,由你全權負責,你這速度也太快了吧?”木木直接忽略,裝作沒聽到。

等到走出電視台的時候,已經滿天星了。木木提著包,深深的吸了口氣,慢慢的把身子放輕鬆。

腦袋裏,全是三天後台慶的事。壓根就沒有注意到身旁的車,一道刺眼的光照過來,一聲刺耳的刹車聲和車子滑行的聲音……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