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木向台裏申請了假期,沒想到台長很輕易的就批了她的假。她回家收拾東西,快遞員已經把機票送到了家裏。Jack電話打過來:“我在你家的門口,請給我開門。”

木木驚訝的看向門口,放下手中的東西,打開門,門外是Jack高大的身影。“嗨,baby。見到我高興嗎?”木木更加驚訝Jack一口不是特別流利的普通話。Jack看出她的驚訝,得意到:“有沒有要獎賞我的?我這麽努力的學習漢語?”木木看著Jack得意的神情,笑著上前擁抱。順在在Jack臉上親了下,顯然Jack也很意外。神色更加得意到:“看來我的努力沒有白費,木木,你可是第一次主動親我。”木木莞爾:“如果你的漢語說的更好的話,我不介意多親幾下。”

迎了Jack進門,Jack不住的打量房間。“木木,你房子真小。”木木去冰箱裏拿飲料。“山不在高,有仙則靈;水不在深,有龍則靈;屋不在大,能住就行!”木木隨口道。“哇哦,木木,你剛才前麵背的是宋朝劉禹錫的詩。”木木抬眸看Jack:“你還知道劉禹錫啊,不錯不錯,學習尚未成功,仍需繼續努力!不過劉禹錫是唐朝人。”Jack揚揚眉,略作思考,而後點點頭:“記錯了。”

木木帶Jack去江城繁華的江漢路去吃燒烤,Jack一路上興奮的像猴子,不停的拉著木木問,這是什麽,那是什麽。木木不斷的用英文、中文或夾雜著跟Jack解釋。不知不覺木木的錢包已經癟了。木木看著Jack小孩子的模樣,無奈的搖搖頭。

總覺得有道目光一直在自己身上,回頭去卻尋不到人。Jack不停的跟美女們打招呼,也不停的有美女過來要求跟Jack合照,Jack擺出各種Pose來配合。木木幹脆站在一邊,看著跟美女們一起搞怪的Jack。他一身休閑裝,高大的個子,高挺帥氣的鼻子,最主要的還是有一雙勾魂似的眉眼。木木想起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是在酒吧,木木那天心情抑鬱到極點,第一次到美國生活,周圍沒有中國人。她第一次覺得沒有比那一刻更讓她後悔她當時的衝動來美國。

Jack那時一副痞子的模樣,來到木木身邊,用他那勾魂的眉眼,看著木木。木木看著他純淨的藍色眼睛,生生的想起了沈遙。頓時,心情所有的鬱點集結。

當木木拒絕了Jack跳舞的邀請見Jack一副不死心的模樣,頓時一杯酒潑向Jack,而後快速一拳落在了他高挺的鼻子上,隨後頭也不回的離去,Jack的鼻子當時便流出血來。直到木木離開後,Jack也沒弄明白,這個女人怎麽會那麽暴力?

後來在電視台相遇的時候,木木尷尬的看著曾經被自己暴力的上司。Jack卻裝作什麽事也沒發生一般為她安排工作。直到後來熟悉了,Jack才知道自己當時為什麽莫名其妙的挨了那麽一頓打。

木木無意識的回頭,便看到沈遙抱著一大堆嬰兒用品從超市裏出來,走向不遠處的車子。木木目光緊緊的追著沈遙的身影,直到車子絕塵而去。

“他是沈遙嗎?”不知何時,Jack站在木木身旁,和她的目光一起看向沈遙離去的方向。木木沒有回答,淡笑的看著Jack道:“想不想去嚐嚐更好吃的東西?”

Jack沒有強迫木木,溫和的笑著道:“好。”

一晚上沒睡好,夢中全是某個人的身影,一會兒是一個漂亮的女子挽著沈遙的胳膊向她走來,一會兒是沈遙抱著一大堆的嬰兒用品對木木道:“木木,我有孩子了。”

飛機上,木木安靜的靠在Jack的肩膀上,Jack一副若有所思的。西藏,那個純淨的地方。木木慢慢的合上眼睛,沉沉的睡去。

一下飛機,木木便感覺到強烈的缺氧。她覺得自己的呼吸很是沉重,回頭看Jack並沒有好到哪裏。

木木伸出手,挽著Jack。Jack努力控製著自己的呼吸。“慢慢呼吸,剛到高原上,缺氧反應會是很劇烈,不過慢慢適應了,就會好點。”Jack點點頭,和木木一起坐上去拉薩市區的車。

一起隨同拍攝《走進西藏》紀錄片的人員,早已經到了。木木和Jack來到酒店裏,各自回房休息了下,才把人員集合起來,查看所帶的機器及設備。當木木到達大廳的時候,遠遠的看到一個人的身影,不禁身子停頓了下,緊緊的皺著眉。他怎麽會在這裏?

Jack看到木木,招手示意木木到他身邊。木木感受到身上的目光更緊,快走到身邊的時候,慢慢的抬頭,微微笑道:“你怎麽會在這裏?”

沈遙看著木木道:“我是受邀請的。”Jack看著木木,眼神裏閃過一絲光道:“木木,這個就是之前我給你說的沈遙,沒想到你們認識。”木木淡淡的點點頭,並不想解釋自己當初為什麽要隱瞞她認識他。

所有的人員都已經安排好了,隻等第二天選擇地點進行拍攝。眾人解散,木木準備回房間的時候,被Jack叫住。“木木,陪我去走走吧。”木木抬眸,看了眼沈遙,點點頭。“沈先生也一起吧。”

三個人,隻有Jack和木木不停的在說話,不知道為什麽,這次Jack大部分都在用英文跟木木交談。

木木每天出門的時候,都塗了厚厚的防曬霜,依然在晚上回酒店的時候,覺得皮膚有淡淡的微灼傷感。

當一個月過去後,木木的臉上開始有淡淡的高原紅。木木的皮膚本來就是敏感皮膚,拉薩的空氣再純淨,但是紫外線卻是最高的。

從拉薩轉戰到墨脫的時候,木木被折磨的上吐下瀉。墨脫,地處雅魯藏布江下遊,位於喜馬拉雅山脈東端南麓。是西藏高原海拔最低,環境最好的地方,也是西藏最溫和,雨量最充沛,生態保存最完好的地方。

但是去墨脫的路,幾乎沒有平坦的。在進墨脫之前,沈遙請了位當地人烏巴,一個四十歲的男人,看起來卻像五十歲。據說是經常出入墨脫的,因為墨脫處於喜馬拉雅斷裂帶和墨脫斷裂帶上,地質活動頻繁,是地震、塌方、泥石流的多發地帶,加之墨脫的氣候潮濕多雨,如果沒有豐富的經驗,很

可能直接葬身在去墨脫的路上。

三輛吉普車同行,烏巴建議最好不要開吉普車進去,因為裏麵某些路是車子根本過不去的。於是,眾人選擇了放棄車子。選擇了人力背夫這種唯一的運輸方式。

墨脫又名白馬崗,是西藏最具神秘性的地方之一。西藏著名的宗教經典稱:“佛之淨土白馬崗,聖地之中最殊勝。”烏巴一邊給眾人講解,一邊帶著眾人前行。所有的都靠腳力,木木幸虧自己平時有鍛煉,否則自己直接就掉隊了。

沈遙跟一個叫小K的攝像師走在一起,木木和Jack走在一起。由於下過雨,道路泥濘的相當糟糕。周圍的景色不限的美麗,但是路的旁邊就是萬丈深淵,誰都不敢大意。走走拍拍,

烏巴偶爾用藏語跟沈遙對話,每次對話的時候,木木便會目光有意無意的落在沈遙的身上。沈遙從進去墨脫的路上,就一直沉默。沈遙低沉的嗓音,淡淡的把烏巴的藏語解釋給大家聽,攝像師就常常的隨著烏巴和沈遙的身後走,邊拍邊記錄周圍的景。

慢慢的,有水溪聲。木木遠遠的看過去,竟然是一處瀑布,山泉水從山上飛奔而下,頃刻沒入萬丈深淵中。Jack卻忽然張口道:“飛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銀河落九天。”頓時在場的中國人紛紛驚歎的看著Jack,Jack回過頭看木木,木木眼中讚賞。眾人趕快駕機器,烏巴站在鏡頭邊低低的用藏語闡說,沈遙在旁邊低沉的翻譯。木木站在那裏,從沈遙的肩頭看過去,恰好一道隱約的彩虹。

休息過後,繼續前行。眾人都在忍耐著身體的極限。這時一聲粗喘的聲音,Jack腳下滑了下。木木眼疾手快的抓著Jack的手,Jack才沒有像旁邊滑落下去。

這時,Jack卻滿臉通紅,慢慢的手臂上起了紅紅的疙瘩。Jack覺得很癢,正想去撓手臂上的紅腫的地方,烏巴大聲喊了聲:“不要動。”眾人愣住。

烏巴一急便用藏語唧唧嗚嗚說了一大堆,眾人便去看沈遙。沈遙慢慢道:“你被栗蟲咬到了,被這種蟲子咬到的人,三天後便會全身紅腫,而且就算治好了也會留下紅色的點點疤痕。”“那怎麽辦?”木木忍不住問道。沈遙深深的看了眼木木,而後道:“他現在隻有趕快返回拉薩去救治,如果等到全身擴散了,想完全根治就不是太可能。而且以後每年這個時候,身上紅色的斑點會更加明顯。”

已經走了一半路了,大家都覺得很是可惜。但是沈遙把問題擺在這裏。Jack看了看木木,溫柔的抱著木木道:“算了,看來我沒有福氣陪木木一起到墨脫,你們先去,我治好這紅點,就馬上去找你們。”

木木不舍的抱著Jack,正在大家考慮如何送Jack回拉薩的時候,三個從墨脫出來的牧人,向他們走來。經過詢問他們也是去往拉薩的。烏巴繼續給剩下的人來當向導。

Jack走之前,在木木耳邊說了一句話,木木驚訝的看著Jack。Jack再次抱了抱木木道:“等我。”說完走到沈遙麵前道:“幫我照顧好木木。”沈遙點點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