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木站在寬大的落地窗前看落日的餘暉,已經三個月過去了,眼前卻總出現墨脫的那一幕。

“咚咚咚……”敲門聲。

“進來。”木木淡淡的開口。

門開了,卻半晌沒有聲音,木木轉過身,卻愣住了。是丁嵐,抱著一個看似剛出生的孩子。

“姐?”木木驚訝的看著丁嵐。

丁嵐嘴角蒼白著微笑:“木木,沈遙他真的死了麽?”木木倒茶的手顫了下。“木木,你可知道沈遙一直在等你?”

木木回眸看丁嵐,丁嵐眼神複雜的看了眼孩子後看著木木:“我知道,你肯定是誤會了。”木木不解的看著丁嵐。“你是不是有次開著車,去了江灘?”木木想起自己開車去江灘別墅區時看到沈遙溫柔的攙扶著一個大肚子的女子,難道……

木木驚訝的看著丁嵐。

丁嵐點點頭:“是的,沒錯,你那天看到的是我。那天,我看到你了,我告訴了沈遙,因為我快要生了,不敢大意,沈遙說後麵會跟你解釋的。隻是沒想到,你卻沒有看到我,等沈遙送我回去的時候,你已經離去了。你是不是很想知道,我怎麽會跟沈遙在一起。”木木不自覺的點點頭。

“還記得戴維嗎?戴維和沈遙是同父異母的兄弟。戴維,出了車禍……就在你回來的前不久,你去了美國後,就不肯跟我們所有人聯係,你可知道在這五年中,沈遙是怎麽過的嗎?”丁嵐把睡著的孩子放到一邊的沙發上。

木木想起那天看到沈遙抱著一堆嬰兒用品,原來是買給丁嵐的。

為什麽,為什麽這一切都不告訴她……

丁嵐一點一點的講述沈遙在這五年中所經

曆的,木木深深的陷入到痛苦中。她終於知道當年為什麽沈遙要堅持娶秦笑琳。

原來是沈遙的父親和秦笑琳的父親曾是一個連的兄弟,在越南戰場上,秦笑琳的父親曾救過沈遙的父親,秦笑琳的事發生後,秦父就見了沈父,之後沈父就以強烈的身份抗壓沈遙。沈遙抗旨,沈父就以木木來做要挾。

沈遙迫不得已,才答應。

在木木走的那天,沈遙在機場呆了整整一天。之後,就沉默寡言,再也不願對秦笑琳多說一句話,也漸漸的不再回家。

畢業後,一頭紮進電視台。自此也從家裏搬出來,獨立生活。秦笑琳終究忍不住,跟沈遙分了手。

在這五年中,沈遙竟然沒有再交女朋友。一心在工作中。

木木把指甲深深的掐進肉裏,狠狠的咬著唇。

這五年來,她何時不是後悔,她何時不是把自己深深的埋進工作中,努力學習英文,努力融入到美國人的生活中,隻為了把他忘記。

木木想起去墨脫的路上,沈遙看著她和Jack在一起的表情,想起自己說是朋友時的滿滿失落。

為什麽她現在才知道這些?

為什麽,總是在失去的時候,才知道最珍惜的人已經不再身邊……

送走了丁嵐,木木心像是一下子被掏空了。她半晌沒有回過神,等她回神的時候,已經夜晚滿天星。

沈遙救了她兩次,如果他對她的傷害夠深,那麽這兩次也足夠彌補所有的傷痛。

翌日,木木向台長遞了辭呈。

她要去西藏,她要去陪伴他。他長眠於墨脫,那麽她就去墨脫支教。

收拾完所有的東

西,木木拉著行李出了門,揮手招了計程車。直接奔向火車站。她也說不上,為什麽自己沒有選擇飛機,而選擇火車。

當她一人拉著行李,檢票,進站。

火車停靠在站台,她聽著行李箱的聲音,撥通了劉玲的電話,說明了情況,劉玲在那邊大叫。木木按掉了電話,抽出卡扔了出去。

隨著人群上車。

就在一隻腳踏上火車的那刻,她身後響起了一個聲音。“木木。”木木收回腳轉過身,淚瞬間奪目而下。

那人張開雙臂,木木扔下行李飛奔過去。

緊緊的擁抱,就像一下子得到整個世界般的擁抱。

“你,你沒死?”木木的淚嘩啦啦落下,沈遙一點一點擦去木木臉上的淚。

“木木,要不要感謝我?”

Jack的聲音響起。

木木不可思議的看著兩個人。

“是的,是Jack派人找到了我,救了我。隻不過我傷的很重,他把我帶到了美國。”沈遙淡淡的笑,給予Jack一個感謝的目光。

“該死的Jack你竟然不告訴我,害的我懊惱死了。”木木嗔怒道。

“誰不讓你答應我的求婚,你答應了,不就知道沈遙在美國嗎?”Jack開玩笑道。“Jack……”

“好啦,我知道你喜歡沈遙,我退讓。誰讓沈遙這麽優秀?!”Jack寵溺的笑著道。

陽光淡淡的灑在沈遙和木木的臉上,四目相對,沈遙禁不住低頭吻了木木。

人來人往,就那麽的親吻。

Jack在一邊咋咋呼呼的叫著心有不甘,沈遙和木木相擁而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