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紅歌星丁嵐要來S城的消息已經滿天飛,木木和阿水一人一手持冰激淩,舔的嘴巴周圍全是白色的奶油。校園到處都是丁嵐漂亮臉蛋的海報。

阿水無不歎息了聲:“你說同樣是爹媽生的,為神馬有些人就被生的那麽有資本,咱這號人就天生這命呢?”說完還不忘記舔一下快要化了的冰激淩。

木木也瞟了一眼海報上丁嵐的那雙丹鳳眼,然後鄙視了阿水一眼道:“沒聽說過包裝這詞啊,換你沒準比她更漂亮。”

“得了吧,你損我不是。就我這個塌鼻子,除非整了去。”

“別,你要是整了,指不定一天又塌回來了。你那張臉就適合你這塌鼻子。”

“不帶你這樣損吧。”

“木木……”

“我不是在你跟前嗎?還叫的那麽深情。”木木惡心的看著阿水,阿水無辜的看著白木木搖搖頭,木木這時才反映過來,扭頭丁繁卿就站在離她們五步遠的距離。

“哇,好有氣質的……婦女。”木木白了阿水一眼,拽著阿水便走。

“木木,難道你真的不能原諒媽媽嗎?”丁繁卿這句喚停了木木的腳步。

“阿水,我的書還在圖書館,你幫我收一下,免得因為長時間不在管理員把我書給收去了。”木木把手上還沒吃完的冰激淩直接扔垃圾桶。

阿水完全被丁繁卿的“媽媽”那個詞給鎮住了,驚了半天。臨走的時候,阿水故作大家閨秀的跟丁繁卿打了招呼。

陽光懶懶的照進窗,兩個人沉默了半個小時。木木跟前的勺子和杯子碰撞的聲音從咖啡上來便沒停過,對麵坐的丁繁卿則是一直看著木

木,仿佛這麽一會兒的功夫就把木木這幾年過的日子都給看完。

“看完了嗎?看完了我先走了。”木木丟下勺子準備離去。

“木木,我想帶你出國。”

“出國,不好意思,我沒那麽好的命,這所學校雖然不是什麽名牌學校,但是我已經很知足了。因為這一切證明即使沒有你們倆個,我一樣可以活的很好。”

“一切是我們的錯,我從沒想過要丟下你。”

“從沒想過?事實是你已經丟了我。反正無所謂了,怎樣都跟我沒關係,我現在是個孤兒,沒有爸爸媽媽。請您高抬貴手放我走,我還有事要做。同時也請您不要再來打擾我。”

“木木,原諒媽媽好嗎?”

“原諒?你從八歲離開我,現在我已經二十歲了。十二年的不管不問,現在跑來要我原諒你,你說要我怎樣你?”

淚直接從眼眶裏衝出來。在那麽多日日夜夜思念的時候,你在哪裏?在我需要爸爸媽媽的時候,你又在哪裏?在我沒有飯吃的時候,你可知曉?這麽多年的委屈噴湧到心頭,木木死咬著唇,她才不要讓別人看到她有過多慘的生活,有過多悲的經曆。

深深吸了口氣,撥拉下丁繁卿緊緊抓著的手。頭也不回的離去。

情到深處情轉薄。

曾經拿著唯一僅存的照片看了又看,如今站在自己跟前,卻提不起勇氣原諒。

丁繁卿看著木木的倔強,心裏刺痛。自己犯下了錯,卻要她承擔了所有。

“我跟你們說,木木的親娘那簡直就跟明星似的,那氣質我覺得我這輩子都擁有不了。”阿水邊喝水邊繪聲繪色描

述丁繁卿。

“可惜了木木沒遺傳她娘,要是遺傳了,那校花就不是秦笑琳,而是咱木木了。”

“哎,我跟你們說,早前我聽秦瓊說木木八歲的時候,她媽媽跟人家出國了,接著她爸爸因為車禍也離開了她。之後她就一直跟她奶奶一起生活。”

“不是吧,木木也太慘了點吧。”

“嗯嗯。”

“說什麽呢你們?”木木笑著臉進來。

正圍在一起的人頓時哆嗦了下,立刻散開。

“我們,我們正在討論丁嵐來咱校的事情。”還是劉玲反應迅速。阿水和韓小陽立刻點頭表示讚同。

“哦,看不出來你們這麽喜歡丁嵐啊,她來的時候我帶你們去見她。”木木笑著道。

“真的麽?”韓小陽立刻跳出來道。

“當然是真的,因為我將會作為丁嵐的助理出現在咱學校。”木木一臉壞笑的看著眾室友一臉的驚訝而後轉為羨慕再後轉為嫉妒最後轉為憤怒。

“白木木,你說你這叫不叫不幸中的萬幸!”劉玲大歎上天怎麽沒眷戀眷戀她。

“怎麽用詞的你,什麽叫不幸中的萬幸,我怎麽不幸了?再者你們之中有誰比我更了解丁嵐的?”

三人集體對木木掐架。

“木木,你跟你媽可真不像。”鬧完了阿水不自覺的感歎了一聲。劉玲立刻用胳膊肘捅了下阿水,阿水頓時意識到自己失口了。

木木倒是看的開似的笑了笑,表示自己並不介意。

“木木,我們想聽故事,你講給我們聽可否?”

木木看看三個室友,猶豫了下點點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