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不然我會心疼!

譚雲、七女對金魔、紫魔的殺戮整整持續了半個月!

期間,八人將整個魔域森林中以人為食的魔獸屠殺殆盡!

魔獸死亡之數,多達上億!

隨後,譚雲和七女釋放出靈識,那靈識宛如一片片無形的駭浪,摧毀著魔域森林!

“砰砰砰——”

靈識自魔域森林中朝四麵八方席卷開來,一棵棵山嶽般的參天古樹,紛紛爆碎化成了齏粉!

八人通過靈識毀滅魔域森林,整整持續了數日,最終才將方圓三十億裏的魔域森林夷為平地!

唯有一柄巨劍,屹立於滿目瘡痍的大地上。雅文言情

巨劍高達萬丈,通體呈乳白色澤,一股股無形的生命之力,自巨劍內彌漫而出,令四周破碎不堪的花草樹木,以極其緩慢的速度愈合著。

此柄巨劍之前屹立在魔主的寢宮中,如今寢宮被毀,則暴露於天地間!

沈素冰眺望著乳白色巨劍,欣喜道:“譚雲,是你昔日親手煉製的光明屬性鴻蒙神劍:無暇!”

沒錯!

這柄鴻蒙神劍乃是無暇!

“嗯。”譚雲點頭後,帶著深深地思念,和七女飛渡萬裏虛空,懸浮於萬丈神劍前方。

譚雲伸手撫摸著劍刃,輕喚道:“無暇,我們分開了九十億年之久,主人想你了。”

“無暇,你是不是也想主人了?”

頓時,萬丈神劍發出一陣輕吟,便歸於了平靜。雅文言情

“哈哈哈哈!”譚雲踏空而立,仰頭長笑,“主人這就帶你走,讓你和金倪它們團聚!”

“待主人羽化飛升,便讓你們十一柄鴻蒙神劍全部蘇醒,讓鴻蒙九大仙界為你們顫抖!”

“也讓混沌仙界、始源仙界為你們顫栗!”

“讓該死的始源神界、混沌神界,因你們感到絕望!”

話音甫落,譚雲右臂高舉,轟然擊中胸膛,一口深紫色的心血噴出口腔!

“血祭!”

不待心血落地,譚雲靈識操控心血,在虛空中極速形成一幅圖騰。

血色圖騰內血紋密密麻麻,血紋中央浮現出了“鴻蒙至尊”四字。

“去!”

譚雲一念之間,那血色圖騰驟然攝入了神劍無暇內!

立時,神劍無暇發出一陣輕顫,將血色圖騰吞噬的刹那,一股血肉相連的感覺,從神劍無暇內傳入譚雲心田!

意味著血祭成功!

“收!”

譚雲招手間,萬丈神劍騰空而起,化成了三尺三寸,穩穩地飛落在譚雲的右手中。

譚雲捧著神劍撫摸半晌後,他口吻霸氣道:“如今十一柄鴻蒙神劍已全部收回,待我抵達仙界,吸收仙元後,便可將鴻蒙屠神劍陣內的九大神通,逐一融合衍生出新的神通了!”

“今後我越級挑戰的實力,必將暴增!收回鴻蒙九大仙界指日可待!”

譚雲思緒很清楚,待自己抵達鴻蒙仙界後,首先以最快的速度搜集資源修煉,然後收回鴻蒙九大仙界!

篤定主意,譚雲心念間,神劍無暇化為一道白光鑽入了譚雲眉心內,懸浮於腦海深處。

此刻若可以內視譚雲頭顱的話,便會發現在他腦海深處,懸浮著十二柄神劍!

其中一柄乃是同時具有十一種不同屬性的鴻蒙弑神劍!

另外十一柄分別是:金倪、木馨、清影、火舞、纖塵、風香、雷鎮,以及時間屬性的鴻蒙神劍流逝、空間屬性的神劍無痕,還有死亡屬性神劍寂滅、光明屬性神劍無暇!

萬世輪回後譚雲再次收齊自己昔日煉製的十一柄鴻蒙神劍,他與鴻蒙九大仙界抵抗的信心倍增!

隨後,薛紫嫣祭出了擊殺聶柔後得到的中品仙舟,載著眾人朝魔域外飛去……

途中,八人並未再屠殺魔獸,原因很簡單,魔域太大了!

八人若留在魔域,沒有個二三十年,根本殺不完!

況且乃人類最痛恨之地,譚雲篤定主意返回皇甫聖宗後,便號召天下,讓修士大軍湧入魔域,一來當做曆練,二來讓天下之人,來親手覆滅他們最痛恨的魔域!

仙舟修煉室內,譚雲和八女相視而立,他看著唐馨盈道:“馨盈,有些事是時候讓你知道了。”

“希望你知道後,不要太難過。”

唐馨盈帶著迷惑,微點螓首,“你說吧。”

譚雲深吸口氣,然後將當年穆風聖母,把她和唐夢囈掉包之事,以及拿唐夢囈要挾唐永生,將神劍交出來的事情全部告訴了唐馨盈!

聞言,唐馨盈嬌軀一顫,眸子裏淚水打轉,喃喃自語道:“原來我不是唐永生的女兒,而夢囈才是。”

“原來我不是唐族的千金,而夢囈才是!”

“到現在我才知道,我根本不是什麽唐尊聖朝公主,原來夢囈才是。”

“那我是誰?我到底是誰……”

唐馨盈臉色蒼白,她香肩聳動,淚水簌簌滴落,感到腦袋昏昏沉沉,思緒混亂的如同漿糊。

譚雲上前一步,將唐馨盈緊緊地擁入懷中,輕聲道:“傻丫頭,不管你是誰,你都是我譚雲的女人!”

“想哭就哭出來吧,這樣會舒坦一些。”

對於極度悲傷的人而言,有時哭泣便是解壓,淚水便是醫治痛苦的良藥。否則若壓抑悲傷而不發泄,人便會從生機益然,走向毀滅。

“嗚嗚……”唐馨盈緊緊地抱著譚雲,終於嚎啕大哭起來。

對於她而言,這個消息無疑是晴天霹靂,因為她活了上百年,居然都不知道自己的身世!

不知道自己是誰家的孩子!

不知真正的父母是否健在,不知……什麽都不知!

看著哭得撕心裂肺的唐馨盈,唐夢囈和眾女,眼神中流露出無法遏製的同情之色!

尤其是司鴻詩瑤,她對唐馨盈此時此刻的難過感同身受,因為她也才知道自己身世剛剛二十多載!

良久過後,哭腫了美眸的唐馨盈,停止了哭泣,離開了譚雲胸膛,一雙淚眸看著譚雲,眼神中盡是無助。

“別哭了。”譚雲捧著唐馨盈的臉頰,柔聲道:“不然我會心疼。”

“嗯。”唐馨盈乖巧的點了點螓首。

譚雲又道:“其實你誤會唐嶽父了,你在她心中的地位和夢囈是一樣的重要。”

“當年你為了我,而以死相逼唐嶽父不攻打皇甫聖宗,他這才一氣之下,廢了你的靈池。”

“他真的很愛很愛你,對夢囈的愛,並不比你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