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言,唐馨盈似信非信的看著譚雲,“真……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譚雲摟著唐馨盈的束腰,情真意切道:“你有所不知,在你離家出走的這麽多年中,你父親一直在找你,他每日活在對你的愧疚中。”

“他尋找了你很多年,你卻一直了無音訊,在我通過唐熙得知你困在魔域時的前八年,我和你父親,已經找遍了大陸上的人類區域,依舊沒有你的蹤跡。”

“所以說,你父親真的很愛你,雖然你不是他的親生女兒,可在他心中,對你和夢囈的愛都是一樣的。”

這時,唐夢囈重重地點頭附和道:“是的馨盈,我們都是父親的女兒,都是唐族的千金,也都是唐尊聖朝的公主。”

“跟我們回去吧,父親若得知你被找到,他一定非常高興的!”

唐馨盈離開譚雲懷中,稍加猶豫後點了點頭,“嗯。”

這時,譚雲星眸中精芒閃爍,推測道:“馨兒,當年是你被穆風聖母親手抱到的唐族,把你和夢囈掉包,那她應該會知道你的身份。”

“而如今穆風聖母,還被關在唐尊聖朝的大牢中,待我們返回唐尊聖朝後,便去找她詢問你的身世!”

聽後,唐馨盈點了點頭……

在隨後的途中,唐馨盈和沈素冰等人相談甚歡,顯然接納了唐馨盈已是譚雲未婚妻的事實。

此外,沈素冰牽著唐馨盈的手,將譚雲和自己的身份,告訴了馨盈。

馨盈得知後震驚萬分!

從那以後,唐馨盈再也不自稱姐姐,而在沈素冰麵前自稱妹妹……

時光飛逝,一年之餘後,譚雲駕馭仙舟飛過了無盡魔海,抵達了無量幽宮。

如今無量幽宮由皇甫聽風和其道侶柯心怡掌管,譚雲將二人叫到身前,命令道:“你二人以我的名義,立即昭告皇甫大陸上煉魂境以上的修士,三年後的今天在無量幽穀外集合!”

“屬下遵命!”二人領命後,便開始安排無量秘境內的千名高層,分別前往天罰山脈、蒼古山脈,以及皇甫大陸上六百多萬勢力,準時在無量幽穀外集合!

而這時,譚雲和眾女通過無量幽宮的傳送陣,耗時一個時辰,返回了皇甫秘境。

皇甫秘境貴賓殿內,唐馨盈見到唐熙後,兄妹二人喜極而泣。

說實話,唐熙和唐夢囈雖是同父異母的姐弟,但是,在他心中他最親的人還是馨盈!

隨後,譚雲帶著馨盈、唐熙和眾女,通過傳送陣抵達了唐尊聖朝皇城。

譚雲和眾人剛從氣勢恢弘的傳送殿內邁出,頓時,殿外唐尊聖朝的將士們,紛紛跪拜,異口同聲,聲響震天,“見過老宗主!”

“見過老宗主夫人們!”

“免禮!”譚雲讓眾人起身後,便帶著眾人淩空飛行在皇城內,輕車熟路的進入了皇宮,直奔唐尊鑾殿而去……

唐尊鑾殿內,唐永生正召集文武百官,探討如何造福黎民百姓,這時,太監總管興奮的跑進了大殿內,氣喘籲籲的扯著嗓子呐喊道:

“聖主……喜訊……天大的喜訊呐……”

唐永生眉頭一皺,“你瘋瘋癲癲的成何體統,快說是何喜事?”

那太監總管急忙叩首道:“回稟聖主,老宗主將十公主帶回來了!”

聞言,這次該唐永生瘋瘋癲癲了,他激動的老軀劇烈發抖,顫聲道:“你……你說什麽?盈兒回來了?你沒騙本聖主?”

那太監總管正欲應聲時,一道動聽的女音自殿外傳來,“父皇,女兒回來了。”

說著,一襲黑裙的唐馨盈,噙著淚水步步生蓮的邁進了大殿,在唐永生開心的手舞足蹈之際,她緩緩地跪了下來,“兒臣知錯了,兒臣知道誤會父皇了,請父皇恕罪。”

見唐馨盈回來,朝中的大臣們自知,聖主和十公主有話要談,故而,識趣的躬身退出了唐尊鑾殿。

而殿外譚雲和眾女、唐熙,也未進殿。

“吱呀!”

譚雲右臂一揮,殿門便緩緩的關閉。

大殿內,唐永生顫巍巍的來到了唐馨盈的麵前,渾濁的淚水滑落了日漸蒼老的臉頰。

他扶起唐馨盈後,像是孩子般將唐馨盈摟在懷中,嚎啕大哭起來,“女兒……爹的寶貝女兒啊,你可回來了……你可回來了!”

“對不起,真的對不起,當年爹不該廢你靈池,傷透了你的心……”

唐馨盈淚水簌簌滴落,哽咽道:“該說對不起的是女兒,您明知女兒不是您的親身骨肉,也明知女兒是敵人送來的孩子,而您還把女兒從小當做掌上明珠。”

“謝謝您父親,謝謝您將女兒養大……真的謝謝……”

聞言,唐永生渾身一愣,“原來你已經知道了,是雲兒告訴你的吧?”

唐永生見馨盈點頭後,溺愛的道:“過去的事便不提了,你記住無論是現在還是將來,你都是我的寶貝女兒。”

“還有你不是喜歡雲兒嗎?爹爹這就同意,你嫁給雲兒,若他不同意,爹爹便想辦法讓他同意。”

唐馨盈破涕為笑,美撼凡塵的容顏上寫滿了幸福與喜意,“父皇,譚雲已和女兒求過婚了,女兒已經決定嫁給他了。”

“啊是嗎?”唐永生哈哈哈哈笑道:“好好好,非常好!”

這時唐馨盈仿佛想到了什麽,眼神中盡是黯然,“父皇,穆風聖母現在關在大牢對嗎?”

聽到“穆風聖母”四字,唐永生便怒火中燒,“沒錯,她就在暗無天日的大牢內!”

“父皇,兒臣想去看看她,從她口中問出我親生父母是誰。”唐馨盈美眸中五分期許,五分對穆風聖母的恨意!

在她心中若非穆風聖母將自己,和夢囈掉包,自己便不會和親生父母骨肉分離!

“好!”唐永生應聲後,便和唐馨盈朝殿外走去。

以唐永生的聰明,他自然猜到,是譚雲或者夢囈,告訴了馨盈之前掉包之事。

父女二人離開大殿後,唐永生便和譚雲等人,一起前往大牢的途中,在譚雲口中得知了,是從魔域將馨盈救回來的經過……

唐尊聖朝,大牢。

此刻,一名身穿囚衣的中年婦人,依靠在昏暗的大牢角落,神色木訥,眼神飄忽不定,不知再想些什麽。

此婦人便是昔日穆風聖朝的聖母:梁菲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