軒轅柔擊敗、重創龍蕭麟,直到譚雲擊殺其,說起來雖多,實則僅僅過了片刻。

此刻一億五千萬仙兵,嚇得幾欲魂飛魄散!

其中一名仙將,聲嘶力竭的咆哮道:“所有人聽令分散逃命!”

“活下來的,前往龍雲仙城、隕星仙城,將龍雲仙城少城主之死告訴城主,把虎嘯大元帥的死,稟告隕星仙城副城主!”

頓時,所有仙兵紛紛衝天而起,極速朝四麵八方分散逃命!

譚雲環視逃命中的仙軍,他那不含一絲感情的冷漠之音,清晰的傳入每一個人的耳中:“你們其中的下等仙人,若兩日前逃走後,洗心革麵重新做人,我譚雲定會饒過你們。”

“可是你們千不該萬不該,又卷土重來!既如此,那你們都該死!”

話音甫落,譚雲一念之間,淩霄道殿飛出了耳中,“老猿、大塊頭、魔兒、小白,八大族王,隨我殺!”

說著,譚雲朝敵軍淩空衝去……

十二獸飛出了淩霄道殿,也對逃命中的敵人展開了屠殺……

城樓上,沈素冰等人也紛紛飛出了護城大陣……

“逃啊!”

“逃不掉的就躲起來!!”

“啊!不要殺我,饒命啊……”

“饒命,我知道錯了!”

“……”

驚恐、求饒等等蘊含各種情緒之音,縈繞在蒼穹中久久不散。

“撲通撲通!”

“嘩啦啦——”

血液染空中,一具具屍體墜落虛空,砸落在雪地中。雅文言情

殺戮!

逃亡!

便是此時此刻的代名詞……

接下來,譚雲、軒轅柔、沈素冰等人,耗時整整兩個時辰的殺戮,直到蒼穹中再無一人時,才返回了軒轅仙城。

一億五千萬仙人都被屠殺殆盡了嗎?

不!

並沒有!

一名身為上等仙人的副將,在當初軒轅柔重創龍蕭麟時,他便悄無聲息的鑽入了地內。

此刻,這名小矮子、賊眉鼠眼、皮膚黝黑的中年人,體表旋繞著土之煉仙之力,像是鑽山鼠一般,極速穿梭在漆黑的地內……

同一時間。

軒轅聖山之巔。

軒轅柔釋放出仙識,籠罩著城內仙民居住的地域,旋即,天籟之音清晰的傳入,每一名躲在地內的仙民耳中:

“我是城主軒轅柔,現在來犯敵人,已趕盡殺絕,你們可以出來,繼續安居樂業了!”

此話一出,十數億仙民、三百多萬仙兵,從地內紛紛飛出。

一時之間,歡呼聲、激動聲、感激之音,衝碎了雲端。

每個人盡情享受著重生般的喜悅。

這時,軒轅柔動聽之音,再次響起,隨後,說出的一席話,令譚雲深深地感到了幸福:

“眾所周知,我們軒轅仙城,一直以來並沒有大將軍,不過現在有了。”

“他就是本城主的未婚夫譚雲,即日起,便是我城大將軍,他的命令,便是本城主的命令!”

這時,仙民們聽到昔日的譚老板,如今的大將軍,竟然是城主的未婚夫後,他們先是一愣,接著,恭喜祝賀聲,響徹雲端!

軒轅聖山之巔,軒轅浩空溺愛的看著譚雲道:“雲兒,柔兒父母死的早,今後你可要好好待她啊!”

“嗯。”譚雲重重地點了點頭。

這時,軒轅柔深情的看了一眼譚雲,旋即,目光歉意的看著沈素冰等譚雲的七位妻子,輕聲道:“對不起,我……”

不待軒轅柔話罷,沈素冰上前一步,牽起軒轅柔的手道:“不用說對不起,你喜歡譚雲,譚雲也對你有情,我們七位姐妹,不介意的。”

“對,沈姐姐說的對。”公孫若曦嬉笑道。

澹台仙兒、唐夢囈、唐馨盈、司鴻詩瑤、南宮玉沁也點了點螓首。

而此刻,譚雲的七位妻子,並未發現,馮傾城轉身背對她們時美眸中的淚光。

委屈!

馮傾城感覺自己真的太委屈!

她不聲不響的朝峰巔下走去,一邊走,一邊落淚……

而薛紫嫣抿著嘴唇,淚水在眼眶中打轉,一顆芳心充滿了深深的怨氣,“人家愛了他這麽多年,他從來隻當我是小姨子,卻對一個認識沒有多久的女人動了情……這算是哪門子事嘛!”

“紫嫣,你怎麽了?”唐夢囈上前一步,詢問道。

“沒……沒什麽。”薛紫嫣抹去淚水,忍著心痛,笑道:“我隻是覺得,姐夫和城主有情人終成眷屬而開心感動。”

“傻瓜,那你也不能哭呀!”唐夢囈將紫嫣摟在懷中安慰道。

這時,公孫若曦給譚雲傳音道:“譚雲,傾城下山了,她心情好像不好,你快去陪陪她吧。”

公孫若曦之所以傳音,那是因為她清楚,昔日一代女皇馮傾城一直深愛著譚雲。

譚雲聞言,望著下方山間,隻見一襲黑裙的馮傾城,留給自己一道孤獨的背影,消失在仙氣彌漫的樹林中。

譚雲朝公孫若曦點了點頭,瞬間消失。

仙氣縈繞的林中,馮傾城依靠在一顆彎曲如龍的樹幹上,布置了一個隔音結界後,喃喃自語道:

“他或許已經忘了,當初我和他在青青河畔的約定。”

“他知道我愛他,他也說過,讓我給他愛上我的時間,可是……可是這麽久過去了,他都沒有和我說過多少話。”

“這也就罷了,他卻和軒轅柔這麽快就在了一起……我心痛……真的好痛……”

就在馮傾城簌簌落淚自語時,身後傳來歉意之音,“傾城,對不起,讓你久等了。”

馮傾城嬌軀一顫,驀然回首,但見譚雲朝自己走來。

馮傾城抹去眼角的淚水,冷冰冰地看著譚雲,“我現在不想看到你,你走!”

譚雲並未走,而是來到了馮傾城身旁。

“你走啊!我不要你同情!”馮傾城猛地推開譚雲胸膛。

譚雲深吸口氣,張開雙臂將馮傾城死死地擁入懷中,“傾城……”

不待譚雲話罷,馮傾城哽咽道:“譚雲,我馮傾城愛了你這麽多年,至於多久我都記不清了。”

“我盼了這麽久,希望你能愛上我,可是……你怎能對我一次次視而不見,然後,和軒轅柔在一起呢!”

“她美我承認,可是,我呢?我馮傾城不美嗎!我自問論美貌,我不輸於任何人,我恨你……我恨你!”

“我恨你寧可愛上你昔日的敵人,也不願意接納我!”

譚雲緊緊地抱著馮傾城,情真意切道:“我沒有對你一次次視而不見,在你閉關的這麽多年中,我時常釋放仙識,靜靜的看著你。”

“真的嗎?”馮傾城淚汪汪的看著譚雲。譚雲重重點頭道:“我早已想好了,等我複仇後,我便在鴻蒙神界,給你舉行一場轟轟烈烈的成婚典禮,讓諸天萬界,知道你馮傾城是我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