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對了冰璿,外界一日,你天池聖山古樓內多長時間?”譚雲問道。

“外界一日,我古樓內一千年。”辛冰璿話罷,好奇道:“怎麽了?”

譚雲皺了皺鼻翼,燦爛一笑道:“宮主賜給了我一座方聖大殿,外界一日其內兩千年……”

不待譚雲話罷,辛冰璿美眸中透露出震驚之色,“什麽?宮主把方聖大殿都送給你了?”

“是啊!”譚雲迷惑道:“怎麽了?至於如此震驚嗎?”

“嗖!”辛冰璿飛落在譚雲身前,說道:“譚雲,你可知道方聖大殿的來曆?”

“不知道。”譚雲一頭霧水。

“你若知道,就不會如此淡定了。”辛冰璿說道:“傳言方聖大殿,是宮主年幼時,她父親留給她的遺物!”

“而宮主卻把方聖大殿賜給你,由此可見,她真的非常器重你。”

聞言,譚雲愣住了,他未想到,方梓兮竟對自己這般好。

看著發呆的譚雲,辛冰璿又道:“不過,也能理解,畢竟你是天門神宮建宮以來,資質最好的弟子,宮主如此對你好,也能說得通。”

“譚雲,你方才提到方聖大殿想要說什麽?”

譚雲出於好心道:“你若不介意的話,不如留在這裏,進入方聖大殿內修煉。”

“外界一日,方聖大殿內兩千年,你修煉起來事半功倍。”

聞言,皎潔的月色下,依稀可見辛冰璿紫紗下香腮染霞。

“撲通、撲通——”

辛冰璿想到若自己答應,便意味著今後要和譚雲居住在了一起,她心跳不由加速,雖然她不反感,但是仍有些猶豫。

“咳咳。”譚雲輕咳一聲,“也對,是我想得不周全,畢竟男女授受不親,若傳出去,對你名譽不好。”

“就當我沒說……”

不待譚雲話罷,辛冰璿動聽之音響起,“清者自清,我願意在你方聖大殿內修煉。”

“好。”譚雲笑了,在他心中,自己在天門神宮得罪了不少人,辛冰璿留在自己身邊,也多些保障不是?

再者說,即便辛冰璿終日紫紗遮麵,可隻是一道麗影便美的驚心動魄,平日見一見,也算是一道靚麗的風景不是?

當然,譚雲看待辛冰璿隻是以審美角度,可沒有非分之想。

忽然,譚雲想到了什麽,笑道:“哦對了師姐,四術博弈時,你說過隻要我能贏,任何要求都答應我對嗎?”

“嗯,我是說過。”辛冰璿點了點螓首。

譚雲皺了皺鼻翼,“那你可還記得,我說過,一直以來,我很好奇你的模樣,若我贏了,你就揭下麵紗的話?”

“我……”辛冰璿貝齒緊咬,欲言又止的點了點頭。

“嘿嘿,要不你解開讓我一睹廬山真麵目?”譚雲愈發好奇。

“譚雲,我……”辛冰璿話音一頓,眼神中流露出鄭重其事之色,“你真想看嗎?”

“想啊!”譚雲不假思索道。

“可是,我有必要告訴你。”辛冰璿說道:“你若看了我的模樣,對你未必是一件好事。”

“為何?”譚雲小心翼翼道:“難道你毀容了?若是的,作為你朋友的我,可以幫你恢複容貌。”

“我……我沒有毀容。”辛冰璿美眸中流露出一抹無奈。

“怎麽了?”譚雲好奇心越來越濃烈。

辛冰璿沉默半晌,眼神中蘊含著苦澀,道:“我已記不清我帶了多久的麵紗了。”

“我隻記得我是十四歲時帶上的麵紗,根據古老的記載,我擁有世間極其罕見的聖魅之容,任何男子看到我的容顏,都會被吸引的無法自拔。”

“而因此又被稱之為禍水之容,所以從十四歲開始,我便發誓,若我有一天摘下麵紗,也隻是為我夫君摘下。”

聞言,譚雲嘖嘖稱奇,“沒想到天底下竟有聖魅之容。”

感歎過後,譚雲悻悻然的抱拳道:“不好意思,我收回之前的話,我不知道要看你容顏,和你的一生幸福有關,是我唐突了。”

“好了冰璿,我先祭出方聖大殿,你進入二層修煉。”譚雲說話間,帶著辛冰璿進入了譚祖閣一層。”

譚雲祖戒一閃,方聖大殿飛落在地,化成了百丈之巨,“冰璿,方聖大殿內有十八間修煉室,你選一間吧。”

“嗯。”辛冰璿吐氣如蘭,“你不修煉嗎?”

譚雲說道:“暫時還不,我要先等雨馨恢複傷勢,然後,和太上聖老去一趟人族星域,見一下楚副宮主。”

“然後我回來後,在參悟一下四術心得、四術秘典,最後再修煉。”

辛冰璿安慰道:“譚雲,你放心吧,宮主都舍得把方聖大殿賜給你,她會為你在殺楚恒之事上做主的。”

“好了,我閉關了,若有什麽事,隨時找我。”

留下一句話後,辛冰璿步步生蓮的邁入了方聖大殿,來到二層後,選擇進入了二號修煉室,開始修煉……

鬥轉星域,兩日後。

“九師妹,你在嗎?”

盤膝而坐在譚祖山之巔的譚雲,忽聞從天池聖山傳來了苗清清之音。

譚雲起身,化為一道光束,呼吸間便飛過浩瀚虛空,飛落在了天池聖山,出現在了苗清清身前。

“見過苗師姐。”譚雲抱拳道:“冰璿現在在我那裏修煉呢。”

“你說啥子哦?”苗清清瞪大了杏目,麵露不可思議之色,“九師妹怎麽會居住在你小子的譚祖山上?”

“額。”譚雲錯愕,“那個苗師姐,你誤會了,冰璿隻是在我那裏修煉。”

“冰璿?”苗清清繞著譚雲轉圈,打量著他,“你叫我九師妹如此親昵,而且,她還同意和你居住在一起……”

“噗!”

譚雲口水噗了出來,“苗師姐,你想歪了,冰璿隻是在我那裏修煉,什麽叫居住在一起啊!”

“有什麽區別?”苗清清停止在譚雲麵前轉悠後,猛地拍了譚雲一下肩膀,把譚雲嚇了一跳。

“苗師姐,你要幹嘛?”譚雲還是很怕苗清清的,要知道人家可是道神境的四術星域聖女。

苗清清大大咧咧的拍著譚雲肩膀,道:“好小子,有兩下子,我告訴你,你已經觸動我九師妹的芳心了。”

“或者說九師妹對你有好感了。”

看著苗清清大大咧咧的模樣,譚雲有些失神,他腦海中浮現出了未婚妻薛紫嫣的一顰一笑。忽然間,譚雲好想薛紫嫣,好想念他的妻子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