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清晨。

西洲祖城。城

外浩瀚的蒼穹中,西洲大帝、呼延彰淩空而立,二人身後,便是五百多名道祖境的強者。在

西洲大帝、呼延彰前方虛空中,足有上千億大軍!上

千億大軍,由三路諸神組成。

第一路是極樂神宗,派出的一小部分高層、弟子。第

二路是西洲祖朝之人。第

三路則是,西洲神域上的宗門強者。早

在當年,西洲祖朝淪為極樂神宗附屬時,呼延彰便通過威逼利誘的手段,讓西洲神域中宗門俯首稱臣,成為了極樂神宗的附屬勢力。“

叩見宗主、叩見大帝!”上

千億大軍齊聲呐喊,聲響震天,淩空朝呼延彰、西洲大帝跪下。“

免禮。”呼延彰讓三路大軍起身後,渾濁的眸子裏流露出,雄霸天下的意味,渾厚之音響徹雲端:

“數百萬年前,我極樂神宗滅了天門神宮,而後,一統了西洲神域,此乃壯舉!”“

而現在,便是諸位建造豐功偉業的時候到了,待我們極樂神宗征服了南洲神域,屆時,至高祖界一半的人類地域,便在我宗的掌握之中。”“

本宗主有信心,總有一天,我們極樂神宗才是至高祖界獨一無二的霸主,你們有信心嗎?”

上千億三路大軍,異口同聲,振聾發聵,“回稟宗主,我等有信心!”

“好!”呼延彰神色一肅,“三軍聽令,隨本宗主出征!”

隨後,數萬艘神舟,載滿了三路大軍,跟隨著呼延彰、西洲大帝浩浩蕩蕩的駛離了西洲祖朝……時

光飛逝,十年已過。

西洲神域大軍,出其不意的抵達了南洲神域邊境,勢如破竹的攻入了南洲神域,以降者不殺的原則,攻城掠地,一路朝南洲祖城皇宮方向而去……當

南洲大帝得知後,怒火中燒,親自率領道祖境的強者們,去應戰西洲神域大軍。與

此同時,南洲大帝派出使者,出使南洲神域中的各大宗門,請求支援。各

大宗門明白,清朝之下焉有完卵的道理,於是,便派出強者,朝南洲祖朝而去,企圖聯手抗衡西洲神域大軍……四

季交替,轉眼間,又過了六載。

期間,道祖境九重的南洲大帝,並未和呼延彰、西洲大帝親自搏殺,因為他清楚,自己無法戰勝二人,隻有一拖再拖,不到逼不得已,他不會迎戰二人……

很快,又過了十三年。

自西洲神域大軍出征至今,已過二十九年。西

洲神域,皇宮,九五大帝殿。“

報!”這時,一名金甲侍衛,急匆匆的衝進了大殿內,朝坐在龍椅上的劉帝後,叩首道:“回稟帝後,歸元宗宗主回來了!”歸

元宗宗主,名曰:方司坤,是道祖境八重,此人是西洲大帝的親信。“

快快有請!”劉帝後當即道。“

卑職遵命。”金甲侍衛領命後起身退出九五大帝殿,不多時,一名道骨仙風的老者,神色激動的邁進了大殿,高呼道:“見過帝後,屬下給您帶來好消息了。”

“何好消息?”劉帝後自龍椅上起身,眼神中流露出濃濃地期許之色。

方司坤振奮不已道:“回稟帝後,大帝和呼延宗主,成功將南洲大帝滅殺,如今正在整頓南洲神域。”

“哈哈哈哈!”劉帝後激動大笑,“好,太好了!方宗主,大帝他們何時歸來?”

方司坤如實道:“回稟帝後,大帝讓屬下告訴您,頂多百年時間,待穩固住了南洲神域政權,便會和呼延宗主一起班師回朝。”“

大帝和呼延宗主還說,要您將此好消息,昭告西洲神域,讓我神域同樂。”

聞言,劉帝後點了點頭……

兩個時辰後,神武侯府。武

侯殿內,譚雲盤膝而坐,閉目凝神,忽聞,殿外傳來管家周曆任之音,“侯爺,好消息,天大的好消息啊!”周

曆任早在二十多年前,便從七公主府調回神武侯府邸,擔任了管家一職。

譚雲徐徐睜開雙目,淡淡道:“進來回話。”周

曆任邁進大殿後,興奮的手舞足蹈道:“回稟侯爺,我們西洲神域大軍贏了?”“

真的嗎?”譚雲豁然起身。

“是真的!”周曆任口沫橫飛道:“大帝和呼延宗主已殺了南洲大帝,覆滅了南洲祖朝,征服了南洲神域。”“

如今正在鞏固政權,頂多百年便會班師回朝。”

譚雲眼神中流露出一抹殺意,“此消息可靠嗎?”“

可靠,相當的可靠。”周曆任說道:“兩個時辰前,消息便從九五大帝殿傳出了,帝後讓整個西洲神域同樂呢!”

“好,非常好!”譚雲大笑道。

這時,一名金甲侍衛來到了殿外,單膝下跪,恭敬道:“侯爺,帝後讓您前往九五大帝殿,找您有事談。”

“老子正想找她,她倒是先找老子了。”譚雲心中冷笑,暗道一聲後道:“你先回去吧,本侯爺馬上便去。”

“卑職遵命,卑職告退。”金甲侍衛離開後,譚雲對著周曆任問道:“管家,你可簽訂了西洲祖城中勢殺不朽古神族的血誓?”

“沒有呢。”周曆任說道:“我朝暫時隻有西洲祖城簽訂了,其他城池和皇宮都還未簽訂。”

譚雲看似一副隨口問的模樣,道:“你想簽訂嗎?”“

侯……侯爺,說實話會殺頭嗎?”周曆任縮了縮脖子道。“

不會。”譚雲說道。“

那屬下就說了。”周曆任說道:“屬下不想。”

“為何?”譚雲問道。周

曆任說道:“屬下沒遇到侯爺前,時常欺軟怕硬,打劫別人財物,屬下自問曾經並不是什麽好人,但是,在不朽古神族這件事上,屬下覺得,但凡是想殺不朽古神族的人,都是道德淪喪,沒有良心之人。”

“在八千多萬年前,魔之凶域惡魔,企圖屠殺人類,不朽古神族為了拯救人類,拚死反抗,所以,才有了如今至高祖界的安定。”

“可是,不朽道帝卻被那群強者殘忍的殺害!”“

現在,好不容易還有活著的不朽古神族,他們還想要趕盡殺絕,這不是喪盡天良是什麽?”

聽後,譚雲看著周曆任笑了。“

侯爺,您笑什麽?”周曆任迷惑不已。“

以前我不知道,但是我現在清楚,你是個好人。”譚雲右手一翻,手中出現了一枚祖戒,遞給了周曆任。

“侯爺,您這是要做什麽?”周曆任迷惑。“

當年,我和芸奚還有你在魔之海域相識時,我借過你極品祖石。”譚雲說道:“當初我說一定要還給你,一直忙著忘記了,你現在收下吧。”

“侯爺……”周曆任剛一開口,便被譚雲毋庸置疑的打斷,“收下。”

“是。”周曆任接過祖戒,釋放神識,當發現其內足有上千億極品祖石時,他老軀一抖,驚呼道:“侯爺,您給的太多太多了!”譚

雲微微一笑,拍了拍周曆任的肩膀道:“拿著這些祖石,現在趁著夜色離開西洲祖朝,離的越遠越好!”“

侯爺,您是要趕卑職走嗎?”周曆任立即跪下,昂視譚雲,道:“侯爺,卑職哪裏做到不好,卑職可以改,求您不要趕卑職走啊!”“

侯爺,卑職求您了!”

譚雲俯身,伸手攙扶起了周曆任,道:“因為西洲祖朝皇宮、西洲祖城要變天了,你不走,恐有生命危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