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用的畜出,居然隻幹掉一個!”譚雲朝大雪山下拚命逃竄,暗道可惜。

彭章三人被身後的雪域妖猿追趕著,鬱悶、恐慌而憤怒!

鬱悶自己大意,著了譚雲的詭計!

恐慌的是,要是被雪域妖猿追上,自己要想活命難如登天!

他們憤怒!勢殺譚雲!

“吼!”

“吼!”

雪域妖猿咆哮連連,擁有著十二三歲少年智商的它,總算是看出來了。在前麵逃命的少年叫譚雲,這該死的人類被四人追殺,故意進入洞穴偷襲自己,利用自己來對付另外四名人類!

它再聯想到三日前,譚雲在自己麵前,救走那名少女後,還羞辱自己的一幕幕,它此時,隻有一個念想,生吞了譚雲,至於另外三人,它不想再理會!

它的目光鎖定住了,最前方逃竄的譚雲,渾身烏黑妖力蒸騰而出,每跳躍一次,便越過了數十丈距離!

彭章三人那裏知道,雪域妖猿的想法?他們發現追來的雪域妖猿速度,不斷的提升後,隻得傾盡全力追隨著譚雲逃命!

此刻,從高空俯瞰,便會使人誤以為,狂暴的雪域妖猿,在無數座高聳入雲的雪山群間,追逐著同一夥的四名人類!

譚雲全力施展鴻蒙神步後的速度,與彭章三人、雪域妖猿的速度,幾乎相差無幾。三人追不上譚雲,也不會被雪域妖猿追上!

譚雲感受到靈池內靈力不足三成後,神色前所未有的凝重,“三人靈力比我渾厚,等我靈力殆盡,我遲早被他們抓住擊殺,這樣逃下去不是辦法!”

他原本指望,把四人引到大雪峰,借助雪域妖猿除掉四人,再不濟也能讓妖猿拖住四人,自己好逃之夭夭,但如今看來,顯然此計失敗了!

腦海中飛速閃過無數種脫身的辦法,片刻過後,譚雲似乎想到了什麽,陡然,神色決然,目光堅定起來,朝雪域中央的大凶之地:凶穀寒潭,逃去!

之所以這方圓一萬六千裏的雪域小秘境,被稱為雪域凶穀,正是因為雪域中央,有一處盤踞著數種一階渡劫期的妖獸!

這些一階渡劫期的妖獸,站在了雪域中妖獸的食物鏈頂端,無論實力亦是凶狠程度,皆略勝雪域妖猿!

譚雲也是被逼的走投無路了,才走此下策,但凡有其他辦法,他絕不以身涉險……

譚雲岌岌可危的逃命時,慕容坤的三百名靈胎境大圓滿屬下,已經分散在十二個小秘境中尋找著,譚雲的蹤跡!

與此同時,靈胎境九重、大圓滿的173名執法弟子,也在雪域中根據譚雲、彭章五人的腳印,尋找到了大雪山……

此外,令狐長空派出的林毅,也帶著將近千名手下,分散在了十二個小秘境內……

時光如流,轉眼間,兩夜一日已過。

追殺譚雲的三方弟子,共計281人,經過對雪地中足跡的縝密勘察,相繼朝凶穀寒潭而去……

此刻,逃命中的譚雲,靈池內靈力已即將殆盡,僅憑著強悍的肉身,狂奔著。

“他娘的,怎麽還沒到凶穀寒潭!”他心情沉重,隻能眼睜睜的看著,五裏外的彭章三人,逐漸的追上自己!

盡管三人自知過不了多久,就能逮住譚雲,可靈池內靈力僅剩一成的他們,臉上不僅沒有一絲喜悅,相反流露出的卻是驚恐!

因為雪域妖猿,依舊模樣凶狠而固執的追來!它累的氣喘籲籲,但眺望著最前方的譚雲,巨瞳中彌漫著人性化的不死不休意味!

“彭師兄,怎麽辦?它快要追上來了!”叫宋廣、李義的兩人,目光絕望。

“還能怎麽辦,若這畜生真追上來,我們隻能拚死放手一搏,宰了它!”彭章看似擁有著玉石俱焚的氣魄,實則篤定主意,屆時,用宋廣、李義做擋箭牌,自己伺機逃脫!

“好,都聽彭師兄你的……”宋廣話音未落,倏然,身後傳來雪域妖猿,那不甘而憤怒的低吼。

譚雲、宋廣四人回首望去,但見雪域妖猿,突然止步不前,凝望著自己方向,巨瞳中浮現出濃濃的忌憚之色。

譚雲四人頓時明白,定然是自己前方,盤踞著令雪域妖猿畏懼的妖獸!

妖獸天生富有著對自己領域,不容其他妖獸侵犯的秉性,時常為了爭奪領域,相互廝殺。很顯然,譚雲四人已經闖入了某種比雪域妖猿,更加強大的妖獸地盤!

故而,雪域妖猿,隻得望而卻步,發出不甘的沉吼!

“彭師兄,看來前方就是凶穀寒潭了,我們現在要不要再深入?”宋廣微微哆嗦著身體問道。

“是、是啊彭師兄。”李義顫聲附和。

彭章當機立斷道:“雪域妖猿這畜生,一直在後麵不肯離去,我們現在已無退路!開弓沒有回頭箭,先殺了譚雲,我們再想辦法脫身!”

“隨我追!”彭章警惕十足的環顧著四周一座座雪山,朝譚雲再次追去!

“都追到這裏了,這三人竟然還追!”譚雲從三人對話中,得知前方雪峰環繞間,便是凶名在外的凶穀寒潭。他深吸口氣,毅然決然的拚命朝前方逃去!

“譚雲,你是逃不掉的!你若乖乖的束手就擒,我可以給你個痛快!”彭章冷聲道:“否則,讓我們抓住你,你的下場會死的很慘!”

“廢話可真多,你能抓住老子再說吧!”譚雲回首望了一眼快速逼近的三人,當他回首看向前方時,心中一凜,陡然止步。腳下赫然是懸崖邊緣,前方是萬丈深淵!

譚雲神色凝重的俯瞰而去,隻見深淵般下方,一座座雪山環繞間,有一片萬丈見方的冰層!

厚厚的冰層中,隱約可見,布滿了一個個巨大的冰窟窿,冰洞的潭水泛出碧綠的色澤,猶如摩天巨獸的一雙雙深邃而震懾人心雙目,與譚雲四目對視!

這正是雪域中的凶穀寒潭!

“雜碎,怎麽?想跳下去?有種你倒是跳啊!”彭章手持利劍朝譚雲步步緊逼。

寒潭內部水域遼闊,盤踞著數種一階渡劫期的強大妖獸。平日想進入獵殺妖獸之人,皆是靈胎境大圓滿的弟子,且隻有成群結隊才敢!

在他看來,給譚雲一萬個膽子,他都不敢跳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