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事實的結果,卻大大出乎彭章三人的意料!

“隻要我不死,我會讓你們知道何謂,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譚雲回首死死地凝視了三人一眼後,縱身跳向深淵般的凶穀寒潭!

“彭師兄,這小子居然真的跳了!”宋廣驚呼著來到懸崖邊沿,俯瞰而下,看到墜落的譚雲“撲通!”一聲,頭朝下鑽入了碧波粼粼的寒潭中。

“彭師兄,現在我們怎麽辦?”李義回頭眺望了一眼,虎視眈眈不肯離去的雪域妖猿後,六神無主的問道。

彭章橫眉豎紋,稍加深思道:“就算我們要返回宗門,也要先恢複實力再說。況且,隻要不見到譚雲的屍體,就不算完成慕容師兄的任務。”

“我們就地恢複實力,同時監視著下方的一舉一動,別讓譚雲跑了!”彭章話音剛落,目光頓然一凝,發現寒潭波光蕩漾中,譚雲衝出水麵後,在冰層上快速盤膝而坐。

“鴻蒙凝氣訣!”

譚雲一邊警惕十足環顧著,寂靜的令人發指的潭麵,一邊雙手快速在胸前結印,立時,寒潭上空濃鬱的天地靈氣,瘋狂的朝他眉心湧入!

“好強悍的吞噬速度,比我吐納的速度還要快!”駐足於懸崖上的彭章,眼神中流露出難以掩飾的震撼之色。他清晰的察覺到懸崖上空的靈氣,如同虛空中的一縷縷流雲,快速朝下方翻騰而下!

彭章看著同樣震驚的李義、宋廣,果斷道:“絕不能讓他恢複實力,否則再想抓住他可就難了!你們兩個跟我下去,把他逼入寒潭內!”

說著,彭章跳下了懸崖。雅文吧宋廣、李義緊隨其後!

三人右手持劍,極速墜落中張開雙臂,在狂風中保持著身體平衡,當距離下方譚雲還剩二百丈時,三人右臂舞動,立時,數十道劍芒朝譚雲激射斬下!

隨著十倍吞噬天地靈氣的速度,譚雲靈池內靈力已經恢複了百分之一。

他勉強施展了鴻蒙神步,險之又險的躲過了籠罩而下的劍芒,一頭紮進了深邃的潭水中。

“好冷!”冰寒刺骨的潭水中,譚雲哆嗦著身體,不斷地快速深入。

他用靈池內僅有的靈力,施展了低階法術龜息術。

他再無多餘的靈力,釋放靈識查看上方三人是否追來!

隨著不斷深入寒潭,不僅湖水溫度越低、光線越昏暗,且可見度也在不斷的降低。此時,譚雲隻能隱約看到百丈內的情況。

譚雲為了活命,隻得默默承受著寒冷、未知的凶險,拚命朝深處遊動,半個時辰後,已深入寒潭六千丈!

若非他有著強悍的肉身,否則,他早已被寒冷活活凍死、被巨大的水壓重力碾死!

時間飛速流逝,又過了一個時辰後,譚雲已深入萬丈,渾身骨骼在水壓下,吱吱作響!

他被凍得幾乎失去知覺,知道自己不能再深入了,不然,會被水壓碾壓身亡!

更加令他膽戰心驚的是,之前在深入寒潭的過程中,還經常可以看到一階初生期、模樣醜陋的水中妖獸,但此時隨著自己深入萬丈,視線中漆黑的令人發指,自己已經和盲人一般無二。

“嗡嗡……”

一陣陣水音由遠而近,譚雲嚇得急忙屏息,猶如一尊石雕懸浮在潭水中。數息後譚雲毛發倒豎,察覺到頭頂極速遊過一隻龐然大物!

譚雲極力平複著恐慌心情,直到那未知的妖獸遠去,他胸膛才傳出急促而沉重的心跳聲!

譚雲此刻前所未有的渴望恢複實力,隻有恢複實力,才能看清四周水域中的景象!

“鴻蒙凝氣訣!”

譚雲忙不迭的雙手在胸前結印,立時,伸手不見五指的潭水中,一縷縷水中靈氣迅疾朝譚雲匯聚,化為一股股靈氣洪流,鑽入了他的眉心……

同一時間,寒潭水麵的冰層上,彭章三人盤膝而坐,吐納著靈氣恢複實力。

“彭師兄,我們還要再這裏守多久?我、我有些……怕。”宋廣目光恐懼環視著四周,牙齒打顫。

“是啊,彭……師兄,我們在這裏太危險了,萬一有一階渡劫期的妖獸竄出水麵,我們難逃一死。”李義心驚肉跳的顫聲附和道:“彭師兄,這寒潭水溫極低,譚雲在沒有靈力護體下,最多能活一刻。他現在都進去一個半時辰了,他肯定死了。我們不如快離開這裏吧!”

“你們知道的我豈會不知?”彭章恨鐵不成鋼的看著二人,訓斥道:“你們是不是嚇傻了?這寒潭四周皆是懸崖峭壁,我們不恢複實力,如何上去!”

“彭師兄,您教訓的是,還是您臨危不亂,機智過人。”二人連連點頭,阿諛奉承著。

“少拍我馬屁,趕緊恢複實力,離開這是非之地才是……”彭章話音未落,突然盯著水麵,神色駭然道:“譚雲這雜碎,居然沒死!這怎麽可能?”

但見水麵上空,一縷縷乳白色的靈力,源源不斷緩緩地鑽入寒潭之中。

眾所周知,這種靈氣入水的情況,隻有修士潛伏在水中修士時才會發生!

因為水中妖獸在未化成人形前,隻能吐納水中靈氣,不像人類修士,天地靈氣、水中靈氣都可以吐納!

“彭師兄,我們現在怎麽辦?”宋廣、李義六神無主道。

“還能怎麽辦?慕容師兄交代的事情,我們必須完成!若就這樣回去,穆容師兄不會饒了我們的!”彭章神色堅毅,“我們就在此一邊修煉,一邊守著!我就不信他不出來!”

宋廣、李義聞言,暗鬆口氣,隻要不讓自己進入寒潭追殺譚雲就行……

兩個時辰後,夜幕降臨。

寒潭萬丈深處的水域中,譚雲依舊石雕般的一動不動懸浮著。經過兩個時辰的吞噬靈氣,他實力已經恢複到了巔峰狀態。

他並未在體表凝聚靈力光罩,阻隔著水壓、寒冷侵蝕,而是運轉靈力遊走在體內,抵抗著刺骨的寒冷。

他清楚,若自己在體表凝聚靈力光罩,光罩會散發著淡金色的光暈,勢必引來強大的妖獸。

同時為了避免招來妖獸,他也未釋放靈識,窺視方圓十一裏的水域。不過,隨著他實力恢複,已經能看清眼前百丈內的水域!

他就那樣一動不動停懸在水中,開始閉關修煉,打算走一步算一步!若真有妖獸朝自己而來,自己再想法逃脫!

這一刻,他渴望提升境界,然後衝出寒潭,將彭章三人趕盡殺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