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我信你。”穆夢囈挽著譚雲的胳膊,嬌豔欲滴。

“譚雲,我們一起去找詩瑤吧!”

“夢囈,我們去找詩瑤吧!

二人心有靈犀的同時道。

“好!”譚雲仿佛想到了什麽道:“夢囈,待會兒我有事問你,走,我們邊走邊聊。”

隨後,譚雲駕馭靈舟載著穆夢囈,騰空而起,朝丹脈秘境外飛去……

靈舟上,譚雲靠在舟壁上,摟著楚楚動人的穆夢囈,詢問道:“夢囈,你可知道穆穀風?”

話音甫落,譚雲明顯感受到穆夢囈身體抖了一下。

穆夢囈匪夷所思的看著譚雲,“他是我穆家鼻祖一輩的先人,早在七萬年前便辭世了,你怎麽知道他的?”

譚雲登時來了精神,“夢囈,你有所不知,我在葬神深淵內我遇到了昔日的屬下,又找到了四柄鴻蒙神劍,加上火舞已經五柄了。”

“可是,我在不朽口中得知,八萬年前根本不是永恒仙宗祖師爺一人前往的葬神深淵,當時和他一起的還有十人,其中便有你們穆家的先人!”

“當時,永恒仙宗祖師爺,和你穆家先人十一人,拿走了我的六柄鴻蒙神劍,和一柄鴻蒙弑神劍。”

“我隻確定鴻蒙弑神劍在神魂仙宮中,另外六柄鴻蒙神劍的下落,我並不確定在另外十人誰的手中。雅文言情”

“不過,既然我宗祖師爺曾經挑戰,且戰勝永恒仙宗、神魂仙宮祖師爺,既然永恒仙宗、神魂仙宮祖師爺能分別得到一柄,我想我宗祖師爺也得到了一柄,如今就在我宗內。”

“至於其他五柄落在誰的手中,我沒有頭緒。”

聞言,穆夢囈抿著朱唇,美眸中閃爍著淚光,“譚雲,唐尊聖朝應該有你的兩柄神劍!”

看著穆夢囈悲傷的模樣,譚雲將她摟在懷裏,道:“你說,發生何事了?”

“嗯,你聽我慢慢和你講。”穆夢囈麵帶梨花,思緒回到了十幾年前,哽咽道:

“曾經父皇說過,我穆家先人穆穀風,在八萬年前,和姓唐的一位大能,在天罰山脈各收獲了一柄神器。”

“父皇還說,有可能唐永生就是那唐姓大能的後人,為了得到我穆家的神器,才在那晚帶人殺入了我們皇城,將我父皇殺死,使我母後生死不明!”

“最終,唐永生將穆風聖朝改成了唐尊聖朝!所以,我覺得,我父皇口中的神器,應該就是從永恒之地得到的鴻蒙神劍!”

聞言,譚雲緊緊地將穆夢囈摟入懷中,擲地有聲道:“傻丫頭不哭了,早晚有一天,我陪你一起報仇,將唐尊聖朝覆滅,再救出你母後!”

“嗯。”穆夢囈依偎在譚雲懷中,神色恐慌道:“譚雲,你說我母後還在人世嗎?”

“在,一定在!”譚雲安慰道。

“譚雲,你曾經說過,待救出我母後,我們就成婚是真的嗎?”穆夢囈淚水簌簌滴落。

“當然是真的!”譚雲神色向往道:“到時候,我還要給讓你母後親口答應我們成婚呢!”

“嗯。”穆夢囈幸福寫滿了容顏,“有你真好。”

……

一個時辰後,亥時,夜色已深。

五長老陳水月,來到了功勳仙殿看望沈素冰。

沈素冰曾是她的弟子,如今她知道沈素冰在仙門的日子並不好過,便陪沈素冰談心。

二人談論的自然是一個月後,關於眾長老、弟子的丹術博弈之事。

陳水月牽著沈素冰的手說道““素冰,明日我把我徒兒董飛送到你門下吧,他是聖階大丹師。一個月後他以你門下弟子的身份參加丹術大比,你也不至於輸的太慘,讓人笑話。”

沈素冰麵帶感激,婉言拒絕道:“五長老,我知道這些長老中,除了唐首席,也隻有您對我好,但是真的不用了,若這樣做,即便董飛贏了,別人還是會恥笑於我。”

“畢竟我們三十九位長老中,我的丹術造詣最低。”

聞言,陳水月鼓勵道:“素冰,這不能怪你,你剛入仙門三年,和我們比拚丹術輸了也不丟人。來日方長,我相信你的丹術,早晚超過那些瞧不起你的長老們!”

“嗯。”沈素冰螓首微點,“哦對了五長老,告訴你個好消息,我最器重的弟子譚雲原來沒死,就在今日回來了!”

“什麽!”陳水月一臉的震驚,旋即,笑道:“你這丫頭,怪不得不需要我幫忙呢,原來是譚雲回來了啊!我可是早有耳聞,他是聖階大丹師呢!”

沈素冰深吸口氣,莞爾道:“是啊!有他在,我的心裏就踏實了許多。”

陳水月又無奈道:“唉!素冰,你也不能高興的太早,我聽說盧易,還有幾位長老的關門弟子,在不久前已經晉升低階尊丹師了!”

沈素冰頓時感到一陣無力,本以為其他長老門下弟子,丹術造詣最高的隻是和譚雲一樣是聖階大丹師,未曾想已有弟子邁入低階尊丹師了,如此一來,譚雲奪魁可就毫無希望了。

……

同一時間,唐尊仙山,唐尊仙殿,此殿乃是仙門丹脈首席:唐馨盈的居所。

當初永恒仙宗三大古老宗門丹術大比時,譚雲送給了唐馨盈一顆極品駐顏亞尊丹,她服用後,如今已是豆蔻之年的模樣。

仙門九脈中如今有九大美女,其中有穆夢囈、公孫若曦、鍾吾詩瑤、沈素冰,當然也有她!

她不僅是仙門丹脈首席,還有一個隻有慕容詩詩知道的身份——當今唐尊聖朝唯一的公主!

此刻,大殿內一名白發蒼蒼的老者,畢恭畢敬的駐在唐馨盈身前,“公主,聖主命老奴前來告訴您,讓您百年內要想盡一切辦法,將當初皇甫聖宗祖師爺,在葬神深淵內得到的那柄神劍弄到手。”

唐馨盈緊蹙的娥眉,逐漸伸展開來,美眸中流露出堅定之色,“你回去告訴我父皇,我不會讓他失望的。不僅神劍是我們唐尊聖朝的,還有隕神峽穀這處寶藏,也會是我們聖朝的!”

“嗯,如此甚好,那公主多加保重,老奴先回聖朝了。”那老者恭敬無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