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譚雲徹底怒了!

他決不允許,公孫陽春碰自己徒兒一根手指!

至於什麽宗主命令的他,代表功勳長老參加大比之事,完全是他信口開河!

現在,譚雲沒有別的想法,隻想保護沈素冰!

公孫陽春看著譚雲,怒極而笑,“哈哈哈哈!你一個小小的弟子,竟敢當眾頂撞本首席!此乃死罪!”

“還有,若真是宗主有令,那宗主為何不告訴本首席?一看你就是一派胡言!”

“今日本首席宣布,將譚雲當眾處死!”

聞言,譚雲想到靈獸袋內的弑天魔猿,他雙目赤紅,怒視公孫陽春,“公孫陽春,你想殺我,你恐怕沒那個本事!”

“大膽孽障,受死!”公孫陽春話音甫落,溘然蒼穹中,響起一道沉喝,“公孫首席,你若有膽,不妨碰譚雲一下試試!”

聞言,公孫陽春和所有人猛然昂視蒼穹,但見不知何時宗主澹台玄仲,淩空而立於道場上空!

“屬下叩見宗主!”公孫陽春額頭上冷汗直流,當即跪下!

“屬下叩見宗主!”唐馨盈、沈素冰,等所有長老、執事紛紛叩拜。雅文吧

此刻,偌大的時空道場中,隻有譚雲一人未跪!

“嗖!”

澹台玄仲身影一閃,便出現在高台上,“剛剛譚雲說的很清楚了,是本宗主讓他代表功勳長老,參加丹術大比的,怎麽?你連本宗主的旨意也敢違抗了?”

“屬、屬下……不敢!”公孫陽春哆嗦著身體,一顆顆豆大的汗珠滑落了臉頰,顫聲道:“屬下隻是覺得這麽大的事,從一個弟子口中說出來,很值得懷疑,屬下這才不信的。”

“難道本宗主,對弟子下什麽命令,還得經過你的同意不成?”澹台玄仲淡淡的言語中,充斥著蕭殺之意。

“屬下不是這個意思。”公孫陽春噤若寒蟬。

澹台玄仲稍加沉默後,冷然道:“好了起來吧。”

“是宗主。”公孫陽春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瑟瑟發抖的起身。

這時,譚雲額頭上也布滿了細膩的汗珠,要知道冒充宗主旨意可是死罪!

澹台玄仲仿佛看穿了譚雲的內心,登時,一道蘊含著溺愛之音,從譚雲腦海響起,“你小子膽子可不小,都敢假傳我的旨意了。”

譚雲渾身一抖時,腦海中又響起澹台玄仲笑聲,“你別怕,本宗主不會怪你,畢竟剛剛的情勢,本宗主一直看在眼裏。隻需一次,下不為例!”

聞言譚雲點了點頭。對澹台玄仲又多了幾分感激。

此刻,澹台玄仲朝所有人擺手,讓眾人起身後,又看向公孫陽春,淡淡道:“你現在告訴本宗主,那譚雲替功勳長老得到的獎勵,算還是不算?”

“還有你徒兒輸給譚雲的一座上品靈礦,給還是不給?”

“算數!當然要給!”公孫陽春忙不迭道。

澹台玄仲笑著點了點頭,繼而,看向譚雲,大大讚賞道:“好,年紀輕輕已經是聖階尊丹師,乃我皇甫聖宗之福!”

“說吧,要什麽獎勵,本宗主一律答應!”

此刻,多數人羨慕嫉妒恨的看著譚雲。

譚雲若有所思,躬身道:“宗主,弟子真的要什麽獎勵都可以嗎?”

“可以!”澹台玄仲語氣肯定。

譚雲眉頭緊鎖,陷入了短暫的沉默後,一開口令所有人為之一愣。包括澹台玄仲亦是如此!

“回稟宗主,弟子知道整個仙門中,共有四十二個小秘境,除了仙門九脈外,還有三十三個供給仙門弟子試煉的小秘境。”

“弟子想請您獎勵弟子一個!”

眾人難以置信的看著譚雲,這獅子大開口啊!居然要一個小秘境!

澹台玄仲愣了又愣,審視的看著譚雲,並未拒絕也未答應,而是問道:“你要一個小秘境作甚?”

譚雲躬身道:“回稟宗主,這和您說過給弟子一個最大的獎勵有關,您能否把未賜予給弟子的獎勵,讓弟子換成一個請求。”

“你不妨先說來聽聽。”澹台玄仲依舊審視譚雲。

“是宗主!”譚雲恭敬道:“自我功勳長老進入仙門丹脈以來,處處被其他長老嘲諷、譏笑、羞辱。”

“弟子是功勳長老一手培養起來的,所以弟子,想用您還未賜予弟子的獎勵,換成請求您,允許功勳長老帶領弟子脫離丹脈,在小秘境中另立門戶!”

此話一出,全場震驚!

紛紛暗道譚雲好大的野心,竟然破天荒的提出,要自立門戶!

宗主會同意嗎?在所有人看來定然不同意!

道場外的澹台仙兒,好奇的看著譚雲,忽然覺得這個譚雲,和其他男子的確有些不同,無論是氣勢,還是膽魄,都不同……

“另立門戶……另立門戶。”澹台玄仲喃喃自語過後,看向譚雲,“你要知道,這不是小事,這可是要改變仙門目前九脈鼎立格局的大事。”

“本宗主必須慎重,不能因為功勳長老受了委屈,就要答應你。”

“當然,也不是不可以,但你要給本宗主理由。”

“一個讓本宗主必須同意的理由,一個讓本宗主無法法拒絕提案!否則,本宗主斷然不會同意。”

澹台玄仲嘴上這般說,實則,在他心中已有了為人所不知的算計……

聞言,譚雲沉默良久,擲地有聲道:“回稟宗主,弟子以人頭擔保,隻要給功勳長老百年時間,她會成為名符其實的功勳長老!”

“弟子保證七年後,仙門十脈大比,她門下會有弟子成為仙門十脈弟子最強者!”

“同樣弟子以性命擔保,最多百年內,她門下弟子的整體實力,將會是仙門十脈最為強大的存在!”

聞言,澹台玄仲臉上浮現出一抹笑意,“好,有誌氣,有理想有報複!”

“譚雲,你如此誇下海口,你可得說話算數!”

譚雲躬身道:“第子說話算數!”

這時,澹台玄仲餘光瞥視了一眼,猶如置身夢境的沈素冰,接著,一道冷漠之音傳入譚雲耳中,“譚雲,你是本宗主極為青睞的人,有些事本宗主得告訴你。”

“沈素冰很有可能是奸細!”

聞言譚雲嘴角勾勒出一抹弧線,旋即,若有所思道:“宗主,有一些話,弟子能否單獨和您稟明?”

“可以。”澹台玄仲右手一揮,頓時,布置了隔音結界後,看向譚雲,“說吧何事?”

譚雲仿佛想到了什麽,眼神中流露出一抹傷感,“宗主,您可是沈天賜曾經的師兄?”

“你怎麽知道!”澹台玄仲頗為詫異。

譚雲如實道:“宗主,因為弟子認識沈天賜,而沈素冰便是他的獨女。”

“什麽!素冰是我師弟的女兒!”澹台玄仲渾身一震,情緒無比激動!

他無數次離開宗門,前往天罰山脈那世外桃源般的秘境內,去看望過沈天賜,可他從來沒有聽沈天賜說過,他有一個女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