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漱!”譚雲右手死死地捂著胸膛,仰頭長嘶,“一切都是因為我曾經的仁慈,才造成無數人因我而死!”

“血海深仇,不共戴天……不共戴天!”

“啊!!”

譚雲雙拳緊握,淚流滿麵的一幕,令穆夢囈、鍾吾詩瑤、薛紫嫣,感到心痛。雅文言情

知道譚雲過去的三女,清楚定是那座鎮魔神塔,深深地觸動了譚雲。

冰雪聰明的她們,能猜出譚雲口中的東方玉漱,和鎮魔神塔有關,否則,譚雲不會眺望著鎮魔神塔而情緒失控!

反觀皇甫鈺、皇甫聽風、羅樊、田香等三千多名弟子,皆愣住了。接著,一股不祥的預感自心底油然而生,心想譚雲是不是被某種力量控製住了?以至於才莫名其妙的落淚嘶吼?

“譚賢弟,你怎麽了?”

“譚師兄……您怎麽了……”

“譚師兄,您到底怎麽了?您不要嚇我們啊!”

“諸位小心,隕神森林有古怪!”

“……”

在眾弟子擔憂譚雲時,皇甫鈺一閃而逝,出現在譚雲麵前。

她紅潤著眸子,雙手抓緊譚雲雙肩用力搖晃著,焦慮道:“譚兄,你醒醒!你醒醒啊,你別嚇我!”

聞言,譚雲停止了落淚,他的目光依依不舍的從鎮魔神塔挪開,接著,佯裝一副迷茫的樣子,看著身前的皇甫鈺,“我方才怎麽了?”

“呃……”皇甫鈺錯愕,“譚兄,你剛剛突然喪失理智了,還口口聲聲叫著東方玉漱呢!”

“東方玉漱?我不認識。”譚雲搖了搖頭,旋即,驀然回首,掃視著眾人,“諸位,隕神森林有古怪,你們要集中精神,否則,恐怕會和我一樣。”

“是譚師兄!”眾人應聲時,譚雲看著穆夢囈、鍾吾詩瑤、薛紫嫣疑惑的眼神,若有所指道:“回頭再和你們具體說。

三女聞言,自然知曉譚雲的意思是,有時間會告訴自己,他口中東方玉漱是誰。

隨後,譚雲駕馭靈舟,朝鎮魔神塔一邊緩緩飛去,一邊釋放靈識籠罩著下方茂密的森林。

倏然,譚雲瞳孔皺縮,但見五十裏下方茂密的森林中,一片片古樹爆碎之際,一束粗達十丈的金色光柱,帶著恐怖的威能,洞穿了虛空,朝靈舟轟然而來!

“所有人快逃離靈舟,快!”譚雲厲吼間,左手抓住了身前的皇甫鈺,右手抓住穆夢囈,施展鴻蒙神步,瞬間攀升兩千丈虛空,足踏飛劍而立!

南宮如雪、鍾吾詩瑤等弟子們,得到譚雲命令後,第一時間禦劍騰空緊隨譚雲而去!

“砰!”

“轟隆隆——”

“咻咻……”

伴隨著驚天巨響,那粗達十丈金色光柱,轟擊在靈舟上時,堂堂下品亞尊器靈舟,在金色光柱攻擊下脆弱的可憐,化為了漫天飆射的碎片,將下方一棵棵樹木洞穿!

俯視著下方的一幕,包括譚雲在內所有人,感到後背涼颼颼的。同時確定,那攻擊根本不是煉魂境大圓滿所能擁有的!

“哈哈哈哈……譚雲,本少主又和你見麵了!”

一道殘影從森林中迸射而出,化為足踏飛劍的汝嫣辰出現在虛空之中,一臉譏笑的與譚雲遙遙相視。

“咻咻咻……”

隨即,一千九百多名永恒仙宗弟子,殺意凜然的足踏飛劍,從森林中一湧而出,懸浮在汝嫣辰身後。

譚雲探出一根手指,指著汝嫣辰,緩緩擺了擺,“我不想和一個吃過屎的人說話。”

此話一出,汝嫣辰氣得咬牙切齒!

八個月前,譚雲讓強迫他吃靈獸糞便一事,是他心中的痛處!亦是有生以來最大的恥辱!

汝嫣辰目眥盡裂,正欲開口時,譚雲突然冷嘲道:“方才是哪個孽畜偷襲老子?現在給老子滾出來受死!”

“無知的螻蟻,口氣倒是不小!”

虛空震蕩中,一名金發少年自汝嫣辰身前憑空而出,足踏虛空而立。

金發少年,並未立即動手,他一雙金光四射的眸子,蔑視著譚雲。

少年風輕雲淡的探出一根手指,指著譚雲、穆夢囈、薛紫嫣、鍾吾詩瑤、皇甫鈺,毋庸置疑道:“你們五人立即束手就擒,本尊可以讓你們多活一會兒。”

“其他的一群螻蟻立即自裁,別讓本尊說第二遍,否則,你們會死的很慘。”

這時,譚雲凝視著金發少年,看似不露聲色,實則,心跳一聲重過一聲,“我看不出他修為,他的金瞳並非人類眼睛!它定是境界比老猿還高的五階妖獸!”

“若是五階初生期、生長期,老猿並不懼,可若是五階成年期,老猿就有些危險了!”

在譚雲暗忖時,他身後的眾弟子,被金發少年盯得心裏發怵。不過一想到譚雲的靈猿,他們又底氣十足了!

然而,譚雲隨後的舉動,令所有人膽戰心驚、驚慌失措!

譚雲猛然回首望著眾人,大吼道:“它不是人類,它是五階靈獸!快逃!”

一句“它是五階靈獸”震得皇甫聖宗弟子們腦海嗡嗡直響時,譚雲再次咆哮道:“都逃啊!”

“咻咻咻……”

眾弟子這才紛紛禦劍逃命!

穆夢囈、鍾吾詩瑤、薛紫嫣、公孫若曦、皇甫鈺,禦劍逃出百丈時,神色恐慌回首看著,並未逃命的譚雲,正要開口時,譚雲厲聲道:“聽我的話,逃!!”

幾女知道不是婆婆媽媽之時,便不再多言,禦劍接著逃命!

看著眾人逃命的一幕,金發少年冷視譚雲,“既然不束手就擒,那就給本尊統統去死!”

說著,金發少年,雙掌朝隔空推出,目光狠戾,大吼道:“金焰焚天!”

“嗚嗚——”

頓時,一道寬達百裏的金色火焰,在金發少年前方憑空而出,宛如金色浪潮瞬間吞沒了譚雲,接著朝譚雲身後逃命的穆夢囈等人,極速澎湃湧去!

金色火焰駭浪所過之處,下方那山嶽般的一片片古樹,瞬間焚為虛無!由此可見,金焰焚天的威力之強!

且速度之快,至少是逃命中弟子速度的十倍之巨!

顯然,皇甫聽風等三千多名弟子,根本無法逃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