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48章 你這個小賤人

裝潢雅致,擺放著各種名貴藝術品的大廳內,此時全是一股子煙味和紅酒混合的難聞氣味。

王邵華脫了西裝,隻穿一件單薄的線衫,就這麽坐在茶幾前的地毯上,一手拿著煙,一手拿著酒瓶,口中不停地吞雲吐霧,衣服上也全是灑落的酒水汙漬。

顧彩英走到男人麵前,幽幽歎了口氣,幾分疲憊地道:“我竟然從來不知道,你會抽煙……十多年的夫妻,我竟然這麽不了解你。”

仿佛沒聽到女人的話,王邵華繼續抽著煙。

“邵華……你清醒一些吧,我們好好談談,我可以原諒你,乘著你還沒走到死路上,我們一起渡過這個難關,好不好?”

王邵華揚起頭,醉眼惺忪的眼皮眨動著,諷刺地咧嘴笑道:“怎麽,你是來嘲笑我,還是來可憐我?”

“十多年夫妻,你難道看不出來我說的是真心話嗎?”顧彩英失望地道。

“我隻知道,現在誰也別來煩我……你走開!”王邵華不耐煩地一甩酒瓶。

顧彩英搖搖頭,緩緩蹲下身來,伸手過去,把王邵華手裏的酒瓶拿走。

王邵華的身體很疲軟,顫抖著想要抓緊,卻沒抓住,狼狽地一探身,趴在了地毯上。

“別喝了,你應該清醒一些,晴兒很擔心你”,顧彩英勸道。

“把酒給我!”王邵華兀得勃然大怒,睜著滿是血絲的眼睛,朝著顧彩英一聲怒吼:“我不用你可憐!!沒有人可以憐憫我!!”

顧彩英身子一顫,眼中朦上一層水霧,抖動著嗓門,“你……你吼我?我認識你快三十年了……你從來沒有這麽凶地吼我……你甚至都沒有對我發過一絲脾氣……這次我做錯了什麽?你竟然要這麽凶我!?”

王邵華盯著女人的雙眸,似乎也露出了掙紮的神色,感到彷徨,後悔,沮喪,可更多的,卻是歇斯底裏無法壓抑的痛苦……

“那你就好好記著……這就是真正的我!你以前認識的王邵華,隻是一個騙子……現在凶你的我,這個沒用的廢物!偽君子!隻會對女人發脾氣的王八蛋!才是你嫁的男人!!你給我滾!!!”

王邵華嘶吼著喊完,用力一把奪過女人手上的酒瓶,再度仰頭“咕咚咕咚”灌了起來。

顧彩英怔在那兒,過了許久,悲傷心痛之中,也冒出了先前克製著的憤怒。

“哼……”顧彩英怒極反笑,淚眼婆娑道:“你用病毒傷害我,利用我來奪取小飛的同情,用我去拉攏他……我可以理解你,理解成是王家的老人們對你施加的壓力,你是迫於無奈……

可難道這件事從頭到尾,你就對我沒半分,哪怕一分的愧疚嗎?你到現在,一句‘對不起’都不說,反而在這裏酗酒發酒瘋,還吼我?

王邵華,你如果想自己一個人這麽頹廢下去,那就隨你的便,我不管你了!

不過你以後再也別想試圖用我來拉攏小飛……我寧可這輩子不認這個兒子,也不會因為我,讓他被你們利用!!”

顧彩英傷心欲絕地咬了咬牙,轉身走回樓上,她此刻連一眼都不想多看這個男人。

王邵華見女人這就走了,一扭頭,壓根懶得多管,繼續大口大口地抽起了煙。

而在二樓上,看著這一幕幕發生的王紫晴,早已經全身無力地坐倒在地板上,靠著欄杆,嚶嚶啜泣。

……

翌日清晨,天瀾山莊。

方雅柔與往常一樣,拿著幾件給林飛烘幹折疊好的衣物,來到男人的臥室門口,推門而入。

她剛要喊林飛起來下去吃早餐,可剛一推開門,就見到了讓她麵紅耳赤的一幕。

隻見謝盈盈正*地展現著她白玉般瑩潤的身子,如一隻樹袋熊般緊緊抱著男人,覆蓋在林飛身上方。

而兩人的下麵關鍵之處,正進行著人類最原始的某種運動,深深地結合在一起……

因為角度是斜著看過去,方雅柔甚至能清晰地看到那裏正在流淌出來的涓涓溪流,半張床單也已經顯得濕淋淋一片,顯然兩人已經進行了一場持久戰……

“呀,柔柔,難怪小飛飛會選你當妻子,一大早就開始做家務了,好貼心啊”,謝盈盈絲毫不在意被撞見,還很肆無忌憚地繼續扭動自己的豐臀,讓那結合之處發出陣陣**與碰撞摩擦的聲音。

林飛也沒想到方雅柔這麽大咧咧的不聽仔細就進來了,不過女人恐怕也想不到,他會跟謝盈盈從昨晚一直大戰到清晨。

兩人都是不需要睡覺的主,而謝盈盈剛嚐到魚水之歡的滋味,頗為迷戀,反正一邊享受一邊增進修為,她就索性癡纏了一晚。

林飛已經把謝盈盈當自己的女人,自然不會對她像第一次那般粗暴,所以謝盈盈雖然不知道去了多少回,可依舊能恢複地過來,顯得人比花嬌,越來越滋潤。

“你就別故意惹柔柔生氣了,老實點”,林飛用力捏了謝盈盈的屁股蛋一把後,身子一翻,把女人壓在了下麵,頗為不舍地從女人的身體裏收回了寶槍,從床上爬起身來。

“差不多了,都一晚上了,洗個澡下樓去吧”,林飛回頭對一臉火紅的方雅柔道:“柔柔,我跟盈盈在練功呢”。

方雅柔見林飛一臉從容的表情,都懷疑自己是不是看錯了,練功?有這麽練功的麽!?

“哼,不用找理由,我知道你們都不要臉,一大清早就盡做壞事,隨你們便!”方雅柔氣呼呼地把疊好的衣服往林飛身上一拋,扭身就跑了出去。

該死的,自己應該仔細聽清楚動靜再進來的!

方雅柔心裏念叨著,可又覺得不甘心,自己憑什麽要讓謝盈盈那女人占據主動?難道自己在這個家裏的地位還不如她?

一想到這裏,方雅柔就從樓梯口站定,深呼吸了兩口氣,咬咬牙,又轉身走回林飛的房間。

林飛正苦惱這下會不會把方雅柔惹怒了,畢竟自己考慮不周,折騰了一整晚確實有點過分了。

不過沒等他想好怎麽討女人歡心,就見方雅柔又氣勢洶洶地跑回了自己房間,一雙明眸瞪大著看向自己。

“柔柔……你怎麽又回來了?”

方雅柔二話不說,突然從口袋裏掏出已經準備好的手機,對著床上渾身沒穿任何布料的謝盈盈就是一通猛拍!

“喀嚓喀嚓……”

相機的聲音連續響了七八下,在床上舒展身段的謝盈盈才反應過來怎麽回事。

“喂!!方雅柔!!你住手!!!”

謝盈盈猛地驚醒,於是乎大喊大叫,跟瘋了一樣從床上撲下來,要從方雅柔的手裏奪走手機!

若是以前的方雅柔,必然是被謝盈盈一抓一個準,但如今方雅柔已經有修煉過一段日子,雖然與謝盈盈相差甚遠,也已經具備一定逃跑能力。

一個簡單的後撤步,方雅柔躍出了房門,來到二樓欄杆上,穩穩用輕功站住。

謝盈盈身上沒傳衣服不說,還到處是男女*留下的痕跡,可不敢這麽走出去,於是隻能在門口站定,看著外麵的方雅柔幹著急。

方雅柔搖晃了下手上的手機,得意地一笑,“謝盈盈,你這麽喜歡大清早地脫,我就給你拍照留念,下次再看到你一大清早在這兒‘練功’,我就發到京城幾個姐妹的朋友圈裏去!”

謝盈盈一聽,氣得直跺腳,“方雅柔!你……你不學好!!你這個小賤人!!!”

“哼,你的那點老底,我一清二楚,你自己好自為之”,方雅柔說著,又目光銳利地射向一旁的林飛,“還有你!再敢讓我看見你和這女人一起睡,我就跟大伯去說你欺負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