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水鎮上,隨著年關臨近,做生意的商人們陸續離開,漸漸變得冷清起來。雲來客棧門前,看著店裏的夥計們掛起大紅燈籠,李昂怔怔地站定,自從上輩子參軍以後,他就好像再也沒有過年的印象。

“記不得了啊!”李昂忽地走到了那些夥計中,和他們一起掛起了燈籠。

風四娘從店堂裏走出來,看著和夥計們說笑,掛燈籠的李昂,自言自語了起來,“老娘不是看花眼了吧!”

“風老板,看什麽呢?”李政不知什麽時候到了風四娘身邊。

“看男人唄!難道這裏除了老娘,還有其他女人不成。”風四娘頭也不回,看著遠處掛燈籠的李昂道。

“原來風老板在看李都尉啊!”李政笑了起來,搖著頭嘖嘖道,“嗯,李都尉不是冷冰冰的模樣還真…”

“去你爹的,你哪隻眼睛見到老娘在看他了。”風四娘不待李政說完,已是轉過身封住了他接下來的話。

聽到風四娘的聲音,李昂回頭看去,隻見風四娘看到他之後,朝他瞪了一眼,像風一樣地進了客棧。

“女人。”李昂搖搖頭,轉過身繼續掛起了燈籠。

“你喜歡那頭母老虎。”和風四娘擦肩而過的徐燕然到了李政身邊,看著他,笑了起來。

“你在和我說笑話嗎?”李政轉過頭,盯著徐燕然問道。

“就算我講了一個不好笑的笑話。”徐燕然避開李政冷下來的眼睛,看向了遠處的李昂,“淵字旅的人已經住進了店,不過好像還沒找他。”

“淵字旅到底有沒有找他,可是說不準的事。”李政搖搖頭道,“鎮撫司的的貨到了,突厥人也差不多該來了,我現在隻想知道來的究竟是不是他們的武神。”

“不管來的是誰。”徐燕然冷笑了起來,“都別想活著離開。”

“這句話說得好,不管來的是誰。”李政也冷笑了起來,“都別想活著離開。”

店堂內,岑籍看著門口冷笑的兩人,不由渾身打了個寒磣,回頭道,“老板娘,那兩人笑得好嚇人。”

“哼,兩隻笑麵虎,都不是好貨,不知道哪個倒黴鬼要被啃得連骨頭渣子都不剩了。”風四娘掃了一眼客棧門前,也去掛燈籠的兩人,冷聲道。

鎮子東頭,一幢不大的清淨宅院裏,韓擒豹和花滿堂,坐在天井裏,吃著小麵。“你的手藝有進步。”吃了一口麵,韓擒豹品了會兒,自語道。

“太安靜了。”花滿堂放下碗,看著頭頂灰蒙蒙的天,皺眉道,“那些突厥人什麽時候到?”

“要是消息不差的話,三天後到,正好是除夕。”韓擒豹答道,吃起了麵。

“咱們就呆在這裏等?”花滿堂的眉頭皺得更緊,“錦衣衛都和東廠聯手了,鎮撫司姓劉的這次死定了…”

“不要小看朱亭,他為了扳倒劉廉,保住鎮撫司,可以連自己的命都不要,你以為他會讓魏宗道和曹少欽趁火打劫嗎?”韓擒豹放下麵碗,淡淡地說道。

“姓李的和姓徐的是魏宗道和曹少欽的頭號心腹,他們兩個裏麵要是死了一個,你說魏宗道和曹少欽會不會翻臉。”

“這個朱亭還真毒啊,死了都要算計一把。”花滿堂想了想,歎道,“可惜鎮撫司不是他掌權,不然哪有這麽多檔子事!”

“他的確可惜了。”韓擒豹也歎了口氣,“要不是姓劉的想自立門戶,上頭也不會做得那麽絕。”

“還有三天啊!”花滿堂自語著搖了搖頭,端起麵碗,吃起了剩下的麵。

客棧裏頭,淵字旅第一隊的三個火長帶著麾下的好手,跟著彭程出了大門,直奔鎮南的一處隱僻小宅。

“這裏,這裏,這裏…各派兩個人盯著。”李昂在簡陋的圖上點著,看著彭程和三個火長道,“其他人跟我從正門進去,頑抗的,全部殺!”

“喏!”聽完李昂的布置,彭程和三名火長大聲應道,跟著李昂走向了小宅。

“上。”彭程點了麾下兩名身形高大的親兵,猛地撞開大門。接著十二名虎豹騎精銳,分兩路衝進了僻靜的院落。

屋頂上忽然響起了箭羽聲,一群白衣的漢子從雪裏起身,手裏持著連弩。不過他們隻射出一輪箭,就被外麵射來的強弩,紮成了刺蝟。

靠著廊道的柱子,李昂看向了彭程,“有沒有人受傷?”

“輕傷兩人,其他人沒事。”彭程答道,心裏不由佩服李昂的布置,那些外麵布下的哨點,等於替他們掃清了屋麵上的敵人,可比硬衝要高明多了。

“留個人,和他們守這裏。”李昂弓著腰衝向了內堂,身後是緊跟的彭程和八名虎豹騎。

看著十三個握刀的死士,李昂使出了黃泉教他的步伐,身子鬼魅地閃過,割斷了兩人的喉嚨。他的身手,讓後麵的虎豹騎暗驚不已,他們怎麽也沒想到這個看上去年紀不大的都尉殺起人來這般老道,倒像是個上了歲數,殺人如麻的老兵。

李昂衝向了書房,身後虎豹騎敵住了那些使鉤鐮刀的死士,隻有彭程仍緊緊跟著他。

一腳踢開書房大門,一柄透著寒氣的刀悄無聲息地到了李昂麵前,離眉心不過一寸。李昂折下腰,勘勘躲過奪命的刀鋒,這時他身後彭程橫刀架住了下切的刀鋒,李昂左手一撐地,腰腹一彈,人向前挺起,右手的短刀劃向了那使刀的人胸膛。

裂帛聲裏,那使刀的黑衣人往後疾步連退,雙手握刀,斜斜地指著兩人,身後,書架緩緩地吞噬著牆壁處開著的暗道。

“李都尉,你先去,他交給我。”彭程橫刀橫斜,對著那使刀的人,神色冷峻。

“你小心。”李昂看了一眼彭程,人竄向了快要關上的暗道。黑衣人猛地出刀,刀如電芒,斬向了李昂,想要阻他入暗道。

彭程跨步,一步到了黑衣人麵前,橫刀架住了下劈的刀鋒,他盯著黑衣人麵無表情的臉,冷冷道,“你的對手是我!”

轟地一聲,在暗道口關上的刹那,李昂衝進了暗道,墮入了黑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