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景花苑,東方昊楠的家。

“東方昊楠,你這是鬧的哪一出?”

姚芊蕁細細的盯著手中的報紙,語氣略顯生冷。

“我剛從俞荷楓那兒回來,她已經因為這件事質問我一番了,難不成你也想和我吵一架不成?”

對姚芊蕁,東方昊楠可就沒有對俞荷楓那樣好的態度了。

姚芊蕁一時語塞。

“媽媽,你在看什麽啊?報紙上有爸爸嗎?”

蘇小楠似乎是察覺到了現場的氣氛有些尷尬,湊至姚芊蕁的身旁,兩隻小眼睛直直的盯著報紙。

“還真的有爸爸哎,還有小楠,東方爸爸你快來看!”

蘇小楠興奮的蹦到東方昊楠的身邊,拉扯著東方昊楠,要東方昊楠和自己一起去看報紙。

“好吧,我不說什麽,那麽你是不是起碼該解釋一下,這到底是怎麽回事?”姚芊蕁退了一步,語氣相比初時,已經軟了許多。

隻是東方昊楠卻絲毫不領情,仍舊是一張鐵青的臉,寫滿了不耐煩。

“我惹小楠不開心了,她讓我鑽桌子,我就鑽了!”

“我早就跟你說過了,孩子不能這樣慣的,你怎麽就是不明白。是不是以後蘇小楠要天上的星星,你也去給她摘?”

氣急,姚芊蕁的語氣在不自覺間又加重了幾分。

“放心,我不會讓她變成你這個樣子的。”

一字一句,姚芊蕁都聽的異常清晰。

東方昊楠的話,刺痛了姚芊蕁的心。

“東方爸爸,你不乖,你答應我的,以後不和芊蕁媽媽吵架的,你看你又惹她不開心了,芊蕁媽媽不開心,小楠也不開心。”

公主開口,東方昊楠還能怎麽樣,隻得閉口不言。

姚芊蕁心下一喜,得意的瞅了東方昊楠一眼。想來,也隻有這個小妮子才能製得住他了。

深諳此理的姚芊蕁也嚴重意識到,要是想和東方昊楠緩和關係的話,就隻能討好蘇小楠。

“好了,小楠,媽媽沒事!你也別生東方爸爸的氣了,晚上你想吃什麽啊,芊蕁媽媽帶你去吃,好不好?”

“唔,我還想吃披薩,芊蕁媽媽帶小楠去嗎?”

蘇小楠暗思了片刻,淡淡的道。

姚芊蕁看了一眼東方昊楠,與之相視一眼,隨即笑道:“小楠,不是前幾天才去過嗎?老師有沒有說小孩子要多吃飯才能長個,老是吃披薩的話,對身體不好的哦!”

“可是披薩好吃,你剛剛才說我想吃什麽,你就帶我去吃的,這麽快你就反悔了!”

蘇小楠撇撇嘴。

姚芊蕁一怔,這個孩子怎麽這麽較真,自己不過是開開玩笑罷了,再說了,披薩本來就含有很多事物添加劑。

“你看這樣好不好,媽媽給你做飯吃,好不好?”姚芊蕁恬下臉來,極盡討好之力。

蘇小楠愣了愣,難以置信的道:“你會做飯嗎?我好像從來沒見你做過哎,一直都是保姆阿姨在做。”

這時候,就連剛剛吃癟後就不說話的東方昊楠也朝著姚芊蕁投來了懷疑的

目光。

做飯?

開玩笑。

姚芊蕁一直都是養尊處優的,別說是做飯了,估計大米是怎麽來的都不知道。

“我不會,可是我可以學啊!”

這話一說出口,姚芊蕁就開始後悔,非常的後悔,還真的是東西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說。

這下好,蘇小楠還真的興致高昂的等著姚芊蕁給自己做上幾個菜來,就連東方昊楠也在旁邊悠悠的坐著,似是在瞪等著一場好戲上演。

“好啊好啊,芊蕁媽媽要自己做飯給小楠吃,東方爸爸你聽到了嗎?”蘇小楠倒是很高興的樣子。

“那你去做飯吧,我先去玩遊戲!然後等你做完了再叫我們哦,要快哦,小楠有點餓了。”

說完,蘇小楠便拉著東方昊楠進了書房去玩遊戲。

從書房裏傳來的打鬥聲,異常清晰。

不就是一頓飯嗎?難道比鋼琴,比芭蕾還會難嗎?

這樣想著,姚芊蕁的心裏反而輕鬆了不少,先是叫來了保姆,詢問了做飯需要知道的最基本的常識。

“你要先係上圍裙。”

然後,保姆給姚芊蕁係上了胸前有一隻很大hellokitty的圍裙。

乍一看,倒是有模有樣。

“然後,您今天想要做什麽菜呢?原材料是要事先備好的。我直接去給你把飯煮了,這樣你就隻要專心學炒菜了。”

“什麽菜簡單好學?”

有這麽個活菜譜在這兒,還怕弄不好幾個菜不成。

“恩,我也說不清楚,素炒的青菜相對來說會比較簡單。”

盡管保姆講解的很有耐心,任憑姚芊蕁怎麽努力的聽講,最後也隻是一知半解。

“那你就教我炒青菜吧!”

保姆想了想,點了點頭。

也多虧了家裏的保姆勤快,在姚芊蕁拉開冰箱門的時候,才深刻的體會到有一個勤快的保姆,是一件多麽幸運的事情。

起碼,現在自己所需要的原材料都是夠了的。

“那我現在需要怎麽做?”

姚芊蕁麵帶無辜。

“摘菜,洗菜!”

“啊?”

“......”

此時,卻是喊天不應,叫天不靈了。自己埋下的禍根,還是得自己來解決。

在姚芊蕁差點沒將廚房弄的爆炸了之後,這場下廚體驗,也以失敗告終。

書房裏。

“爸爸,我肚子餓了,你說芊蕁媽媽講晚飯做好了沒有?”

蘇小楠擱下遊戲機,可憐巴巴的看著東方昊楠。

“走,我們出去看看,要是她還沒弄好的話,我們就出去吃,好不好?你覺得芊蕁媽媽會弄出什麽樣子的飯菜來?”東方昊楠饒有興致的對蘇小楠說道。

蘇小楠稚嫩的臉上露出一個邪邪的笑容。

“爸爸,我們打賭!”

東方昊楠詫愕,半蹲下身子。

蘇小楠將嘴巴湊至東方昊楠的耳旁,低聲耳語了些什麽。

“好!”

兩人來到餐廳,隻見滿滿的一大桌子的菜。

姚芊蕁正在餐桌旁,煞有介事的給兩人盛著飯。

“媽媽,你好厲害!”

蘇小楠嚷了一聲,隨即衝著東方昊楠使了使眼色。

姚芊蕁笑了笑,緊接著,也是得意的看向東方昊楠。那眼神,仿佛是在說,看吧,不就是一頓飯嗎?我姚芊蕁也給你做好了。

一家三口在餐桌旁坐定,姚芊蕁不停的給蘇小楠夾著菜。

蘇小楠倒也不急,慢慢的吃。時不時的瞅向東方昊楠,用隻有東方昊楠才看的懂的眼神。

“怎麽樣?媽媽做的飯好不好吃?”

蘇小楠不語。

東方昊楠亦是不語。

“怎麽了,不好吃嗎?要是不好吃可以直說,下次媽媽再改!”姚芊蕁故作輕鬆的道。

蘇小楠扒了一大口飯進嘴裏,砸吧了幾下。

待到嘴裏的飯都吞進了肚子裏,蘇小楠這才悠悠的道:“媽媽,這菜好好吃,就是怎麽吃著這麽像保姆阿姨做的呢?”

姚芊蕁麵色一沉,迅速的閃過一抹微紅,隻恨不能找個地洞鑽了進去。

“東方爸爸,你說媽媽會把菜燒焦的,看吧!還是我聰明,你是不是要帶我出去吃披薩呢?”

蘇小楠得意洋洋的。

東方昊楠淡笑,擱了手中的碗筷,柔聲道:“是嗎?可是你現在剛吃過飯哎,你還吃的下其他的東西嗎?”

“吃的下呀,你看小楠的肚子,還是癟癟的,我要吃披薩,我要吃披薩!”

蘇小楠說著,還煞有介事的將自己的衣服撩了起來,露出白色圓鼓鼓的肚子給東方昊楠看。

東方昊楠忍俊不禁,道:“小楠啊,你知不知道女孩子是不能隨隨便便在別人的麵前露肚子的哦!”

“就是,像什麽樣子。”

姚芊蕁總算找著了機會,當然要cha句話進來。

蘇小楠不屑的瞅了姚芊蕁一眼,滿不在乎的回道:“哼,我喜歡,我就喜歡,在說了,你們是我的爸爸媽媽,我又沒有隨隨便便當著誰的麵,你說呢!東方爸爸,我要吃披薩,你到底帶不帶我去啊!我要吃披薩,我要吃披薩。”

蘇小楠不停的嚷叫著,東方昊楠無奈,看了看姚芊蕁,淡淡的道:“小楠要吃披薩,我現在帶她去,你要去嗎?”

姚芊蕁一怔,要知道,這對她來說可真是破天荒的事情,通常的情況下,除了出席公司的宴會,必須要一家三口一同出場的場合,其他私人的時間裏,幾乎沒有過東方昊楠和姚芊蕁同時帶著蘇小楠出現的情況。

“芊蕁媽媽,你再不說話的話,我們就先走了哦?而且,這是東方爸爸和我打賭輸了的,我們早就說好了的,如果他輸了的話,就要帶我去吃披薩,還要帶上芊蕁媽媽,這都是我們說好了的。”

蘇小楠細心的勸慰道。

姚芊蕁頓覺心裏一陣暖流湧過,在這個看似和睦的家裏,也隻有在蘇小楠這兒,才能得到些許溫暖。

姚芊蕁愣了片刻,忙提了手提包,尾隨著東方昊楠和蘇小楠。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