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芊蕁淡淡一笑,想來這個抽屜裏應該是放了什麽重要的文件。心下暗忖著,須臾之後,姚芊蕁拿起了辦公桌上的內線電話,隨意撥了個號碼。

“喂,總裁,您今天不是休假嗎?”

“是我!”姚芊蕁沉聲。

“哦,少夫人!”

能夠不經過東方昊楠的允許就進入到東方昊楠辦公室的,除卻董事長夫人俞荷楓和小姐洛瑤之外,想來也隻有姚芊蕁了。

現在俞荷楓不管公司的事務,就連洛瑤也出國了,便隻剩了自己一個人。

秘書的稱呼給了姚芊蕁一個很明顯的提示,姚芊蕁愣了愣,接著問道:“總裁呢?”

“總裁說今天事情不多,就出去了!”

“你知不知道他去哪兒了?”

“不知道,總裁的行蹤向來不跟我們透露的,我也不知道他去哪兒了。”

難道真的是有什麽私事嗎?

他的私事,無非就是關於蘇筱愛的了。

“那總裁走之前,有沒有跟你交代些什麽?”

“沒有,他隻是交代了我,之前與董氏集團的合作項目要終止,至於為什麽,我也不是很清楚。”

東方與董氏合作的項目之前是由姚芊蕁親自負責的,就連策劃案也是自己提出來的。怎麽會突然終止,難道這其中有什麽變故嗎?

“為什麽會終止,總裁有沒有說清楚是什麽原因?”

“哦,聽總裁說的,好像不是我們這邊要終止的,是董氏的總裁董寒提出的終止合同。”

這份協議的違約金可是三百萬。董寒是瘋了吧!

“好了,沒你什麽事了。對了,你知不知道總裁辦公桌下上了鎖的抽屜裏放的是什麽?”

姚芊蕁裝作漫不經心的問道,得到的卻是意料之中的答案。

“對不起,少夫人,我不知道。因為沒有經過總裁的允許,我是不能私自進入他的辦公室的。”

姚芊蕁稍稍點頭,隨即便斷了電話。

陽光已經偏到了辦公桌上,曬得桌麵微微發熱。

姚芊蕁仰頭倚靠在靠背上,雙眼微閉。

東方昊楠究竟去做什麽了?洛瑤的所作所為,他定然是知道的。那份合作方案,是自己親自提出來的,當時也是得到了兩

大公司的認可,怎麽會突然終止的,更重要的是,東方昊楠竟然都不告訴自己一聲。

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麽,姚芊蕁驀地睜開了雙眼,快步回了自己的辦公室。

開電腦,翻資料,幾乎是一氣嗬成。

上一月,公司的所有財政情況都在電腦的報表裏,整個公司也僅此一份。如果自己現在將這份報表毀了的話,東方集團就將毀於一旦了,到時候所有的股票下跌,公司赤字,估計東方昊楠就回天乏術了。

嗬嗬,可是怎麽會這麽容易。

想著,姚芊蕁的臉上竟自浮現出淡淡的笑容,深意不明。

又過了片刻,姚芊蕁慢慢的起身,行至窗戶旁,陽光灑在身上,全身便滋生一股暖意。

拿起了手機,不緊不慢的翻了翻通訊錄。

手指停在了俞荷楓的位置。

輕輕一點,電話便撥了出去。

“喂,芊蕁啊!”

“喂,媽,您在做什麽呢?”姚芊蕁眯著眼,淡笑道。

俞荷楓將手中最新的財經報擱置在腿上,麵上浮現出欣慰的笑來,淡淡的道:“我啊,在家裏沒事做,正看報紙呢!你呢,今天公司不忙嗎,怎麽會想起來給我打電話,東方昊楠呢?”

“他呀,我也不知道去哪兒了。反正我也不敢管他不是!”姚芊蕁故作委屈。

“他的脾氣不好,你呀,多體諒一下。要是實在沒事的話,就帶著小楠到我這裏來玩玩吧!反正我一個人在家,也沒有什麽樂子可尋的。你們來了,至少我也有個伴不是。”

姚芊蕁心下暗喜,卻麵不改色。

“媽,您是不知道,之前東方昊楠對我不冷不熱的,我也就算了,就當是看在孩子的麵子上,我不跟他計較。可是您知道嗎?他最近是越來越過分了,您是不知道,他都把那個女人帶回家裏來了。”

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姚芊蕁故意撇著嘴,言語間帶著些哭腔。

俞荷楓麵色一沉,忙握緊了電話,道:“哪個女人?”

“就是東方昊楠以前的那個未婚妻,您還記得嗎?後來因為殺人入獄的那個。那個叫什麽來著,哦,蘇筱愛......”

果然是她,早知道東方昊楠會對她念念不忘,當初就應該做的更絕一些,也省的這

個女人死死糾纏著不放。

“東方昊楠把蘇筱愛領回家了?”

“是啊,我也不知道是怎麽回事,今天一早我起床就看見蘇筱愛站在我家門口的,然後一問,她說是來我家當保姆的。這哪是保姆嘛,明明就是給了我個下馬威嘛,偏偏這個女人一臉善良本分的樣,就連小楠也被她迷得團團轉呢!我真怕時間久了之後,小楠都不肯認我這個媽媽了。”

“芊蕁啊,你別擔心,這不是還有我嗎?要不這樣,你今天帶著小楠回我這兒來吃晚飯,到時候就別回去了,你不是說東方昊楠沒在嗎?也省的那女人耍什麽花招了!”

一語中的,正戳中了姚芊蕁的心坎處。

姚芊蕁淡笑著,連忙說道:“恩恩,有您這句話我就放心了,我現在還在公司,一會整理些文件,忙完了就會回去了。”

“對了,最近公司的情況怎麽樣?”

雖說早已將自己的大權轉讓,但是說到底還是不太放心的。東方昊楠年輕氣盛,還有太多的潛規則他不曾知曉。

比如,蘇筱愛這個女人。

“沒什麽大的問題,你知道,我隻負責財務這一塊,我隻能說財政收支很正常,沒有什麽遺漏的現象,自然也不可能出現誰挪用公款,或者做假賬的了。”

姚芊蕁心隨著一緊。

“哦,那就好,那我就放心了。行了,我本來不該問這個問題的,還是忍不住問一下。對了,你什麽時候回來,就給我打個電話。”

“好的,好的,我到時候就帶著小楠去您家,省的在家裏看那個女人礙眼,我又沒有辦法趕她走。”

說話間,姚芊蕁就勢又要哭出來。

“行了,別哭哭啼啼的了,有問題解決問題就是了,光靠哭有什麽用。”

俞荷楓不耐煩的怨道。

姚芊蕁立時收斂了些,淡淡的道:“恩,知道了,媽。那您先忙,我等小楠放學就過去。”

“路上開車小心點!”

“恩呢,好的!”

等著俞荷楓掛斷,姚芊蕁的嘴角已經迫不及待的上揚,勾起一絲邪魅的笑容。

就算是我得不到的,我也不會讓別人得到。

心念及此,右手不自覺的握緊了拳頭,就連指甲嵌進肉裏也未曾察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