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筱愛一怔,倏地仰起頭,迷離著雙眼循著聲音望去。

“你們放開我媽媽,你們放開她!”

蘇小楠迅速的衝上前,將蘇筱愛身旁的幾個人推開。事實上,並不是因為蘇小楠的力氣有多大,不過是在場的人都認識這個小女孩罷了。東方集團的小千金,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夠惹得起的。

“小楠,媽媽等你這一句等了好久了!”

蘇筱愛氣若遊絲的一聲之後,便暈了過去。迷迷糊糊中,聽見蘇小楠在不停的叫著媽媽,如果這是夢,便是死了也值了。

“媽媽......”

蘇小楠哭著叫著,見蘇筱愛沒有一絲反應,無奈之下,隻得求助於身旁的人。

“叔叔阿姨們,你們能不能幫我打一下120,我會讓東方爸爸好好的報答你們的,好不好?我剛和筱愛媽媽相認,我不能讓她有事,小楠求你們了!”

小孩子稚嫩的聲音,伴隨著些哭聲。

在場的人一陣麵麵相覷,竟也開始動容。

有好心的人真的撥打了120,小楠又借了旁人的電話給東方昊楠撥了電話,隻是電話在關機狀態。蘇小楠也就放棄了。

於是,醫院裏便出現了這樣一副場景。

一個五歲的孩子守在醫院的長廊,雙目緊緊的盯著急診室的大門。麵上還依稀可見被風幹的淚痕。

不知道過了多久,蘇小楠蜷縮在牆角,沉沉睡去。麵上略顯疲色。

當醫生從急診室出來,見著這個小孩子時,竟是無奈的搖了搖頭,而後從自己的身上脫下了白大褂,蓋在了蘇小楠的身上。

這家醫院是東方家投資建造的,醫院上下對蘇小楠自然是再熟悉不過的。要是換了別的人,怕是不予理睬的。

“醫生,你看這個女人跟小楠會是什麽關係,蘇小楠會這麽奮不顧身的將她送到醫院來。也虧得她送的及時,要不然,怕是這個女人早就死了。”

醫師助理顯得有些多嘴。

也是助理這些話驚了蘇小楠,隻見蘇小楠砸吧砸吧嘴巴,而後便睜開了眼睛。

“醫生,筱愛阿姨怎麽樣了

?”蘇小楠忙站起身,怔怔的看著醫生。

“小楠,筱愛阿姨沒事了,她現在正在休息呢,已經轉移到普通病房了。你爸爸呢,為什麽隻有你一個人送阿姨來這兒呢?要你爸爸來,才能給筱愛阿姨辦住院手續啊!”

蘇小楠才不知道什麽手續不手續的,對她來說,隻要蘇筱愛沒事,便是最大的幸事。

“我給東方爸爸打電話了,可是他不接,我隻記得住他的號碼。醫生,你能不能幫我聯係一下東方爸爸,或者我奶奶也行。筱愛阿姨睡著了嗎?我現在可不可以進去看她呢?”

人小鬼大的樣子,讓人無法相信蘇小楠不過是個五歲的孩子。

醫生與助理對視了一眼,這才看向蘇小楠,柔聲道:“小楠,你怎麽會一個人在這兒?你爸爸呢?”

“我打電話給我爸爸了,可是他關機的,我想他應該是在外麵找我。”小楠一本正經的回道。

醫生淡然一笑,輕撫著蘇小楠的頭,輕聲道:“那小楠現在要進去看看筱愛阿姨嗎?伯伯去替你聯係你爸爸,好不好?”

蘇小楠聽醫生這麽一說,立時麵露喜色,忙道:“謝謝伯伯,那我進去看阿姨了。”

說著,蘇小楠便興高采烈的進了病房。

“小李,你去聯係東方昊楠,我辦公室有他的聯係方式。如果是在聯係不上她爸爸的話,就打電話給俞總。就說蘇小楠現在我們醫院,如果他們誰有時間的話,就來我們醫院幫蘇小楠辦一下手續。”

助理會意的點了點頭,正欲轉身離去,卻又被醫生給叫住了。

“對了,一定要禮貌一點,知不知道?態度要好一點。”

助理雖不太明白醫生的意思,但是既然他說了這樣的話,相信自然有他的道理。便也不再多問。

卻說蘇小楠一人進了病房,遠遠的便見蘇筱愛一人躺在病床上,睡的很安詳的樣子,隻是麵色一如初時的蒼白。

蘇小楠小心的走至病床邊,兩隻手搭上床沿,靜靜的看著蘇筱愛。

“媽媽,我隻是出來散散心而已,我討厭東方爸爸,為什麽他會說出那樣的話來,為什麽他會說不

要小楠了?”

心裏這麽想著,嘴唇輕微的蠕動了幾下,到了嘴邊的話,卻是怎麽都說不出口。

“媽媽,我相信不管你們做什麽事情,都有你們的苦衷,可是為什麽呢?為什麽就不能好好的跟我說清楚呢?當初洛瑤姑姑告訴我的時候,我還不願意相信,直到今天東方爸爸親口說出來,我才知道呢!我早就說了,你是我媽媽。我相信,我的感覺不會有錯的。”

想著想著,蘇小楠稚嫩的臉上竟自浮現出一絲淡淡的笑容來。顯得無比的天真。

“小楠,小楠,你在哪兒?”

夢囈傳來,言語間,還透著焦慮與擔憂。

“小楠!”

一聲驚呼,蘇筱愛倏地睜開雙眼,映入眼簾的,恰是蘇小楠那張稚嫩無比的臉龐。

這不是夢吧!

蘇筱愛怔了怔,雙目緊緊的盯著蘇小楠。

“小楠!”試探xing的問了一聲,聲音仍顯得異常的沙啞。

蘇小楠低聲應道:“恩,筱愛阿姨,你醒了?你覺得怎麽樣,我去叫醫生。”

“不要,小楠,阿姨看見你就沒事了。你去哪兒了,你知不知道阿姨很擔心你,阿姨找了好久,都沒有看見你,還以為你出什麽事情了。”蘇筱愛細聲埋怨道。

蘇小楠倒也不氣,隻是靜靜的聽著蘇筱愛的埋怨,畢竟蘇筱愛是為了自己才會淋雨受了風寒的。

“阿姨,你剛醒過來,還是好好休息吧!”蘇小楠怔怔的道。

“小楠,是誰把阿姨送到醫院裏來的,你爸爸呢?”蘇筱愛掃視了一眼病房,這才意識到事情的關鍵所在,病房裏除了自己之外,就隻有蘇小楠一個人,難不成是蘇小楠將自己送到醫院的?

“我給東方爸爸打電話了,可是他不肯接,電話關機的。我看見你暈倒了,不知道該怎麽辦,就求叔叔阿姨們幫忙,把你送來了。”

蘇小楠如實的回話,卻使得蘇筱愛心下一驚。

天啊,一個五歲的孩子,竟然將自己送到了醫院。

蘇筱愛麵露不可思議的神情,直直的看著蘇小楠,眼裏滿含著憐愛之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