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是蘇小楠吧,聽說你的親生媽媽不是姚芊蕁,是嗎?”

“你的親生媽媽是蘇筱愛吧,據說你媽媽以前是殺人犯,你怎麽看待你的親生媽媽呢?”

“前陣子報紙上報道你的爸爸找小三,這個小三是不是你的親生媽媽呢?”

......

蘇小楠畢竟是孩子,何曾見過這樣的場麵。當大門一開的瞬間,閃光燈已然照蒙了蘇小楠。

“筱愛阿姨,筱愛阿姨......”

眼淚漱漱的落了下來,蘇小楠哭叫著。

正在廚房裏忙活的蘇筱愛聽到了叫聲,心知事情不對勁,忙從廚房裏衝了出來,將蘇小楠護在了身後。

“你就是蘇筱愛吧,我想問一下,您勾、引東方昊楠,破壞人家庭的事情是不是真的呢?”

記者們頗有一種打破砂鍋問到底的氣勢,蘇筱愛不是沒有遇上過這樣的場麵,若是往常,自己躲了便是。可是現在蘇小楠在場,這場麵實在不好收拾。

好像從那一次與東方昊楠的聚會之後,八卦記者就一直如影隨形,怎麽都擺脫不掉似的。

“筱愛阿姨,這是怎麽回事?”蘇小楠緊緊抱著蘇筱愛的腰,眼淚像是斷了線的珍珠一樣落下來。

照相機的閃光燈不停的閃爍著,拍下了蘇筱愛所有的詫愕與恐懼。

每一次,在最需要東方昊楠的時候,他都不在。

“蘇筱愛小姐,請問您破壞了人家的家庭,您是怎麽想的呢?你是有意的呢,還是真的情感所迫?”

這些問題可真夠可笑的,什麽叫做有意的?誰會那麽不道德,有意的去破壞人家的家庭。

蘇筱愛半蹲下身,摟緊了蘇小楠。一時間,手足無措。

人群的最後,姚芊蕁與董寒靜靜的看著這一切,竟自露出得意的笑來。

“這就是你想要的嗎?還是你根本就不知道你想要的是什麽?”

姚芊蕁一怔,顯然不是很明白董寒這話究竟是何意。

“我早就跟你說過,我得不到的東西,別人也別想得到,哪怕是我不要的東西,除非是我親口說出了我不要

,否則的話,別人也別想拿。”

“嗬嗬,是嗎?那麽現在你又得到了些什麽,我不是跟你說過,給我些時間嗎?再怎麽說,蘇小楠也隻是個孩子而已。”

“是,她隻是個孩子。我也沒有怎麽傷害她不是嗎?我隻是不想讓蘇筱愛與東方昊楠好過罷了,這不也是你想要的嗎?你想要東方昊楠的公司,我給你拿到了,現在你想要蘇小楠的撫養權,隻要今天的事情一登上明天的報紙,蘇小楠的撫養權不就是你的了嗎?”

“你好自為之吧!”董寒冷冷的甩下這麽一句之後,便揚長而去。

姚芊蕁眼見著董寒離去的背影,卻又無可奈何。

董寒說的對,難道這就是自己想要的?

可是為什麽現在看著蘇筱愛痛苦的神色,自己卻絲毫沒有一絲勝利的喜悅。

長歎一聲,姚芊蕁的臉上迅速的閃現出一絲從未有過的落寞。

愣了愣,從手提包中掏出手機,尋到了東方昊楠的號碼,隻差一個撥號鍵,便可以撥出去了。姚芊蕁猶豫了半晌,最終還是沒有摁下去,隻是給東方昊楠發了一條信息。

東方昊楠,趕快回家,要不,你就見不了你的未婚妻。

信息發出之後,姚芊蕁又看了那棟別墅一眼,這一眼,意味深長。

“我什麽都不知道,求求你們不要再問了。”

蘇筱愛將蘇小楠摟的越發緊了些,生怕自己一個不小心,蘇小楠就會被人磕著碰著傷著。

記者們漸漸的安靜下來,就連照相機的快門聲,也沒有那麽頻繁。

蘇筱愛擦了擦眼睛,怔怔的看了記者們幾眼,而後輕撫著蘇小楠的腦袋,慢慢的站了起來。

東方昊楠不會出現了,該麵對的必須要自己麵對。

蘇筱愛終於認清了這一現實。

“小楠,你那天在病房裏跟我說,每一次當東方昊楠不能及時出現的時候,或者說東方昊楠做出什麽讓你很失望很生氣的事的時候,你都相信他一定有自己的理由。筱愛阿姨相信你,那麽今天,你相信阿姨嗎?”

蘇筱愛輕輕替蘇小楠擦了擦眼淚,柔聲問道。

蘇小楠眨巴眨巴水靈靈的眼睛,直直的看著蘇筱愛,而後重重的點了點頭。

蘇筱愛麵帶欣慰的笑容,轉身,看向記者們。裏麵不乏熟悉的麵孔,這樣的場景,讓蘇筱愛想起了第一次在宴會上的情景。隻是那一次,先有姚芊蕁解圍,後有董寒來幫助。

現在呢?

“你們有什麽問題,一一問吧!”蘇筱愛努力的使自己鎮定下來,兩隻手緊緊的摟著蘇小楠,不忍放鬆絲毫。

“蘇筱愛小姐,您以前殺過人入過獄是嗎?”

蘇筱愛一個深呼吸,沉聲回道:“我入獄是真的,但是我沒殺過人。”

“那麽前幾天報紙上登的是真的嗎?你勾、引東方集團的總裁,就連東方昊楠的女兒也是你生的是嗎?蘇小楠是不是你們的私生女?”

蘇筱愛心下一沉,這些個記者是整天吃飽了沒事幹嗎?

“蘇小楠確實是我親生的,這是我在入獄之前的事情。”

“那麽前陣子的事情,您怎麽解釋呢?東方昊楠畢竟是有夫之婦,並且我們聽說他為了你要和姚芊蕁離婚。這是真的嗎?”

蘇筱愛啞然,為了他們倆離婚的問題,上次姚芊蕁已經找過自己一次了。再說了,離不離婚,是他們倆自己的事情,跟我有關係嗎?

眼下,就算是暗暗叫屈也不足以平定蘇筱愛心裏的委屈。

“我不知道他們是不是要離婚,但是我希望他們離婚跟我沒關係。還有,我希望你們以後不要將東方昊楠與我聯係在一起,他們的事怎麽樣都跟我沒關係。”

“您這是在推卸責任嗎?”

好像,怎麽說都解釋不清了嗬!

蘇筱愛的無助感油然而生。

“我和姚芊蕁不會離婚,至於蘇小楠,確實是蘇筱愛的女兒,也不是像你們說的那樣,蘇小楠是我的什麽私生女。我今天在這兒明確告訴你們,蘇小楠是我和蘇筱愛的女兒,是我與蘇筱愛尚且有婚約時的孩子。至於我為什麽沒有說清楚,就是害怕你們這群吃飽了撐得沒事幹的家夥造謠生事。”

東方昊楠終於來了,隻是他說的話......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