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喂喂,喂喂喂,陳大帥哥,起床了,這都什麽時辰了,你老居然還在這裏睡大覺,簡直就是在浪費美好的光陰啊,陳大帥哥,陳大帥哥,起來了,起來了!”

陳磊正在香甜的睡夢中享受著他舒服的席夢思大床帶給他的如夢幻一般,舒服的感覺,香香甜甜的睡著,就聽到耳邊傳來了一陣由遠及近的粗狂男人的聲音,盡管他拿起白色的絲綿枕頭堵住了耳朵,這個聲音還是透過了他頭上的絲絲棉絮,傳到了他的耳朵裏麵!

“親愛的陳大帥哥,你還不起來嗎?是不是要本大人親自侍候你老更衣起床呢?”粗獷的聲音這會變得有些細膩,又有些譏笑的感覺在裏麵,折磨的陳磊一個激靈,直接的爬了起來!

一睜開眼睛就看到一張長相也是相當的俊美的臉,若是從這張臉看來的話,他應該有著很平實的嗓音,這樣粗獷不羈的聲音,應該不是從這張嘴裏傳來的,他的那張臉長的太過於柔美,皮膚也是相當的細滑白皙,就算是女人的皮膚也未必就比他的皮膚好,若不是身上的男性特征相當的明顯,凸顯的喉結看的清楚,肯定會被人認作是女人的!

這就是陳磊的死黨鄭一鳴,這個男人高高瘦瘦的,跟他的臉型長的也挺搭配的,就是這聲音,會給人一種衝擊力,形成一種視覺跟聽覺的雙重衝擊!

陳磊真是有些後悔,當初有段時間出差把房間的鑰匙丟在他家裏,忘記要回來了,不然現在也輪不到這個妖孽在這裏折磨他睡覺了!

“哎呦,陳大帥哥,你可算是起來,我還以為需要我親自侍候你起床呢?”鄭一鳴一屁股坐在了陳磊的身邊,伸手就摸著陳磊那結實的胸膛,他的那雙手啊,還真是白皙修長啊,用來彈鋼琴的話,那絕對是很讚的!

“這身肌肉真是帥啊,你都是怎麽練出來的,怎麽我就沒有法子鍛煉出這麽漂亮的肌肉呢?”鄭一鳴的手慢慢的順著陳磊的胸膛往下摸,就在快要到達男人的敏感地帶的時候,陳磊狠狠的衝著鄭一鳴的手打了一巴掌!鄭一鳴趕緊的收回了調戲陳磊的那隻手!

“你這個混蛋鄭一鳴,能不能不要這麽惡心,我又不是GAY,你這招對我是沒有用的,靠,一大早的就來這招,真是惡心透了,你可以去死了,沒事別在我的眼前晃悠!”

陳磊濃濃的睡意被打斷了,本身就已經很不爽了,這個死怪胎居然還用他的魔手,在他身上一通**,他能不生氣,能不覺得惡心嗎?這會他都已經惡心到了胃裏,連昨天吃的東西都要給一並的吐在這個男人的身上了!

他隻是長的有些像女人,難道還真把自己當女人了嗎?該死的男人,該死的早晨,攪了他的好夢!

“你可真是凶哦,你看我這白皙的小手被你都打成什麽樣子了!”鄭一鳴抬起被打的右手放在嘴邊輕輕的吹拂著,他這幅摸樣是有多煽情,就有多煽情,不過看在陳磊的眼裏,那簡直是惡心透頂了,他很想在補給他一腳,讓他不要出現在眼前!

若是男人做出這般柔美的動作,自然是讓人覺得惡心無比,可是這個鄭一鳴做些女人

的嬌媚動作,倒是另外的一種美,在他的身上有一種陰柔於陽剛並蒂的氣質,而這種陰柔跟陽剛相輔相成的氣質,反而很適合他!

既不給人很做作的惡心感覺,也不給人一種很娘的感覺,看起來倒是一種極美的享受,不過陳磊是一直都不是這麽認為的,他一直覺得這男人就應該有男人該有的陽剛,鄭一鳴是太過於陰柔了一些,像個女人!

這鄭一鳴長的很妖孽,他的喜好自然也跟常人與眾不同,你說他是GAY也行,你說他性取向正常也是可以的,他有一個很大的特點,那就是喜歡美麗的東西,不管是物品也好,人也好,隻要是美麗的,他都很喜歡。

這人自然的也包括男人跟女人,隻要有一張美麗的臉蛋,可以入的了他的眼睛,他不會在乎你是男人,還是女人,是一樣的喜歡!

用通俗的話來說,就是男女通殺的那種,哈哈,用陳磊的話來說,簡直就是個禍害!

在鄭一鳴心疼他那隻被打的通紅的小手時候,陳磊已經換好了衣服,他才不想這麽繼續讓這個怪胎,肆無忌憚的吃他的豆腐呢?光是想就覺得惡心的不得了了!

“這麽一大早的來找我有什麽事情!”陳磊提著褲子興趣缺缺的問道,這個男人最好是有重要的事情找他,不然他真的會忍不住打爆他的頭!

鄭一鳴很明顯的是那種好了傷疤忘了痛的人,轉眼就忘記了自己手上的疼痛,再次的朝著陳磊身邊慢慢的欺近,眼神中迸發著很是渴望跟陳磊一起燃燒的激情!在他的距離靠近到跟陳磊相差不到一隻手的距離時候!

他伸手輕輕的在陳磊的耳邊抓了一下,然後一臉很正經的看著陳磊說道!

“我剛剛在家裏給你算了算命,算出你今天會有桃花運,所以我就來找你一起去見證一下了,你的桃花運在東南方向,而且跟一雙很漂亮的鞋子有關係哦!怎麽樣想不想知道是什麽樣的女人!” 玩塔羅牌算命,是鄭一鳴的一大愛好之一,閑暇之餘,他喜歡給他的朋友們算上一掛,準不準的不好說,但是偶爾也可以調節一下情緒倒是真的!好不好都可以換來大家哈哈哈一笑!

現在他自然是對陳磊將要遇到的這朵桃花很感興趣哦,這副牌裏可是還有很不錯的指示,這個女人跟陳磊以後的關係好像很有看頭,鄭一鳴自然是興趣多多這會是一個什麽樣的女人!

不過陳磊聽了以後真的很想掐死,這個站在他眼前的男人,居然就為了這麽一個迷信的東西,特意的跑來把他給叫醒,真是,真是,他有些忍受不了了!

“簡直就是神經病,你不知道我已經累的要死了,你自己的學校,找不到老師就拿我來頂包,你知不知道,我白天還是要上班的,晚上下班還要趕去幫你教課,周末了你還不讓我好好的休息,你想折磨死我啊!” 陳磊沒好氣的說著,這個鄭一鳴正是藍天培訓學校的創辦人,前段時間他的一個老師因為要結婚,請了一個月的假期,他一時也找不到人,就廝磨硬泡的找來了陳磊幫忙!

“這個是因為我的那個老師請假

了,所以才找你的嘛,等他回來就好了,在說了,又不是讓你白白的幫忙的,我是有給你開工資的,而且比我這裏任何一個老師的工資都高呢?你還有什麽不滿意的!”

“在說你這個工作狂居然也有喊累的時候,還真是不多見!”鄭一鳴才不怕陳磊的咆哮呢?他們都是一起七八年的兄弟了,深深的了解這個陳磊是典型的雷聲大雨點小,表麵上看很唬人,其實一點都不嚇人的!

這七八年裏麵,他可是想了很多的辦法想要把陳磊收入到他的陣營之中,做他的唯一呢?可惜他是用盡了所有的招數一點都不管用不是說,還一一的都被陳磊給拆穿了,最後他被弄得是千瘡百孔的,好在這些倒也沒有影響他們之間友誼!

“鬼才願意拿你的工資,我是人,又不是神,我也是需要休息的好吧,你不要把我想成是超人好不好!”

“既然這樣的話,陳大帥哥,趕緊的去洗臉刷牙吧,一會我帶你去吃東西,我請客,怎麽樣,夠大方的吧!”

鄭一鳴擼了擼額前的幾縷頭發豪爽的說著,完全一副今兒我請,想吃什麽隨便點的勢頭,一說到吃的,陳磊的肚子還真的有點餓了,剛剛看了時間這會已經都是下午的時間了,他這一覺睡得連早餐跟午餐都一並的省下了!

有這個家夥在房間裏麵,陳磊自然是睡不著了,這個家夥肯定會趁著他睡著的時候,趁機的揩油,那還不如他去卡這個怪胎的錢包來的痛快!

陳磊沒有理會站在一旁的鄭一鳴,直接無視的從他身邊越過,就去洗手間刷牙洗臉去了!

鄭一鳴坐在客廳裏麵隨意的翻看著客廳裏麵的雜誌,實質上他的眼睛實在偷偷的瞄向洗手間,裏麵稀稀拉拉的潺潺流水聲,簡直是引起了他的無限遐想,他很想去進去看看陳磊完美的身材,可惜的是洗手間的門是關的嚴嚴實實的,不管怎麽都看不到裏麵的風景!

洗漱一遍的陳磊,看上去簡直是容光煥發,看的坐在沙發上的鄭一鳴眼睛都直了,他就說陳磊是他見過的最好看的男人了,這臉蛋,這身材,這性感的絡腮胡,他真的好像把他攬在懷裏好好的揉捏一番!

“不是要吃飯嗎?還不走!”陳磊不用看都知道這個男人的腦子裏在想什麽齷齪的東西,他實在是想狠狠的扁他一頓!

“這就走,這就走!”鄭一鳴不著痕跡的擦了擦嘴巴,他真的好想吃了陳磊,哈哈,哈哈,可惜的是現在的陳磊早就對他有防備了,想要得手可不是這麽容易的事情,不過這常言說得好,有挑戰才有取勝的樂趣嘛!

鄭一鳴流著口水跟在陳磊的身後屁顛屁顛的走著,腦袋裏麵的的東西依然不段的閃出一些少兒不宜的畫麵,色迷迷眼睛一直盯著陳磊的臀部看著!

“看了這麽多的男人,還是陳磊的比較有看頭,哈哈,哈哈!”鄭一鳴一邊走,一邊色迷迷的看著,還一邊小聲的嘀咕著!

前麵的陳磊自然是聽到了這個鄭一鳴的自言自語,故意的裝作沒聽到,他可不想跟一個男人討論這種問題,怕待會倒了胃口,吃不下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