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此時,隔了多層石塊,傳來不清楚的人聲:

“聽見嗎?是槍聲。”

“再測。咦,你看,儀器在跳動呢。”

“裏頭是空的!底下水銀含量極重。”

“炸藥拿來!”

“這邊有個缺口——”

有人要攻進來了。朱莉莉倉皇不已,身在何方?發生什麽事?

掩著傷口的蒙天放一聽,馬上聯念:

“冬兒,可能是陛下的人呢。”

“什麽‘陛下’?”

“始皇帝陛下呀。”

“始皇帝?是秦始皇嗎?你認識他?”

“認識。”

她一皺眉,這人真是神經病了。又問:‘哪你認識孟薑女嗎?”

他急強調:

“不。我隻對你一心一意,不認識其他女人產

“那,荊何呢?他是大英雄。”

“哼,”蒙天放激動了:“亂臣、逆賊,已為陛下所伏!不過冬兒,我倆也罪犯欺君——”

人聲漸響,他也不想磨路下去,隻管拉著她的手,找尋藏身之處。忘了自己的傷。

亂闖亂推離地,金人腳下有個活門,緩緩地轉動,露出一個狹窄的入口……朱莉莉不問情由,就隨著這男人鑽了進去。

剛鑽進去,身後已有槍聲,是打在岩石上的悶響。蒙天放回身見活門由一鐵索所係,便拔到把它斬斷,劍鋒仍精銳,活門“砰”的一聲,已關上了。

朱莉莉以為避過危難,方籲一口氣,坐下來。什麽東西?信手一檢,嘩!原來是骷髏。腳下一踢,白骨累累。

這是什麽地方?

是一個“陪葬坑”。

看來都是女的,宮女妃嬪,穿的是經羅絲緞,空條黑發白骨。——蒙天放呆住了。

“嘩!——嘩!”

這個神經質的女孩撲入他懷中,他拍著她,安定心神。但自己開始疑惑。

朱莉莉驚魂甫定,又用力推開他。——實在,也有三分自傲。

“你滾遠點!我喊,‘非禮’的呀。關久了,見了女人就色迷迷!”

說完不忘掠亂發。

旁觀此人,也英武耿直,雖追不上潮流,倒也算個守墓英雄,受傷也不吭聲,且好像甚受自己吸引呢,看來自己也勉力四射。

見他無害人之意,也就源他一眼,問:

“喂,這是什麽鬼地方?”

朱莉莉因著本能,知道這是個非同凡響的“寶地”了。雖是侍奉靈魂的陪葬者,不過一室是珠寶呀。眼睛閃出光彩,飛身上前,把珠寶狂塞進自己身上口袋中。

“發財啦!發財啦!”

這般的貪婪,真叫蒙天放詫異。她見自已被注目,突感不好意思。

“喂,你給他們看守陵墓,也沒什麽甜頭吧,不妨賣個好價錢,到花花世界享樂去。我不會跟人家說的。而且你的陛下早已翹辮子了,何必那麽死心眼?”

當她滔滔不絕地說大道理時,蒙天放望定她,他聽不見她的話,她像是另外一個人。一個忘記“曆史”的女孩。

她的心魂回不到他的時空?

“你叫什麽名字?我倒忘了問。”

他傷心地答:“蒙天放。”

“晤,”她點頭:“你在這裏住上多久了?”

他沒答。

忽愣愣地看著兩個旗徽。

“喂,問你呀?”

環視這坑,為巨大的壁畫包圍一周,還有石碑,碑上這樣刻著:…洗帝後宮非有幹者,出焉不宜,皆令從死,為先帝殉葬。奉天承運,秦二世元年秋。

秦世?先帝?

蒙天放一悟,跪下來。

朱莉莉看不懂上麵所刻的小篆,隻好奇:

“你幹嗎?咦,畫的是什麽?”

“這是陛下的功績:建陵、修築長城、建鹹陽宮。阿房宮……還有,我被犯封為誦像,千秋守護陵墓。你以身火祭——這是你的名兒:冬兒。”

“我不是冬兒。”她很氣惱:“我是LILYCHU,你不要弄錯。聽著,英文LILY!”

蒙天放頹然。

“先帝駕崩了!”

“哦,”她道:“崩了。光緒也崩了,老佛爺也崩了。你沒有過世麵呢!小皇帝也當不成皇帝,投靠日本人去了。現在是民國二十一年啦。我看你很久沒出過門似的。”

“漫著,現在是什麽‘國’?”

“民國。哎,你放手,輕點!”

“那秦呢?”

“秦?兩三千年前吧。”

朱莉莉在忖測,心下漸凜然,顫聲問:

“你是秦始皇的手下,幫他看守陵墓……嚇?你這麽老呀?你是誰?你是人是鬼?

她端詳眼前的俑像,一身胄甲,一勝風塵,一直在此待了三千年?樁樁件件,都說明了:他是一個“老人”,或是“老鬼”!

“冬兒——”

她恐怖尖叫:

“我不要呀!你放過我吧!救命呀!”

一聲轟烈的爆炸——

地動山搖。

其中一路探測的人馬,已經順利炸開陵墓了。為首的兩個,已用繩索係腰,身子一放,濃煙中,直垂下至地室。陸續地來了十多人。

雖看不清臉孔,畢竟那是現代人,朱莉莉慌忙投靠。大家都踩塌酥脆的陶股。

“呀,你們來得正好!”

這批大漢一見她滿身珠寶財物,不問情由,先搶掠一空塞進麻袋中再說。她的收獲馬上易了主。

煙塵未散,這些男人好似很麵善,一時間記不起,正欲查看,卻又遇襲。自己竟然認賊作父,不禁又氣又怒。

簡直是一淌渾水。白來一趟。

朱莉莉並不驍勇,平素呼哩嘩啦亂嚷,初臨大敵,便僵在當場跺足。

蒙天放機警,還記得任務在身:

“什麽毛賊?膽敢私闖皇陵!”

其中一名大漢,見他衣飾奇怪,念到自己此行,乃奉老大之命找出始皇陵所在,盜墓為重,陡地放了一槍。

但蒙天放已知它厲害,以劍借力在牆上一彈,飛身至一人身後,在他舉槍之前,已一劍把他的頭顱劈下。

就這樣,他發揮了他的矯健身手,秦代的郎中令,也非浪很虛名。一番激戰,殺得興起。

朱莉莉見他輕功不凡,大樂,豎起拇指表示欽佩。

“你真是‘老當益壯’!

一名受傷的大漢,在他分神之際,取出手榴彈,擲向蒙天放。

“小心!”

她馬上把他一扯——這秦代人,根本不知道手榴彈的威猛。

敵不過現代武器,隻好落荒而逃。

拉扯攀上石壁,自被爆破的缺口狂奔出來。二人衝出生天。

乍見天日,原來一夜過去了。

朱莉莉見到殘留在營幕外,有輛小型吉普車。她打開車門,上去,預備開動。

蒙天放呢?

他沒有上來呀。原來他一躍跳到車頭,站得挺挺的。一如古代戰車上的武士。

車子猛一開動,他被逼跌到座位去。這頑皮的一身殘破紅衣的女孩哈哈大笑。

——不過,

馬上,轟地一響。她笑不出了,因為她忘記了自己並不懂得駕駛。

吉普車胡亂地被開動,又難以駕禦地撞向這座山的邊上。

二人被拋出車外,翻滾了一陣。

空中飛蕩著沙塵。

晨靄中,霧氣不堪一擊,但四野仍是模糊的。像一個人,四肢五官都是了,但還是感覺他陌生。

蒙天放揉了揉眼睛,掙紮爬起來。

這仍然是他熟悉的土地。

擁山穀地,外觀是一片黯然的紅色,說是始皇帝焚書,烈焰不滅,把山都燒成這樣了。

他認得。

正在思潮起伏時悄人拍他一下。

“唉,走吧。”

最登樣的美女,也不堪如此的一番躁啤,朱莉莉手足都擦傷了,蓬頭垢麵。

見他定睛看著自己,隻覺不是時候:

“走走走,有什麽好看片

簡直自慚形穢。

“走到哪兒去?”

“反正得走到人間去,找有人的地方。我受夠了!這是什麽地方?”

“這是隆W的皇陵。”

“我知道!要不走,也就成了我倆的‘皇陵’了。”

“不過下麵的賊——”

朱莉莉白他一眼。隻管自己走:

“你對付得了嗎?一派愚忠,光照顧自己本分吧。你流血了,走啦!”

“我是要回來的。”

她早已登登登地掉頭而去。蒙天放隻得隨著她,這個不知變成什麽的女孩。

才走了幾步,他忽地一怔,趕忙摸摸自己胄甲,懷中失去一物。

不見了?

他很心焦。馬上飛奔至吉普車的殘骸,仔細遍地尋找……

終於見到了。如釋重負,是冬兒的絲履呀。雖然不過是一隻鞋。他會心地、拍去上麵的灰塵,重新納入懷中。她呢,很開心地過來,原來發現地上有塊玉,是未被搶去的贓物。哈哈哈!

陽光盛了。

這麽長久以來,身處地底,沒想到陽光是如此的刺目。蒙天放眯縫了眼睛,有點怕光,不習慣。

朱莉莉回到自己的世界了,正欣喜一片燦爛,還活著,好歹有塊白玉,想到這三千歲的老人家,他也曾為自己擊退敵人——不,是同仇敵代,聯手卻敵。好歹是“戰友”,便把自己珍藏的那副太陽墨鏡拎出來,遞給他,見他無所適從,又為他戴上了。

蒙天放隻覺眼前一黑,無限奇異。

她伸手過來,拖著他的手。自作主張:

“跟我來!”

一步一步一步地走。

來到一個不知名的小鎮。

鎮上有間小醫院。

還是先療傷再說,朱莉莉領了蒙天放坐在候診室中。

他坐不住,走到一麵鏡子前,見到鏡中的自己。脫下太陽黑鏡,一瞧,又戴上了。咦,原來是這樣的,又脫下來。奇怪的東西。

但鏡中不止他自己。

身後的反映,來來往往都是戴上白色口罩的醫生和護士。

——蒙麵人?

蒙天放陡地轉身,十分警覺地、暗中掣劃在手。

他俯身向空著眉累得不得了的朱莉莉,關懷地道:

“這是‘黑店’!小心。”

忽聞傳來呻吟聲,蒙天放飛身貼牆,一口氣往電燈上吹。呼——呼——企圖把‘觸火”吹滅。不果。

她失笑:

“你給我坐過來戶

指著一個紅十字:

“看到這個‘十’字吧?”

“這是什麽?”

“你以為是什麽?”她促狹地問。

“這是花押,犯人招供,畫了花押,就得服刑。”

她解釋:

“在這裏不會殺人,隻是救人。”

適逢其會,rl外推來懸著鹽水瓶滴液的病人在痛苦呻吟。他半信半疑。

“他不是在服刑受虐麽?”

醫生進來了。

朱莉莉喊:“醫生——呀不,‘大夫’來了,過來吧。”

醫生見二人,一個穿古裝,一個穿晚裝,便問:

“為什麽受傷?”

她搶答:

“是。拍戲受傷了。——你看過我的戲吧?”滿心期待。

醫生沒看過,也就敷衍地禮貌一笑,向著蒙大放:

“你得先把戲在脫下來。”

護主持著棉花和火酒為二人洗傷口。他從未經曆過這些過程,一直目光如炬地警戒著。

正盯著她的手勢。大鍾忽峻峭地響起來,已是下午二時整,他剛被吸引回頭,隻覺臂上陡地一涼——

她拿著針筒,正預備注射。

他縮手,喝問:

“住手!你幹什麽?這是什麽暗器?”

朱莉莉煩死了,但也覺得這男人步步為營,很可愛。

“我先來吧。”她哄他:“放心,不要怕,相信我,我不會害你的!看,這是消炎的——”

她率先接受注射,以為可以報從容、勇敢,誰知針刺下去,一疼,自己也尖叫:

“哎”

蒙天放心也疼了,便想保護之,她很尷尬地強忍:

“不疼的,不疼的。”

護士見狀,喃喃地道:

“這麽大個子還怕打針?你看,小孩都比你強。”

順勢一看,有個戴了笨重厚眼鏡的小孩,在看書,抬頭,老氣橫秋地望蒙天放一眼,哼,大驚小怪,非常的不屑。他傲然地道:

“我一看就知道這件戲衣是唐代的。”

“不。”他抗議:“是秦。”

小孩便掀著保本,往前翻,一頁一頁一頁:“啊,秦?是秦始皇的秦嗎?”

他大喜,終遇上知己了。

“對!”

“秦,到漢,到三國,晉……隋、唐、宋、元、明、清。民國。看,我背得多熟。”

朱莉莉旁觀蒙天放的表情變化,小孩每數一下,他臉色白一陣,漸漸地麵無人色。他還一字一頓地:

“民國二十一年,一九三二年。”

蒙天放終於正麵接觸到歲月的痕跡了,原來已曾經很多年,中國又曾經很多個朝代,秦代畢竟沒有流傳。他們都已物化,隻有自己——

他大為驚愕,無法鎮靜。身子抖起來,眼睛失神,手足無措:他又不是鬼,那麽他是什麽呢?他明白了——

始皇帝得不著的,他享用了。

但,怎生是好?

朱莉莉見把他害慘了,便對護士說:

“先打消炎針,再打鎮靜劑,然後是麻醉藥,病人現在很嚴重。”

她走過去,溫柔地,像從前的冬兒呢:

“不要急、不要急,凡事有商量。”

他頹然。百感交集:

“冬兒——”

朱莉莉隻得問護士:

“請問你們有德律風(電話)麽?我要找我男朋友。”

電話間就在電梯口。

蒙天放站在她身畔。隻見她不斷地搖動一具黑色的物體,接收了,又向著一個簡兒大聲地發脾氣:

“你是白雲飛?我是誰?你好意思問我是誰?你這兔崽子,貪生怕死,自私自利。——我不是人,我是鬼!我現在從墳墓裏頭出來了,還有個三千歲的魔頭押送著!我馬上回來取你狗命!”

她向著空氣噴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