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空之上,那身穿銀袍,背負著利劍的俊逸男子,臉上帶著邪魅的笑容,懸浮而立,銀袍隨著輕風而抖動。

這俊逸男子站在虛空,也不見其身上有任何氣息散發出來,平淡無比,沒有任何出奇之處,可平台上卻是鴉雀無聲,所有人都直愣愣的盯著這俊逸男子,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在場都是這方世界的頂尖強者,且存在的歲月都很長,自然都知道這人。

可就是因為認識、知道此人的實力與脾性,他們才會感到害怕!

馮笑天!

曾經的傳奇!

這方時間亙古以來無人能夠與之相比的神話!

一界最強者!

“馮笑天!!!”

平台上,不少強者看著虛空之上的俊逸男子,牙齒都是有些發顫!

當初馮笑天縱橫中州,幾乎到哪哪裏便是腥風血雨,得罪的勢力強者數不勝數,且被他屠殺的那些強者更是多的嚇人。

可即便他得罪了那麽多勢力,那麽多強者,他依舊活的好好的,就是因為他的實力……太過可怕了一點。

簡直達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都不應該存在於這方世界的!

而且馮笑天不僅勢力強,性格也堪稱變態!

在諸多強者的眼中,馮笑天,那幾乎就是一個徹徹底底的瘋子,行事瘋狂無比,誰敢惹他,那結果定然是無比的淒慘!

曾經馮笑天最瘋狂的那段時間,開始讓這方世界九成以上的大小勢力都恨得壓根癢癢的。

惡魔!

瘋子!

世界公敵!

所有人都想置馮笑天於死地,可沒辦法,馮焱天的實力,實在太強了,最後要不是毒門的人抓了傾嶽峰主做要挾,馮笑天絕不可能被封印在無盡冰淵當中。

“麻煩大了,這瘋子,怎麽從無盡冰淵當中出來了?”

“這怪物……混帳,他究竟是怎麽出來的?”

“完了,完了,這瘋子,竟然出來了?”

無數的目光凝視著上方的那道身影,那平台之上也是有著驚怒與恐懼的聲音接連想起。

馮笑天,對大多數人而言,就是噩夢!

揮之不去的噩夢!

直到這馮笑天被封印之後,這噩夢才漸漸消失在眾人的心中,然而時隔不到兩百年,這馮笑天,又出來了?

噩夢再次出現!

“怎麽回事,這馮笑天怎麽會出來的?”

那平台上方,諸多超級勢力的頂尖強者都是麵色難看。

他們雖是超級勢力,底蘊深厚,然而對那瘋子般的馮笑天,同樣有著無比的忌憚!

當初馮笑天縱橫中州時,也曾與他們這些超級勢力接下過梁子,甚至於有幾大超級勢力的強者與馮笑天的仇怨還極深!

就比方說那天鳴閣,曾經可就有一位擁有劫境戰力的強者葬送在馮笑天的手裏。

那劫境戰力強者在超級勢力當中也是頂梁柱,這等強者死去,超級勢力也會無比心疼,與馮笑天的仇怨自然極大。

“那無盡冰淵有封印大陣的存在,又有獸域的三大霸主守護,怎麽可能無緣無故的跑了出來?”

不少人都將目光看向獸域的那五大霸主。

隻見那五大霸主的目光也是無比凝重。

“看樣子,那馮焱三人的確把馮笑天請出來了。”噬金鼠低聲道。

周圍的幾頭元獸也都點頭。

之所以說是請,實際上它們很早就清楚,以馮笑天的實力,如果願意出來的話,很早便出來了。

因此當初馮焱三人闖入那封印大陣時,它們也沒有去通知別的強者,因為在它們想來,馮焱即便見到了馮笑天,能否讓後者出來,那還是兩碼事呢。

但現在,馮笑天的確是出來了。

對馮笑天,他們這五頭元獸也是異常的恐懼。

那個名字,在一百多年前,都已經成為夢魔了。

而在場看到馮笑天,唯一不驚反喜的便是東臨宗主與傾嶽峰主二人。

“馮笑天。”東臨宗主眼睛瞪圓,身形顫抖。

而傾嶽峰住卻是緊抿著嘴唇,臉上的冰冷逐漸的融化,最終化為淚花,從眼角邊緩緩留下。

馮笑天,是他男人!

似乎是察覺到傾嶽峰主那異樣的情緒,馮笑天轉過頭,目光與傾嶽峰主凝視在一起。

看到傾嶽峰住眼角的淚花,馮笑天一愣,臉上露出一絲歉意,可旋即他卻轉過頭去。

他現在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師兄,你終於來了。”

馮焱跟馮笑天站在一起,苦笑道:“你要是再不出麵,我怕隻有死路一條了。”

馮焱早知道馮笑天一直影藏在暗中,因此剛剛他與金發青年交手時心底是有著一些底氣的,即便自己不是對方的對手,可真到了危機關頭,馮笑天肯定會出麵。

“你是我師弟,又是我馮家弟子,我自然不會讓人真正傷害到你。”馮笑天笑道:“不過我也不願意一開始就出手幫你,讓你跟唐圓見識見識強者的實力,也不是沒有好處。”

馮焱啞然。

好處,他的確是獲得了。

單單對本源法則感到到“毀滅之心”的境界,就已經是一大不可思議的收獲。

“兄弟,你倒是賺了,可胖爺我就慘了。”這時唐圓出現在一旁。

“唐圓,你沒事吧?”馮焱皺眉,擔憂道。

“還行。”唐圓聳了聳肩,“傷倒是挺重,不過還死不了,隻是那家夥的實力也真是太過可怕了一點。”

唐圓凝視著對麵的金發青年,有些咬牙切齒。

看到這模樣,馮焱也輕鬆了口氣,旋即麵色凝重起來。

“師兄,這人究竟什麽來曆,實力怎麽會強成這樣?”馮焱皺眉。

“嗬嗬,實力強那是肯定的,不然也不值得我從那冰淵當中出來了。”馮笑天笑道。

馮焱眉頭一掀,看樣子,這金發青年就是馮笑天所說的那位能與其一戰的強者了。

“好了,先不說這些,九龍皇族的那白發小子已經到了,你們兩個也到他那去吧,盡量退得遠一點,接下來的戰鬥,可不簡單。”馮笑天麵色鄭重下來。

馮焱也唐圓齊齊點頭,旋即朝著平台的角落而去。

平台上,各方勢力的強者都是很有默契的退到了平台的周邊,他們清楚的很。

馮笑天跟那金發青年,都可怕的過分,這兩人若是廝殺在一起,那局麵怕是會異常的激烈。

而他們若是離戰場太近的話,下場怕也不會太好。

馮焱與傾嶽峰主等人聚集在一起,目光都是看向虛空上方。

那裏,早已經成為了整個場上的焦點。

“馮笑天,沒想到你竟然從無盡冰淵當中出來了?”在金發青年背後的毒門門主噬蛇目光幽冷,注視著馮笑天。

剛開始見到馮笑天出來時,他是惶恐不已的,但一想到金發青年的實力,心中又大定。

在他看來,有這位大人在,一個小小的馮笑天,又算得了什麽?

“哦,噬蛇?”馮笑天瞥了噬蛇一眼,又看了看噬蛇肩膀上的那條毒蛇,邪魅一笑,“你似乎又換了一跳蛇?嘿嘿,老實說,你之前飼養的那條蛇,味道還是很不錯的。”

噬蛇的肩膀上的那條毒蛇也是身形一顫,旋即連忙蜷縮繞到那噬蛇的背後,顯然不敢直視馮笑天。

噬蛇本人則是被氣得不輕。

實際上在一百多年前,他飼養的是另一條毒蛇,是他用很多珍稀材料才飼養成功的,毒性極強,然而當初馮笑天跟毒門撕破臉皮後,馮笑天也曾與他廝殺了一場。

那一戰,自然是他與毒門的強者,再包括那些拉樓過來的諸多頂尖強者一起圍殺馮笑天。

可結果依舊是極為淒慘,他毒門死傷眾多,而他也被馮笑天打成重傷,連他的飼養的那條毒蛇都被馮笑天當場宰殺,且把屍體收走了。

而以馮笑天那般瘋狂的性子,說不定還真已經把那條毒蛇給烤著吃了!

“馮笑天,你死到臨頭,還敢大言不慚?”噬蛇怒喝。

“死到臨頭?這話憑你可沒資格說。”馮笑天一聲嗤笑,緊跟著目光卻是看向那金發青年。

金發青年的目光依舊目空一切,即便是馮笑天,他同樣不曾放在心上。

即便這方世界,都沒人有資格被他放在眼裏。

“金頭發的,你似乎叫做天恒對吧?”馮笑天笑道。

“是又如何?”金發青年瞥了馮笑天一眼,目光蘊含威壓,然而馮笑天卻視若無睹。

“倒也沒什麽,隻是我很好奇,你堂堂一個天道強者,降下身份來到這方世界,竟然還對一個人道巔峰的小家夥出手,不覺得丟臉麼?”馮笑天笑聲爽朗。

然而周圍的眾人聽到這話,卻都是一愣。

天道強者?

降下身份來到這方世界?

“這天恒,莫非是來自源界的天道強者?”馮焱也愣住了。

“看樣子,你知道的似乎挺多?”那金發青年並沒有絲毫的惱怒,麵色依舊是冰冷,聲音也很平淡。

“嗬嗬,倒是比你想象的多一些。”馮笑天道:“看樣子那天府主人的傳承的確夠吸引人的,連源界的強者都驚動了。”

金發青年麵色冷漠,並未搭話。

而周圍的人,卻都是倒吸冷氣!

“真是源界的強者!”

“真是的天道存在!”

“這人,竟然真的是傳說中的天道強者,怪不得強成那樣!”

平台之上,所有人的內心都無法再平靜了。

天道!

簡簡單單的兩個字眼,卻蘊含著不可思議的能量!

傳說中的天道強者!

傳說中已經與天同壽,永恒存在的不朽存在!

也是傳說中擁有不可思議的威能,隨隨便便一出手就足以滅殺億萬人道巔峰的可怕強者!

“竟然是天道!”馮焱內心也是震撼不已!

“怪不得!”

“怪不得實力強成那樣。”

馮焱緊緊盯著那金發青年天恒,目光凝重無比。

天道強者……在這方世界,可隻處於傳說當中。

“天恒。”馮笑天笑眯眯的看著天恒,那笑容異常的鬼魅。

“我縱橫這方世界,早已經站在這方世界的最巔峰,然而卻從沒來沒有跟天道強者交過手,今日我倒是想好好跟你領教一翻。”

“哦,莫非你還想擊敗我不成?”天恒不屑一笑。

“不,我可沒說要擊敗你。”馮笑天笑聲由鬼魅變成了癲狂,“因為凡是引起我交戰興趣的強者,就從來沒有能活下來的……”

天恒眼瞳一縮,這一霎,天地死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