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雷與那白磷交手時,同樣也是被直接壓製著,幾乎沒有任何還手的餘地,但白磷不施展全部戰力下,也無法真正做到將賀雷擊敗,最終也就此罷手。

至於舒瑩……舒瑩比馮焱、賀雷都要強上不少,她與白磷的交戰,剛開始那完全是勢均力敵的瘋狂交戰,最後白磷無奈隻得施展出動用萬聖之體的第二重威能,實力一下子暴增數倍,輕易便將舒瑩擊敗。

盡管賀雷、舒瑩、馮焱都敗在了白磷之下,可他們三人的實力已經得到了周圍軍士的信服。

“隊長,這是我第十小隊的所有成員,我來給你一一介紹。”那嶽鐮此刻麵樓謙遜之色,將第十小隊的軍士都介紹給馮焱認識。

“這時董華卿,是第十小隊當中的精英軍隊,整個第十小隊,除了我之外,就屬他實力最強了。”嶽鐮介紹著那名氣息一直冰寒著的黑發男子,這黑發男子目光不帶絲毫感情,當嶽鐮介紹到他時,他也微微朝馮焱點頭。

“嗯,不錯。”馮焱讚賞一笑。

不愧是蠻神軍的軍士,一個個實力都極為可怕,像這董華卿,估摸著也能媲美尊者了,至於其他幾人,也個個是踏天境極限,就算最弱的,也都媲美融合三門本源法則的的強者了。

“妖星,在整個第十小隊當中是最弱的,看樣子你得想辦法提升自己的實力了。”馮焱看著眼前一名有著**的男子,這男子給人的感覺,始終有那麽些玩世不恭。

可能也是因為其不喜歡修煉的原因,在十小隊當中,他的實力是最弱的,估摸著也就勉強融合三本本源法則的戰力。

“隊長,我已經很用功修煉了,而且實力也不算太弱……要知道在其他隊伍當中,有一些墊底的,不過是融合了兩門本源法則而已,實力比我都差上很多。”妖星抱怨道。

馮焱啞然。

蠻神軍內強者眾多,可也有一些實力較弱的軍士,他們處於蠻神軍的底端,一般也就媲美融合兩門本源法則的踏天境而已。

像烏山,當初在蠻神軍當中就屬於墊底的。

“別那麽多廢話,讓你做什麽,你就做什麽。”馮焱聲音一沉,那妖星聳了聳肩,當即不再多言。

“好了,我剛入蠻神軍,也剛剛當上你們的隊長,你們的常規訓練、任務等等,我現在都不了解,因此現在沒有什麽與你們多說的。”

“散去吧。”馮焱揮手。

當即第十小隊的九位軍士都是躊躇了一會,便陸續返回自己的宮殿,第一軍的其他軍士們,沒無戲可看,也都一一返回自己的棲息宮殿。

馮焱、賀雷、舒瑩再次聚集在一起。

“這些家夥,雖然現在將他們馴服了,可將來他們實力增強後,肯定也會繼續對我們的實力產生質疑,所以我們得不斷提升才行了。”馮焱暗歎。

“嗬嗬,在蠻神軍,凡是新兵,都有一段時期的暴增期,這段期間內,我等的實力絕對能夠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到時候也不用顧忌他們了。”賀雷笑道。

“對了,我聽說蠻神軍的氣息宮殿,有些特殊……”舒瑩忽然道。

“宮殿特殊?”馮焱微愣。

“哈哈,不愧是紫衣門的高層長老,對蠻神軍的一些隱秘都知曉一些,不錯,蠻神軍軍士棲息的宮殿,對我們來說,那就是一絕佳的修煉場所。”賀雷大笑道。

“絕佳的修煉場所?”馮焱不明所以,連追問,“究竟是什麽?”

“我曾經聽紫衣門的太上長老說過,蠻神軍的宮殿連接著一方特殊的空間,凡是蠻神軍軍士進入那片空間,都能夠得到巨大的好處。”舒瑩道。

“別問太多,想知道,你自己進去看看便是了。”賀雷一笑。

馮焱啞然,當即三人便直接朝自己所在的宮殿而去。

馮焱三人乃是隊長的職位,那宮殿體積也是十丈高,而宮殿之內,則是一片灰蒙蒙的奇異空間。

“這宮殿,有何特殊之處?”馮焱在宮殿的空地上緩緩行走,目光環顧著周圍。

可在他眼前,除了一片灰蒙蒙的,再無再無任何東西。

“嗯,這裏有層紫光?”馮焱皺眉,盯著前方。

隻見在宮殿空地的核心,有著一處被紫光彌漫的特殊空間,這紫光形成了一個光球,耀眼的光芒遮掩了紫光內的一切。

“宮殿之內一切都是灰蒙蒙的,唯獨那裏存在紫光,肯定有古怪之處。”馮焱想到這裏,當即身形一躍,整個人都瞬間躍入那紫光當中。

嗡!

馮焱眼前的場景變了,原本處於一片灰蒙蒙空間內的,可現在他卻出現在一片滿是寂無,殺氣驚人的平原之上。

虛空當中彌漫著的暴戾與血腥,濃鬱到了極點。

“這裏是哪?”馮焱愕然的看著四周。

畫麵世界?

不對,畫麵世界不可能如此真實,馮焱感覺自己乃是本尊來到了這詭異寂無的地方。

而如果是通過空間傳送通道讓他到了這裏,也不合理。

畢竟他剛剛根本就沒有察覺到空間通道的波動。

而就在馮焱輾轉不解之際,嗖!一道張狂霸氣的身影直接出現在馮焱的身前。

馮焱看著來人,麵色頓時變得凝重起來,心底也察覺到驚人的壓力,顯然此人極不好惹。

“你是誰?”馮焱盯著來人。

可還不等馮焱繼續發問。

嘩啦啦~~~

那張狂身影背後的長刀驀地揮出,自虛空當中斬出一天銳利筆直的刀芒光線。

“什麽?”馮焱大驚失色。

來人的這一刀,竟然讓馮焱都有著一種根本無法對抗感覺,且那刀芒當中足足匯聚了四門本源法則,且已經完美融合了……加上來人施展的刀法,也必然是尊階絕學的頂尖層次,因此那威勢全力爆發起來……

轟隆隆~~~

馮焱隻感覺自己腦袋都是輕微的一顫,旋即他目光再次堅定下來,沒有猶豫,直接施展其不死魔決跟湮空絕學來。

然而當他施展完這兩門絕學後,他便徹底愣住了。

“怎麽可能?竟然沒有一點反應?”馮焱駭然的發現,自己的體內沒有冒出魔氣,也沒有那可怕的衝擊力蕩漾開來,替他拽取力量。

其他身體剛動,馮焱也還同時注意到,自己最引以為傲的驚人體質,在這一刻,也無法動用絲毫,他的爆發力,跟體內源力的儲存量,也變得跟一般踏天境相差無盡。

當來人那融合了四門本源法則的可怕刀法直接席卷而來,馮焱麵色劇變,可無法發揮出自身優勢的他,在這一刀下,根本沒有絲毫反抗的能力。

“噗嗤!”

淒厲的刀法直接將馮焱的上身切成了兩半。

見此,來人並沒有絲毫的驚喜,反而是緊緊皺眉,“竟然都無法做出反應,實力太差了,這等實力,在這殺戮空間當中連墊底都算不上,隻能算是垃圾!”來人一道冷哼,緊跟著長刀劈出,直接將馮焱那被斬成兩半的屍體絞的粉碎。

嗡!

馮焱眼睛睜開,看到自己再一次出現在那灰蒙蒙的宮殿之內,在他麵前,則是那道濃鬱的紫光……

“怎麽回事?”馮焱眉宇間已經有著淡淡的汗水留下。

剛才那一瞬間,自己竟然被人直接殺死,且那種感覺,極為真實,就仿佛跟真的一樣。

“剛剛那地方究竟是哪裏?那殺我之人又是誰?為何我的絕學已經一些特殊能力到了那裏,竟然都無法施展?”馮焱有太多的疑問。

剛剛那處真實的空間,讓他感覺……非常的不自然。

“殺戮空間?”馮焱聽到剛剛那人的話中提到的殺戮空間。

所謂的殺戮空間,應當就是剛剛那片寂無的天地了。

“我倒要看看,那片殺戮空間究竟是什麽?”馮焱咬牙,旋即再次踏入那紫光中間。

嗡!

馮焱出現在那片寂無的天地,那股沉寂幽冷的天地,散發出來的氣息,讓馮焱心神一震。

馮焱也很多次到過畫麵世界當中,可那畫麵世界僅僅隻是意識進入,感覺並不非常真實,可眼前的這片天地,馮焱發現,他似乎真的存在這個世間一般,而他也是真正處於這片天地。

馮焱目光凝重,注視著周圍的一切,這片天地也有太陽,可那太陽卻大的驚人直接籠罩了半個天空,且這太陽乃是呈詭異的血色。

血色驕陽,俯瞰著下方大地,讓這片寂無的空間,持續彌漫在血腥與殺戮的氣氛當中。

馮焱緩步在這片天地之內走著,可他剛走出不到數十裏,便再次遇到了一人,這人與之前那人一樣,剛出現,便二話不說直接朝馮焱廝殺開來。

而這次這人的實力,雖比不上之前那人,可他也同樣融合了四門本源,隻是施展絕學差上一點,馮焱依舊是沒有絲毫反抗之力的被殺。

被殺死之後,馮焱睜開眼睛,再一次出現在那紫光之外。

ps:請了一個星期的家,回老家。昨天坐的車,通宵,到現在都沒睡,太困了,寫這一章,都沒狀態,磨磨蹭蹭兩個多小時,睡個覺,半夜起來再碼第二章奉獻給各位,預估計起碼得半夜三四點左右,不建議大家等更,最好明天早上再看。

而一個星期的假,今天隻過了一天,還剩六天,這六天我都會盡量的補更,別的不說,起碼做到一天五更保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