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未進入白色宮殿之前,馮焱對白色宮殿內的考驗也有所猜測,可他怎麽都沒有想到,白色宮殿內的考驗,竟然會是那樣?

輪回

一次次的輪回

馮焱剛進入白色宮殿,他周圍的畫麵便消失了,旋即他出現在一方全新的世界當中。

他從一個嬰兒開始緩緩成長,就如同重新如果一生般,之前的記憶則早已經被封印起來。

這種情況馮焱之前也遇到過,就是麵對星辰兄弟兩人聯手的魅惑神光時,馮焱也是重新經曆了一

當然馮焱的意識完全淪陷到虛幻世界當中,已經喪失了反抗之力,最終還是因為九恒國度那空間傳送通道的變故,才僥幸逃得一命。

而現在馮焱在白色宮殿內經曆的一世有很大的不同。

馮焱在白色宮殿內經曆的第一世,乃是無比瘋狂的一世

這一世,馮焱的性格非常凶殘、陰冷、邪惡跟瘋狂就跟源界那些窮凶惡極的老怪物,老魔頭一樣,殘忍的很。

殺戮

在那一世馮焱的眼中似乎就隻剩下殺戮,他所過之處,到處都是腥風血雨,且他都是隨意的殺戮,根本不管對方是誰,有的時候,對方根本就沒有招惹過他,可他依舊會將對方殺死,甚至將對方所在的宗門勢力盡皆屠戮。

無數的修煉者,還有大量的凡人都死在了馮焱的手下,他卻沒有絲毫的憐憫,一如既往的瘋狂殺戮下去,到最後,更是惹得那方世界所有人對他都無比的仇視跟厭惡。

而最終,他也因仇敵太多,被那方世界大量強者圍殺致死。

可那一世,死在馮焱手中的人又何止千萬?且都是由馮焱自己親手動手,一個個滅殺屠戮的。

須知,殺戮太多,身體會自然而然產生變化的,如身體的殺氣開始緩緩變多,同時也會因殺戮入魔,身上的魔性會急速提升。

那一世經曆之後,馮焱僅僅隻是稍微清醒了一陣,那時他就發現自己身上的魔性跟殺氣都提升了很多,但他沒有來得及做出反應,意識變立馬進入了第二次輪回當中。

第二世,馮焱變得更加瘋狂

更加的邪惡,更加的窮凶極惡

第二世,馮焱就像一個瘋子一樣,到處殺戮,到處屠戮,不管是凡人還是修煉者,隻要他看著不順眼,都直接殺死,且都是斬草除根,順帶著將對方所有有關聯的人一同滅殺的。

直至他身死,都已經處於無盡的殺戮當中,第二世,馮焱殺死的人超過第一世的五倍以上

馮焱身上的殺氣跟魔性頓時再次飆升。

緊跟著他又開始經曆第三世……

一次次輪回

一次次經曆

都有著相同的一點,那便是馮焱都是在瘋狂殺戮當中渡過的,每一世,他都是一個另所有人厭惡忌憚的殺戮之神,是魔鬼,無數修煉者跟犯人死在了他的手下。

一世世的經曆,一世世的廝殺,馮焱身上的魔性跟殺氣自然會以不可思議的速度急速暴增氣啦。

可要知道,魔性太強,是會直接控製人的心神,讓他完全成為隻知道毀滅與殺戮的傀儡。

馮焱當時就有這樣的危機,不過馮焱當初在下界時就與魔性打交道,他身上的血脈,本身就是魔之血脈,要控製魔性,他自然不難。

不管那魔性再如何強烈如何濃鬱,到最後他都能夠險之又險的將其控製,這也讓是他能夠通過這次考驗的真正原因。

而像其他的天才,他們經曆的考驗跟馮焱都一樣,也是一次次的輪回,一次次的殺戮,一樣的窮凶極惡,一樣的瘋狂。

他們身上的魔性跟殺氣也急速提升。

能夠進入白色宮殿內參加考驗的,自由不凡之處,且大多是強者,剛開始一次輪回、十多次輪回,增加的魔性他們都能夠勉強抗住,可到後來……

當他們經曆了百次,千次的輪回之後,他們殺死人的數量早已經成為了天文數字,他們身上的魔性也達到了讓人窒息的地步,自然很多天才再也無法擋住魔性的侵蝕了。

而一旦被魔性控製住,他便會在宮殿內發狂,而這時宮殿便會發出鎮壓魔性的力量,那兩種力量不斷擠壓,倒黴的還是那位天才本身。

畢竟兩種極端的力量擠壓,對身體產生的危害是無比驚人的,因此最後那些天才大都會直接身死

當然,也有些天才運氣好,在那兩種力量的相互擠壓下,僥幸保的一命,但隻要他沒死,便會再次輪回下去,再次積累更多的魔性跟殺氣,最後依舊隻有隕落的結局。

也就是那些天才進入宮殿參加考研的一個月後,便開始出現天才隕落的原因。

一次次全新的輪回,一次次的殺戮。

能夠經曆上千次輪回的,在諸多天才當中已經算是中遊了,但距離通過考驗,卻還差得遠。

在所有進入白色宮殿參加考驗的人當中,能夠在五千次輪回當中還保護性命的,不足兩千。

經曆一萬次輪回還沒有死掉的天才,不足五百。

而能夠經曆兩萬次輪回的,那都已經是天才當中的頂尖天才了,就是直到馮焱通過考驗,還能夠堅持在白色宮殿內呆著的那兩百來位天才,他們都是經曆了兩萬次以上輪回的,身上的魔性跟殺氣也達到了驚天動地的地步,但他們依舊沒死,自然個個了不起。

而通過了考驗的馮焱,他在白色宮殿當中,足足經曆了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次輪回

隻差一次輪回,就達到十萬之數

每一次輪回,他便是殺殺殺,殺盡一切,殺盡天下萬物。

他當了近十萬世的超級大惡人,大魔頭,殺死了連他自己都不敢去數的人類。

當然,這考驗當中所經曆的一切,都是虛假的,他並沒有真正將那些人殺死,但他身上的殺氣跟魔性還是會不斷增長。

曆經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世,馮焱身上的魔性都達到了驚世駭俗的地步。

“還好我本身就是魔之後裔,對魔性的侵蝕具有與生俱來的免疫能力,魔性再強,也無法真正影響我的意識”

“我還是我,不管在那考驗當中經曆了多少輪回,我始終沒變”

馮焱緊握著雙手,這近十萬世的經曆,讓他的殺氣跟魔性增強了無數倍,但他的心性還沒有發生根本的變化,那考驗當中的隻是他重新經曆的一生而已,現實當中的才是真正的他。

“鴻世前輩。”馮焱目光沒有絲毫情感看著鴻世,“天魔獄已經被我認主,這些人再呆這也沒什麽用處,待會你就讓他們散了吧。”

“是。”鴻世重重點頭。

“青木老大。”馮焱又看向青木,“我剛從天魔獄當中出來,身上積累的殺氣還無法完全掌握,我需要閉關一段時間,就在後方的魔殿內閉關了,這段時間不要讓人來打攪我,至於其他的兄弟,在我閉關的這段時期,隨他們去吧,但得懂規矩,別亂惹事。”

“好,這段時間,我來給你護法。”青木笑著點頭。

馮焱也微微一笑,旋即並不理會前方那各方勢力的強者,再次掠入了白色宮殿內,那白色宮殿的殿門很快再次關閉。

“諸位,天魔獄已經有了新的主人,你們都散去吧。”鴻世聲音恢弘。

在前方虛空,所有人的麵色都有些難看。

這一次,源界各大勢力的強者都損失的非常慘,特別是那些超級勢力們,他們為了得到天魔獄,都已經將自己麾下最精英的天才派遣過來的,但最後能夠活下來的,不到一成。

死的天才強者太多了

各方勢力都很心疼,那幾大超級勢力更是將馮焱、將鴻世都恨得牙根癢癢了,但最後他們依舊隻能無奈的選擇離去。

“最後天魔獄歸了馮焱,而其他勢力都損失的非常巨大,估計所有人都將發呢感言恨得牙癢癢了,而跟那些勢力相比,我大周皇朝就要幸運多了。”邢宮輕歎道。

“是幸運,我大周皇朝這次派遣的天才死的不到九成,而最精英的都保留了下來,且最重要的得到天魔獄的馮焱,乃是我大周皇朝陣營的。”暗宇也是一笑。

跟其他諸多勢力相比,大周皇朝的確是運氣最好的,因為馮焱就是隸屬大周皇朝。

雖說馮焱一直獨來獨往,不受大周皇朝的支配,但隻要是大周皇朝境內的,就屬於他們的人,何況他們也知道馮焱跟天帝肯定有著一些關聯,肯定不會對大周皇朝產生敵意。

“這馮焱,想不到這才多久沒見,竟然變得那麽可怕,那魔殿當中的考驗,我足足經曆了兩萬七千多世,已經達到極限了,差一點我也得死在那裏邊,可沒想到他竟然已經通過了考驗,真是厲害。”蕭鼎也歎道,猶豫剛從那白色宮殿出來的原因,蕭鼎身上還散發著無盡的殺氣,身上也有著滔天的魔性翻滾,但這魔性蕭鼎暫時還可以控製的住。

“蕭鼎,你認識他?”邢宮道。

“嗯。”蕭鼎點頭,“已經跟他打過交道,且我早就認定,在我大周皇朝境內,隻有他才能與那個怪物相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