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億萬星辰籠罩的大殿內,三氏五族的八位老祖匯聚在一起。

“嗯?”端木老祖心神一動。

“端木,怎麽了?”其他幾位老祖都看過來。

“是六臂。”端木老祖冷冷一笑,跟著傳音過去。

其他幾位老祖麵麵相覷,倒是不明白六臂找端木老祖為的何事。

“原來如此,那好,讓他來跟我談。”端木老祖並沒有拒絕。

端木老祖跟六臂交談完後,便看向周圍,“諸位,馮焱要跟我談判。”

“哦?”幾位老祖都很詫異,跟著都饒有興趣的等待著。

百鬼祭壇內,一名黑袍老者急速朝馮焱所在的宮殿掠來。

“馮焱大人,奉六臂大人之命,將這通訊玉符給你。”黑袍老者將一玉符遞上來。

“多謝了。”馮焱點了點頭,那黑袍老者立馬離去。

馮焱緊握著玉符,意念一動,當即在他們麵前便出現了一副畫麵,畫麵當中是一座充滿著無盡星辰的黑暗宮殿,宮殿內矗立著八道模糊的身影。

“他,就是馮焱?”

那八位老祖也都能夠看到馮焱,不管他們對馮焱是多麽的仇恨,多麽想要殺死他,但打心底,他們也非常好奇,這個能將他們三氏五族逼到這個地步的天地尊者,當即一道道疑惑的目光看著畫麵當中的馮焱。

“沒想到,三氏五族的八位老祖,竟然正好聚集在一起?”馮焱一笑。

“嗬嗬,那是因為你厲害。”端木老祖聲音傳出,“小家夥,我們八人無盡歲月以來都很難為了一個人而匯聚到一起,除了四帝之外,你還是第一個。

“哦,那我倒是很榮幸了。”馮焱啞然一笑,“不知你是哪位老祖?”

“端木氏。”端木老祖一笑,“我的名字就叫端木,你可以稱我為端木老祖,或者端木大人。”

馮焱聳了聳肩。

端木氏,在三氏五族當中,其實是最強的一脈,這端木老祖在八位老祖當中看來地位也是最高的,不然也不會由他來跟馮焱交談了。

“好了小家夥,你直說吧,你找到我們,要談什麽?”端木老祖問道。

“我要談什麽,你們應該知道,現在這種局麵,大家都不想見到,你們三氏五族失去了偌大的天地戰場,恐怕你們麾下的弟子都不會甘心吧?”馮焱笑道。

八位老祖頓時都一皺眉。

當然不甘心

天地戰場,那是一巨大的寶藏,奈何無數的寶物,雖然危機也挺大,但無數年來,三氏五族近九成的天地尊者都匯聚在那裏,可見這天地戰場對他們的吸引之大了。

“說吧,怎樣才會放棄掃蕩。”端木老祖道。

“簡單,隻要你們撤掉那暗殺我的任務。”馮焱隨意道。

“就這麽簡單?”端木老祖緊緊凝視著馮焱。

“對。”馮焱點頭。

“你可以中斷聯係了。”端木老祖的聲音冷漠下來。

馮焱麵色微變,旋即嗤笑,“怎麽,你以為接下來我會直接殺到那三大基地當中?嗬嗬,如果我沒猜錯,在那三大基地,肯定早已經埋好了陷阱在等我,甚至你們當中恐怕還會有人躲在那裏等著我去偷襲吧?”

“他竟然猜到了?”八位老祖心中一突,可麵色卻沒有絲毫的變化。

“八位,好好想想吧。”馮焱微微一笑,“僅僅隻是撤掉對我的暗殺任務而已,你們麾下的強者去能夠再次去遼闊的天地戰場內闖蕩,另外,我之前關押的那些強者,我都可以全部釋放出來,這買賣對你們而言,很劃算。”

“要我們撤掉對你的暗殺任務……做夢”端木老祖聲音低沉起來,“撤掉任務,不是代表我三氏五族對你低頭?可笑,我三氏五族在源界存在了無盡歲月,一直都是超級勢力,高高在上的,何曾低過頭,就算是當初四帝在世,我們頂多也就是盡力退讓而已,卻一旦觸及到臉麵尊嚴時,一樣沒低頭過,而你算個什麽東西?”

端木老祖麵色陰沉,目中蘊含著滔天的殺意,即便跟著畫麵,馮焱都能夠感受的到。

“你不過一個小小的天地尊者而已,一個螻蟻……也有資格讓我三氏五族低頭?”

“馮焱,我告訴你,不就是丟掉天地戰場嘛?我三氏五族就放棄了,但對你的暗殺,絕對不會停止,就算暗血組織暗殺不了你,我三氏五族也會想盡辦法將你給殺死,我三氏五族的威嚴,不容任何人侵犯”

馮焱麵色鐵青。

“端木,你是真打算跟我死拚到底了。”馮焱低喝,稱呼都變了,顯然也氣急。

“是這樣,又如何?”端木老祖臉上可見瘋狂。

“哈哈,死啃,誰怕誰?”馮焱卻笑了,“我獨自一人,而你們三氏五族卻是八個那麽龐大的勢力,光腳的不怕穿鞋的,我還怕你們不成?”

“你光腳,我看不見得吧?”端木老祖冷笑道:“據我所知,你在源界闖蕩時,也結實了不少的好友,上次暗血組織就殺了你的一個好友,而且我還聽說,你在幽冥州創立了一個名為東臨神宗的宗門,那東臨神宗是你從下界帶上來的吧?那東臨神宗的宗主,你似乎對他還很客氣的。”

馮焱麵色難看。

他最擔心的,不是自己,而是自己身邊的人。

像東臨神宗,傾嶽峰主這些都是自己無比重視之人,任何一個因他而死掉,他都會愧疚一輩子,之前暗血組織的暗殺,賀雷死掉,他就無比痛恨,就是為了防止這樣的事情再次發生,他才會這般瘋狂殺的三氏五族低頭。

“我的好友,都在大周皇朝的境內,莫非你們三氏五族還有機會去對付他們?”馮焱冰冷道。

“我們三氏五族是沒辦法對付,可暗血組織呢?”端木老祖嗜血一笑,“馮焱,你猜猜,關於東臨神宗的那些信息,是誰告訴我們的?就是暗血組織,你在大周皇朝餓一舉一動,都被暗血組織看在眼裏,你還敢說你是光腳的,哈哈,真是可笑”

其他幾位老祖也都冷笑著。

馮焱若真是獨自一人,他們倒真會忌憚,光腳不怕穿鞋的,像源界那些獨行的聖境強者,一個個都不好招惹。

就像當初的裂天刀聖一樣,他獨自一人,又實力滔天,因此沒有任何超級勢力敢招惹他,因此沒人可以殺死他,他有沒有任何親人,也無法威脅到他。

就算當初他殺了六臂的親傳弟子,六臂也無可奈何,隻能強忍著,等裂天刀聖落魄,他們才會一擁而上。

而若是六臂來威脅他們,他們也可以反過來威脅六臂,這樣雙方都扯平,都有著牽掛,可獨行強者才是真正難纏,最難招惹的。

“既然你們打算與我死啃到底,那就等著,老東西,從今日開始,你三氏五族麾下的強者,一個都別想從臨時基地內出來,出來一個,我殺一個,就算一直躲在臨時基地內,我也會讓你們寢食難安。”馮焱怒喝道。

“很好,我們等著,等著你來,就怕你進來容易,出去難。”端木老祖沒有絲毫的退讓。

“走著瞧”馮焱低喝一聲,直接中斷了聯係。

那無盡星辰的大殿內,八位老祖看著虛空當中的畫麵逐漸模糊,直至消散,一個個麵色也非常難看。

“這馮焱,真是該死”

“還敢威脅我們?不自量力”

八位老祖一個個怒氣衝天。

“哼,愚蠢的東西,真以為我們會怕他。”端木老祖則是冷哼,“距離主上降臨,也隻有一段時間了,就算我們暫時放棄天地戰場,也就隻有這段時間而已,等主上真正降臨後,這方天地就會完全掌握在我們的手裏,哪用得著我們低頭?”

八位老祖早有打算。

要他們低頭,根本是不可能的。

當然,若是馮焱早個數十億年,距離他們主上降臨的日子還無比遙遠的時候,他們拿馮焱沒辦法,說不定會選擇低頭,但現在嘛,就算讓麾下的強者一直躲在臨時基地內,也僅僅隻需要躲一段時間而已,他們將這段時間忍過去,就行了,當然不會選擇低頭。

百鬼祭壇內。

“混蛋”馮焱中斷聯係後,心底也怒火衝天。

他沒想到,三氏五族的態度竟然會如此的強硬,且最後用東臨神宗跟他的好友反過來威脅自己,也讓馮焱感到非常的氣憤。

“既然要死啃,那就死啃到底,我會讓你們後悔的。”馮焱緊握著雙手。

裂天刀聖躲在馮焱的空間類至寶當中,將全程都看在眼裏,他也忍不住輕歎,“能將三氏五族逼到如今這般地步,馮焱他,也的確有能耐,不過三氏五族又其實那麽容易屈服的?當初四帝在世,都無法讓他們真正屈服過。”

越是強大的勢力,就越注重臉麵,要三氏五族像一個天地尊者屈服,幾乎不可能

“馮焱。”一道恢弘的聲音,忽然在馮焱心頭響起。

“嗯?”馮焱一愣。

這道聲音,對他來說,倒是無比陌生。

“我是六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