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莫惟百貨的鼎力支持,覃梓霖和覃梓峻剩下的談判變的更加輕鬆了起來。不少供貨商都與莫惟百貨有著長期的合作,一看趙總都願意在這個時候替覃梓霖站台,他們自然也樂的順水推舟。

眼看著進組的日子近在咫尺,夏雨柔的心裏百感交集。雖然說去劇組裏可以暫時的忘卻眼前的煩心事,可一開始工作,那能夠陪孩子的時間就會越來越少。而且撫養權的案子馬上就要開庭了,關於小寶和奶包的撫養權,雖然覃梓霖信誓旦旦,隻要夏雨柔想要就一定會給。可夏雨柔這幾天總是心神不定的,老覺得要發生什麽變化。

“雨柔,晚上是我們公司的慶功宴,你也一起來參加吧。”清早躺在床上,覃梓霖的聲音從夏雨柔的背後響起。

“恩?”夏雨柔正想著小寶的事情,並沒有聽清楚覃梓霖的話。

“電商平台首日成交金額已經破三億了,雖然不算是特別好,但已經超過了我們的預期。為了犒賞集團員工,所以想要舉行一個慶功晚宴。你作為代言人,也一起過來熱鬧熱鬧吧。”覃梓霖的手把玩著夏雨柔的頭發,以前的覃梓霖就愛極了夏雨柔這一頭柔順的長發。

夏雨柔以前在曾家的時候,頭發就沒有染燙。當然,那時候的情況也不容許她來打扮自己。後來也算是養成了習慣,就算是進了娛樂圈,夏雨柔也對於自己的頭發寶貝的不得了。

“哦,我知道了。”夏雨柔覺得有些看不懂覃梓霖,之前他很抵觸自己和梁耀澤有任何交集。可自從上次三個人一起在家裏吃了一頓氣氛詭異的晚飯之後,他們之間似乎是達成了什麽共識一般,梁耀澤來公寓找她的時候,覃梓霖竟然還能跟他打個招呼。

電商平台剛剛上線,覃梓霖的工作量可想而知,吃過早飯,他便開車去公司了。阿九把小寶和奶包送去了學校,不大的公寓裏隻剩下夏雨柔一個人,竟讓她忽然覺得有些冷清。

“咚咚咚……”夏雨柔整一個人躺在沙發上一邊曬太陽一邊看劇本,忽然門外響起了敲門聲。

夏雨柔透過貓眼,竟然看到了念生!

“念生,你怎麽會過來?”自從上次一別,夏雨柔便沒有再見過念生。說心裏話,她總覺得自己和念生是有些相像的,都不過是被那些大少爺們擺布的玩偶。

“聽說了很多事情,所以過來看看你。”念生的眼底帶著血絲,一張原本就不大的小臉上布滿了疲憊。

“念生,你還好麽,你看起來似乎很累。”如果不是念生告訴了夏雨柔關於梁耀澤和陸維瑤的事情,或許夏雨柔仍舊在自作聰明的跟梁耀澤周旋,從某種意義上說,念生確實幫過她。

“我能怎樣,還不是老樣子。”念生苦笑,這麽多年了,傅瑞延的確對她嗬護備至,可兩個人的關係卻一直都不清不楚。

最近傅瑞延總是回家很晚,身上帶著女人的香水味。念生總是安靜的躺在床上,每天聽到傅瑞延回來的聲音才能安然入睡。念生有時候很羨慕夏雨柔,盡管兜兜轉轉她又回到了覃梓霖的身邊,可畢竟不是自由過麽。再想想自己,與傅瑞延的揪扯似乎永遠都不會有盡頭了。

“念生,你愛傅瑞延麽?”念生年紀小,若是別的姑娘,這會兒一定還每天騎著單車和同學一起歡聲笑語。可是傅瑞延看念生真的看的太死了,念生即便是上學,也永遠有保鏢護送著,在同學眼中,隻怕也是個異類,更別提交什麽朋友。

“他在我心裏,像爸爸一樣。”念生啞然失笑,傅瑞延對自己,的確像是一個寵溺女兒的父親。

“我理解你,可是,我真的幫不上你。”夏雨柔歎了口氣,她自己都泥菩薩過江,實在是沒有多餘的精力去擔心別人。

“我知道。”念生淡淡的點頭,眉宇之間縈繞著一股哀傷,“我來找你,其實是為了黎諾的事情。”

“她……後來怎麽樣了?”黎諾這個名字,對於夏雨柔來說,的確是有些久遠了。當時因為照片的事情她曾經懷疑黎諾,而黎諾最後也的確如梁耀澤所說,付出了應有的代價。

再一次想起黎諾,她那張憔悴的臉浮現在夏雨柔的腦海中。她和黎諾也曾經是朋友過,她看著黎諾一步一步的擺脫自己的黑曆史,變成一個璀璨奪目的大明星。可是她之前的所有努力,在梁耀澤的摧毀之下蕩然無存。

“不怎麽樣,解約之後,沒有公司肯要她。她現在替幾家小雜誌社拍照片,我也是碰巧遇到她的,不過……她好像也不太清楚我跟你認識。”黎諾雖然算不上是什麽超級巨星,不過知名度確實不小,當時念生看到她的時候,仍舊是大大的吃了一驚。

拍攝間隙的時候,黎諾主動跟念生聊起了自己解約的事情,表情既悲慟又無奈。念生看她可憐,所以這才存了想要幫她的心思。不過從覃梓霖那邊下手顯然是不可能,照片的事情,按照黎諾的話,雖然她不是主謀,卻也提前知情,如果去找覃梓霖,那後果可想而知。

“我很抱歉。”當時因為照片的事情,夏雨柔覺得是黎諾出賣了自己。而且最讓她接受不了的是,黎諾堅持認為是她要搶走梁耀澤,所以夏雨柔當時才沒有替她求情。可現在看來,梁耀澤的處理對於黎諾來說,確實是太嚴重了。

“幫她一把吧,我聽說你馬上要拍攝的新電影裏麵缺一個女配角,戲份不多,你能不能讓黎諾上?”念生一直喜歡攝影,以傅瑞延的性子,對於她的要求當然全部滿足。所以很早以前念生就喂黎諾拍過照片,當時黎諾還因為她年紀小有些不信任她,當時那奪目的明星氣場跟現在絕對是千差萬別。

“我去說的話,能行麽?”夏雨柔縱然風頭再大,可再娛樂圈兒裏那就是一個嶄新嶄新的人兒,這個女主角估計都是公司公關來的,她再介紹別的演員進組,導演能同意麽?

“不過就是個商業片,導演並不是什麽難纏的人。再說,梁耀澤為了你剛剛追加了投資,說什麽都會給你這個麵子的。”念生把情況打聽的很清楚,她覺得自己似乎永遠在為別人活著,她多想也能放肆的任性一下,可是傅瑞延恐怕永遠都不會給她這個機會了。

“黎諾,會接受我的幫助麽?”就算是能夠拿到角色,可黎諾願意給自己當配角麽,又願意接受自己對她的幫助麽,這一切都讓夏雨柔覺得有些頭疼。

“你不說的話,或許她會覺得是梁耀澤給她的幫助呢。”黎諾對於梁耀澤的感情也確實超出了念生的想象,黎諾雖然是個明星,可誰都知道她身份低微,梁耀澤那麽高高在上,兩個人怎麽看都不太相配。

見慣了夏雨柔對於覃梓霖的抵觸,念生以為們不當戶不對是不存在什麽真愛的,結果……黎諾倒是讓她有些意外。

“我明天試試看吧。”夏雨柔點了點頭,她反正是要離開的,如果是因為自己就害了黎諾,心裏總也是會過意不去。而且當時黎諾對自己還算不錯,後來發生那麽多事情,說來說去也還是因為她對於梁耀澤愛得太深。

“一起吃個飯吧,我很少跟朋友聚餐的。”解決完了黎諾的事情,念生的小臉一下子輕鬆了不少。

“在家裏吃吧,食材還不少呢!”冰箱裏滿滿當當都是新鮮的食材,全是阿九早上送過來的。最近覃梓霖一直在公寓裏吃飯,材料當然不會少。

“好啊,要是被阿霖知道了,不曉得會不會怪我跑來找你。”念生吐吐舌頭,俏皮的樣子帶著青春和活力。

問過念生的飲食習慣之後,夏雨柔帶上圍裙就在廚房裏忙碌了起來。不多時,四菜一湯便已經擺放在了餐桌上。

“我要是阿霖的話,我也想天天把你留在身邊。”念生看著這色香味俱全的一桌子菜,雖然比不上什麽大酒店的精致,但總讓人有一種歲月靜好想就此安定下來的感覺。像覃梓霖這種從小缺乏家庭溫暖的人,最期望的恐怕就是這種穩定感。

“願意給他做飯的人,排著隊呢。”夏雨柔嘴角扯出一個自嘲的微笑,以覃梓霖的魅力,想要天天在家裏做好飯菜等他下班的人,拉起手來估計能繞地球一圈了。仔細現象,覃梓霖好歹也算是個多金帥氣的暫時王老五,對孩子也算是嗬護備至,可是自己為什麽還是不能愛上他?

“弱水三千,隻取一瓢啊。”念生嚐了一口湯,滿足的眯了眯眼睛。

“喜歡的話……多喝點。”夏雨柔原本想說她以後可以經常過來,可一想到自己的計劃,話鋒也隻能一轉。

“對了,我聽說……陸維瑤回來了!”念生低著頭,聲音並不真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