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狂潮爆發

2015年!

老毛子開發出來的不老藥,開始賣了。

人,都是愛美的。特別是,藥物走的還是平民路線。這樣子,藥就普及了下去。甚至於,都不夠賣,撕幣大戰都要開啟了。

一周,半個月,一個月。

人類突然之間變得躁狂了起來。那可不單單是什麽我要愛你,那就咬咬你。那是要咬出血,那是要吃人的一種情懷啊。

混亂一直維係了半個月,軍隊神馬的,已經不在拯救市民。警察神馬的,自保都困難。居民神馬的,能夠躲,那就躲了起來。街道之上,人類的殘肢和內髒四處都是。一輛一輛車子,開門,沒開門的,這麽的停放著。

在這麽一家書店之中,幾位男男女女已經是餓的有點不行了。

“要出去找吃的了。誰搭夥。”一位男子,站起身來說道。他,身高有著接近一米八。如果去掉林上的泥土,那還真的是一枚帥小夥。身材也勻稱,可以模糊看見衣服之下的肌肉。要是在末日之前,他是搶手貨。末日之後,食物才是搶手貨。他是這個小團隊之中的一員,鄭小天。

“算上我一個。”李軍站起身來。退役的出身,身手還是不錯的。他也是這個小隊的一員。

“其實要去,還是都去好了。在末日之中,哪裏還有家?走到哪裏,家就是那裏。”矮胖矮胖的一位男子站起身來,他叫做董卦,外號冬瓜。

“為了吃的,隻能行動了。”四人之中,唯一的女生站起身來。她叫周紫月,身份,未知。身手,未知。反正,好幾次都是處在了喪屍群之中,這麽的,跑出來了身上還沒有掛彩。給人一種簡直就是很厲害,但是,也很是神秘的感覺。

“既然達成了共識,那麽,行動起來吧。”鄭小天點頭。

大家,走出了書店,大家,輕手輕腳的走在了街道之上。

喪屍,目前那嗅覺能力一般般,憑借氣味不太容易找到人。但是,聽覺能力已經是成熟了起來。動靜大一點,一千米之外的喪屍都來了。動靜小一點,也不是很容易糊弄的過去一百米開外的喪屍。所以,四個人簡直就是猶如是做賊一般的前行。

四人的目標那就是超市。超市,不見得是可以找得到東西的。但是,超市的倉庫,那應該是沒有人惦記的。畢竟,現在隻是末日初期而已,倉庫應該算得上是有安全保障的。

吃的,喝的,所仰仗的就是倉庫了。大家已經是有接近一天沒有吃東西了,餓的,那都是前胸貼後背了。

距離超市十米,五米,三米。

大家,已經是到了超市的麵前。

超市到了麵前,如何進去,這才是重中之重了。大門緊閉,要打開,必定是有聲音。運氣好,什麽事情都沒有發生,運氣不好喪屍引來了。並且,誰能夠確定超市之中沒有喪屍?運氣好,裏麵三兩隻,運氣不好,這就是個喪屍窩。

末日之中,已經不可能有計劃了。為了食物,必須要來,也必須要進去。

吱呀!

這聲音,前所未有的刺耳。

“吼……”寧靜的城市頓時被喪屍的吼叫聲所打破。

嗖,嗖,嗖!

鄭小天等人一個瞬身,頓時就是激射到了超市之中。

砰,砰,砰!

超市之外,那一隻一隻的手正在攻擊著超市的大門。喪屍大軍,來了。喪屍,曾經也是人類。但是,現在他們跟人類簡直就是有著本質上的不同。他們的身上,那個皮膚猶如是腐蝕了一般,張開嘴巴那就是恐怖的血腥味外帶著碎肉。好一點的,身上還算是完整,普遍的,那是缺胳膊少腿或者是器官被創傷,身上都是鮮血淋漓的。

少數人知道,這一切的根源那就是不老藥。人,變成了這麽一種樣子,不老那是必然。長生也簡直就很是肯定。這還真的,正兒八經的是長生不老藥呢。很諷刺!

鄭小天等人靠著在了門上。

“沒有想到開個門竟然是動靜這麽的大,簡直了,喪屍被引來了。”李軍搖了搖頭。

“既然是能夠來,對這裏我當然是有了一定的調查。”周紫月不以為意的說道:“這裏可是有後門的。拿了應該拿的東西,前門正好是吸引了所有的喪屍大軍,那麽,幹脆從後門走就行了。”

“似乎,搞定這一切之前,還得是研究研究眼前。”冬瓜指著前方。

眾人的前方,超市之中。有著這麽幾個人,晃晃悠悠的朝著大家走了過來。有的,那簡直就是腸子都流了出來,在地上拖著,也感覺不到疼痛什麽的被鄭小天等人吸引了過來。

喪屍,這當之無愧正在靠近的就是喪屍大軍了。

鄭小天,舞動了一下手心之中砍刀率先迎了上去。

噗!

一刀,直接就是將一枚喪屍的腦袋給一分為二。吼叫聲也從這喪屍的嘴巴之中,頓時消失無蹤了思密達。

這是幹掉喪屍的唯一方式。哪怕,你是將對方的腦袋給斬斷,對方一樣是吼叫吼叫的。隻有徹底的破壞喪屍的大腦,才能夠徹底的幫其解脫。

可能,大家在一開始不適應。但是,這畢竟是一個人吃人的環境。不將喪屍幹掉,麵臨的就得是被喪屍吃掉。喪屍是人類的千倍以上,還不怕死,不怕疼,除了腦袋的身上各處被攻擊還不以為意。人死了,也得是變喪屍。被血液,唾液,病菌感染還得變喪屍。這樣子的環境熏陶,一天,一周,一個月,還能夠活下來的人,那就已經是徹底的適應了。

噗,噗,噗!這聲音不絕於耳。

張軍,出手利落,次次都是橫切破入頭蓋骨,一個用力轉動刀柄隨即掀翻喪屍的腦門。冬瓜,身材矮小,但是伸手靈活。每次都是將喪屍的眉心洞穿。周紫月,憑借著一根鎖鏈時而丟出,時而精準的洞穿喪屍的眉心。

鄭小天,刀刀都是力劈華山從上至下,刀刀都是將喪屍的腦袋一分為二。這麽一個遠程近身,並且還外帶機動能力強悍的小組活到現在,那不是運氣好,那不是偶爾,那是搭配得當,那是實力。

眾人,輕車熟路的清理了超市之中的喪屍以後,來到了儲存庫。

當然,這是要取決於喪屍並不多。總共也就那麽幾隻而已。如果說有個幾十隻,上百隻,眾人簡直就是蒙了,不是麽。

“姑奶奶我總算是可以吃飽飯了。”周紫月搓著手,臉上的表情看起來簡直就是及其興奮。這給人的感覺,簡直就像是不知道餓了多久的一種情懷一般。

“整的像是你沒有吃飽過一般。你這是在控訴我們三個大男人虐待你麽?”鄭小天衝著周紫月道。

“談不上虐待,隻是那些東西我沒有吃飽而已。”周紫月雙手放在了大門的轉盤之上,繼續道:“好了,別嗶嗶了,留點力氣吃東西。”

這個大鐵門,看著有點像是銀行的金庫。有著一個巨大的轉盤,相當之霸氣。如果說,家家戶戶都是這麽一種門的話,那喪屍也進不去呀。並且,如此一般的密封,一點人的味道都傳不出來,喪屍的嗅覺也徹底的廢了。

吱呀!

門,緩緩地打開了。

嗖!

砰!

一道身型,砸在了鄭小天的身上。那麽一種臉對臉的模式,簡直就是蹭了鄭小天一臉血的情懷。

“我勒個去!”董卦,一尖刺在驟然之間揮舞了出去。朝著喪屍的腦袋,不無精準就過去了。如果這要是換做是平時的話,這一尖刺,那簡直了,百分之百命中而沒有絲毫一點點懸念的。

喪屍,腦袋一偏,躲了過去。

“你特麽的差點將我給幹掉了。”鄭小天看著距離自己臉頰也就隻有一厘米不到的尖刺,咕嚕一聲吞咽了一口口水。這簡直就是在死亡的邊緣,走了一圈的節奏。

此刻,喪屍又有舉動了。他躲避了過去攻擊以後,一雙手頓時就是朝著冬瓜的脖子抓了過去。本身,雙方之間就很進,這一爪子,頓時命中沒有絲毫懸念的一種感覺。

“卡卡卡!”冬瓜感覺到了脖子之上的疼痛,對方,這是指甲都沒入到了他的皮肉之中,完了完了,他肯定是完了。沒有一絲不完了的可能性了。先不談鄭小天是不是會感染,他這邊的情況,感染簡直就是百分之一百。

“哈!”周紫月,張軍兩個人已經是攻擊朝著喪屍,席卷而去。

兩刀,分別是兩個方向。好像,並未給喪屍一絲的退路。而,憑借著喪屍這麽一種虎比性格,那肯定也不會是想著退。那可是,獵物到手了,必須必定要弄死的一種節奏。憑借著這麽一種行事方針,這兩刀就可以要了他的命。

喪屍抬頭看了兩人一眼,當即,鬆開了董卦,身形驟然之間暴退到了倉庫之中。

“這……”周紫月和張軍都愣住了。如此一般的人性化,真的不是她們連夢的情況?

安迪偉,不管是不是連起來一起做夢,哪怕是在夢境之中,也得是追擊將喪屍幹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