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我隻代表自己

“是你?”鄭小天沒有想到周紫月竟然在這裏,並且,看這樣子周紫月被喪屍大軍包圍了啊。被這麽多的喪屍大軍包圍還可以一點事情沒有,這些喪屍大軍有問題啊!

鄭小天突然之間意識到,自己可以控製喪屍大軍別人就可以。那麽,或許這是人家女子大隊的一種手段呢?要不然憑借著一支娘們所組成的大隊就可以不以為意的活下去了?娘們狠一些?喪屍要給麵子還是咋地?

“好巧哈。”周紫月衝著鄭小天一笑。突然之間有點不知道如何的解釋自己在喪屍大軍之中一點事情都沒有的這麽一種詭異現象。突然之間猶如是偷吃被抓住的窘境。

“你是一開始我們出現的時候那一小股喪屍大軍的領頭人?”鄭小天看著周紫月。

“你要不要這麽的聰明。”周紫月翻了翻白眼。對方都已經說的如此一般的清楚了,簡直就是想抵賴都抵賴不了了。

“不扯犢子,現在還有一件很是重要的事情要處理。”鄭小天來到了窗邊,目光看了下去。此刻,他的九十八位鎧甲戰士已然將喪屍王給包圍。一對一或許不是對手,但是如果將四麵八方包圍的固若金湯呢?那性質就徹底的不一樣了。

每一個鎧甲戰士都有著絕對的防禦,在這樣子絕對的防禦之下哪怕是喪屍王多麽詭異的能力也得被壓製下來。現在他的狀況極其不好,想什麽做不到什麽。心中已經是徹底的恨瘋了鄭小天,甚至於不用挑撥離間和推波助瀾,他與鄭小天之間從此刻開始那就不死不休了。

鄭小天稍微的安心了這麽一丟丟,還好,還好,喪屍王被控製住了。

“那個啥!”周紫月扭扭捏捏的。看不到對方吧,想,想要看到對方。真的是看到對方了吧,也不知道是要說一點什麽。感覺在這一刻猶如是莫名其妙的詞窮了一般,真的很揪心,非常之頭疼,不知道咋弄了都。

“啥?”鄭小天目光看向了周紫月。

“你是喪屍麽?”周紫月問道。上一次,對方追殺一枚喪屍王級的生物到了自己的麵前,隨即更是將喪屍王給斬殺。她或許會懷疑對方是不是龍組的大仙,但是,這一次對方可是帶著喪屍大軍出現的,這怎麽看都是喪屍王啊。但是,自己可以控製喪屍小股,對方莫非是不能夠控製喪屍大鼓?

所以,在對方是不是喪屍這個問題之上周紫月很上心。怎麽說呢,很是不好意思的承認的話,眼前的男子完全就是她的心上人,心上人是人或者不是,很重要。

“我是喪屍,我還是喪屍王,咋地。”鄭小天道。

“別鬧,就不能好好說話麽?”周紫月瞥了鄭小天一眼。

“我沒鬧啊,我好好說話了啊。我是喪屍大軍第一軍團長,我統轄數十萬的喪屍精銳,現在我正在帶著我的精銳中心開花徹底剿滅另一支五十萬之數的喪屍大軍。”鄭小天實話實說道。

今時今日的鄭小天依然不是第一章的小diaosi了。他自然看得出來對方是看上自己了,自己這麽一個分身作為喪屍王的身份跟對方這麽一個可以控製喪屍的人類精銳能夠有什麽?再者說了,就對方撇下他就走的這種行為他還沒有原諒對方呢。

“你就算是喪屍王我也認定你了,愛咋咋地。”周紫月強硬性的來了一個表白。

“我還是去處理另外一個喪屍王吧。”鄭小天灰溜溜的離去。早要是知道對方會被逼迫到這樣子的回答他,他會這麽的作死麽?不會的好麽。就對方這麽一個人類的身份帶回去最後的結局那都顯而易見了。

“也是,我們現在安全都沒有辦法保證的確是沒有辦法談別的,這樣子,我在這裏等你。”周紫月說完以後臉頰頓時紅果果了起來,整個人害羞不已。

鄭小天一腳沒踩穩差一點從樓梯上摔下去。對方還等自己?等自己幹哈?等著自己娶對方呢是吧?艾瑪,真的是……

鄭小天心中已經是將喪屍王給恨死了都,若不是因為對方的話事情會發展到這麽一種地步?對方這方向掌握的,直接將自己給送到這麽一個火坑之中來了。麻痹!

喪屍王麵對著四麵八方密密麻麻的鎧甲戰士,他感覺自己的頭皮都有點發麻了。一個這玩意就不是很好對付了,還這麽多的這玩意。數量在一定的程度之上是可以戰勝質量的,猶如是此刻的數量,完全就是戰勝了質量啊。

“都給勞資讓開一條道路。”傲嬌不已的鄭小天來了,他的麾下還是騎乘者那一隻藏獒。一步一步,藏獒走著那是囂張不已的姿態,似乎並不著急,似乎自己就是上位者。

鎧甲戰士收到指令就放棄了攻擊,喪屍王一雙眸子死死的盯著到來的鄭小天。失算了,現在包圍他的這些精銳之中的精銳讓他徹底的失算了。

包括鄭小天在內九十九位鎧甲戰士,這是他的根本。這一批戰士有著絕對的防禦,絕對鋒利的寶劍,有著上等的修煉功法。一天一天的過去,那戰鬥數值就是一天一天的增加。隻是數量少了一點三位數都不到而已,但是這九十九個精銳的影響是巨大的。

這麽說吧,鄭小天不管想要去哪裏,帶著九十八個下屬他就可以如落無人之境一般。衝進去,走出來,沒有誰可以抵擋得住。有了這麽一批精銳,他就diao到了這個份上。當然,前提也得是沒有遇到喪屍王的情況之下,人家要是專門組建一支一百之數的喪屍王小分隊,那也一樣可以抵擋得住他前進的步伐。

“看來是我失算了,你比我想象之中要厲害得多。你這個家夥很無恥呀,有什麽手段都是藏著掖著,不錯,不錯。你要是不無恥的話,我也沒有多大的興趣了。”喪屍王點了點頭。

“聽你言語的感覺,你想弄死我分分鍾唄?”鄭小天一笑。

“差不多吧。”喪屍王點頭。若是單挑的話他有著絕對的把握,本來他就欺負過了鄭小天一次,他可以欺負對方十次一百次。實力擺在這裏,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自己就是速度比對方快,自己就是可以讓對方都碰不到自己的邊。

“鎧甲小組成員聽令,做好致命一擊的戰鬥準備。”鄭小天豪氣衝天下達作戰指令。

“等一等。”喪屍王頓時開口。

“為什麽要等?”鄭小天歪著頭看著喪屍王。這眼神猶如是看著白癡一般。

“你不是要跟我單挑麽?怎麽,怎麽現在我感覺到了一點群毆的意思呢?”喪屍王問出了自己的狐疑。明明是單挑的事情,但是對方下達的命令,怎麽聽,怎麽看,怎麽理解都是群毆的意思啊。

“是單挑啊!”鄭小天點頭。

“但是你現在下達的命令不是單挑啊。我們要是單挑的話旁邊的人虎視眈眈,這對於我而言不公平。”喪屍王擺手道:“請你收回命令,要單挑那就好好的單挑,莫要壞了規矩。”

“沒有壞規矩啊,你一個人單挑我們一群啊。所以他們並不是虎視眈眈,而是,攻擊。”最後兩個字鄭小天是大吼出聲來的。這一刻,已經準備好了的大家,眾人,當即一刻絲毫不遲疑的就展開了攻擊。大家凝聚著致命一擊朝著喪屍王席卷而去。

刷!

鄭小天也不甘落於人後,他也一樣的朝著喪屍王衝了過去。

喪屍王都蒙了,不要臉還可以達到這等地步?對方還能夠有臉麽?艾瑪,他已經是不想說什麽了。這個不要臉的生物,簡直,簡直是……

砰,砰,砰。各種各樣的攻擊砸在了喪屍王的身上。一開始他還是抵擋得住的,隨著鄭小天這個旗鼓相當的家夥加入了進來以後,他頓時就是無法招架。出了一點點的紕漏就會出來更大更多的紕漏,隨即……

喪屍王敗了,徹底的敗在了不要臉的鄭小天手上。但是,他也沒有太過於的絕望,因為他敗了的話還有下屬,下屬下麵還有下屬。一個軍團,軍團長死了副軍團長指揮,副軍團長死了軍長指揮,軍長死了旅長,旅長死了團長,團長死了營長,營長隨後就是連長,排長,班長,班長死了還有副班長,副班長死了那就幹脆是各自為戰,為了完成任務而戰。

若是人類軍團可能難以輝煌到如此一般的地步,但是,喪屍軍團完全可以做到這樣子的程度。所以,軍團長喪屍王在此刻隻代表他自己,不代表全軍。

“跟著我混,我為你配備鎧甲。”鄭小天衝著喪屍王道。

此刻喪屍王被他踩著在了腳下,很清爽的展現了出來階下囚應該有的姿態。

“可以!”喪屍王點頭。

鄭小天咧嘴一笑道:“讓你的下屬投降吧。”

“這一刻我隻代表我自己,所以你去找現任的軍團長去談吧,我頂多是一枚怕死願意投降的俘虜而已。”喪屍王聳了聳肩。

鄭小天雙眼眯成了一條縫看著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