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市中心幸存者基地。

鄭小天看著頭頂發呆,在這相反方向的邊鄰之處就是革覺所處在的區域。他的分身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大難題不知道應該如何的來應對。

鄭小天將思緒收回,他尋摸著是不是憑借著人類那完好的大腦可以轉動的快一點,想的多一點點。

刷!

鄭小天將目光看向了窗戶縫隙之處,他發現有著這麽一團煙飄了進來。經過他對上下左右所有門縫的觀察,最後他所得出來的結論就是,這煙霧有問題。

鄭小天觀察到,上麵,左邊和右邊都有縫隙,但是沒有煙霧進來,下麵有煙霧,但是進來的也不全麵,隻是從一處進來。那麽,這所表達出來的一點就是,這煙霧壓根就是被送進來的。被送進來的煙霧那當然是帶著目的而來的了,那麽,煙霧絕壁有問題。

鄭小天很慶幸這個時候自己為了思緒而思緒,所以就回歸了。如若不然的話,在自己肯定被這個煙霧給陰了。

第一時間,鄭小天隨手就拿起來了一件衣服和一瓶水,右手握著瓶子,大拇指一滑瓶蓋就掉落到了衣服之上,隨即他左手一抖,衣服之上的瓶蓋就被送到了床上。一點動靜都沒有發出來。這一刻的時候,右手緊握著瓶子就將水倒在了衣服上,隨即將衣服捂住了自己的口鼻。

鄭小天臨時的做了一個建議的過濾器。不管這個煙霧是什麽,通過濕潤潤的布匹進行過濾,化學成分九成九都得被濕布吸收。

比如說,火災所產生的濃煙,為什麽是黑色的呢?因為其中存在著因為火焰燃燒某些物體之後所參雜的東西。若是通過了濕布以後,空氣就被淨化,有毒的物體就被吸收到了濕布之上,最後濕布就變得漆黑不已,但是你吸入進去的空氣很純淨。

為什麽人家抽ma古要用水槍呢?那也是為了利用水流來淨化。水流或許可以淨化一點點,但是沒有濕布這麽的效果好,若是阻隔了一團濕布的話,那跟吸純淨空氣有雞毛區別?浪費這錢買dupin幹哈玩意?所以,ma古的時候隻用水,不用濕布,但是這可以說明水滲透布以後的強大殺傷力。

鄭小天就這麽的老神在在處在床上坐著,哪怕是對方這麽的沒完沒了的吹下去,他也不認為對方可以傷害到自己什麽。

門口!

兩位男子互相的看了一眼,隨即將管子給收了回來。地上的裝備可多了,首先有著藥粉,隨即有著錫紙,然後有著打火機,還有著一個儲氣設備。

首先是將粉末處在錫紙之上,通過下麵的燃燒製造煙霧,然後緊握著儲氣設備的右手就可以鬆開了。緊握的時候裏麵的空氣都被壓了出來,鬆開的時候自然就會隨著物體的還原空氣會被吸入進去,這個時候直接吸入的就是製造出來的煙霧。然後再將關子放在設備之上,擠壓出來煙霧送入到房間裏麵。

其實若不是末日的話,不會這麽的麻煩。有著一種專門的設備就是用來吹迷煙的,淘寶之上二三十塊錢就可以賣到,那是一根管子鏈接一處燃燒處,然後外麵在套著一個送煙管。連接著嘴巴上的那一頭是隻能送氣不能吸氣的,這也是保證了使用者的生命安全。隻要用嘴巴叼著,然後點燃火焰烘烤,隨即吹出去就ok了的原理。

兩人能夠拿到手的設備就是眼前的這些,所以就隻能這樣子的來操作了。

“差不多了。”一枚男子開口。

“我也覺得是。”另外一枚男子點了點頭。

“那是不是可以將這個小閨女丟進去了?”率先開口說話的男子將一旁的女生提溜了起來。

這就是兩個人的計劃了,他們從幸存者基地抓了一個女生拍暈了帶了過來。迷煙是第一環,這一環搞定了以後鄭小天就會獸性大發,這個時候將女生丟進去,然後利用設備錄製下來,隨後將對方暴打一頓師出有名,最後順便將女生也給那個啥一下緩解緩解自己等人壓抑的怒火。然後將這件事情捅上去,作為上尉的軍官頓時就被革職,處死都有可能性。

兩人將計劃整的天衣無縫,妥妥成功沒懸念。

兩人已經準備好了,一個準備開門,一個準備將女生推入到房間之中然後架上攝影設備,隨即……

吱呀一聲。

“我還沒準備好呢。”看著緩緩開啟的門,抓著女生的男子有點不很爽了。他這邊攝影的設備還沒調試好呢對方就開門了。

“我沒有碰啊。”被針對的男子頓時就覺得很是冤枉,這跟自己又有個什麽關係?對方若是沒有準備好打過招呼的話,自己可能出手麽?不可能的事情好麽。簡直了,這就是這一刻被冤枉了的節奏啊。

“都在我門口幹哈呢?”鄭小天看著眼前的兩個人問道。

“額……”兩人抬起頭,當他們看到站定在眼前的鄭小天之時眼睛之中略顯驚訝。但是,隨即他們就想到對方應該是迷藥沒發作。沒關係,一時半會不發作不代表不發作,隻要是他們拖延一點點時間的話,那就ok了。若是可以配上一隻女士帶著薄荷味的香煙的話,那真的是事半功倍,一根煙下去絕對快活猶如是神仙啊。

“是走錯門了麽?”鄭小天問道。

“是,是,是,走錯門了。”扶著女生的男子趕忙從身上拿出了香煙,抽出來了一根遞給了鄭小天道:“兄弟,抽一口?現在這個東西那是絕壁的無法恢複生產,真的是越來越貴重,抽一根少一根。”

“那就卻之不恭了。”鄭小天接過了香煙。平時的話,這個東西他不怎麽抽。但是他知道這個東西的確是越來越值錢,既然對方都不肉痛的話,他不介意幫對方消滅一點。

男子幫助鄭小天點燃了香煙。

鄭小天一個一個煙圈吐著,玩著非常之開心。眨眼之間半根煙都抽完了,煙圈都吐了好幾個了。

這……男子就納悶了,怎麽迷藥還沒有發作啊。現在的話對方少說也得是眼神迷離啊,但是,對方簡直沒有一絲絲眼神要迷離的感覺在其中,這是個鬆蘑樣子的情況啊,真的是簡直了都。

“你們都不回去麽?”鄭小天看著眼前的兩位男紙。走錯了?對方說了他就相信?那房間之中的煙霧是什麽情況?對方擺明就是衝著他而來的。隻是他也沒有去感受一下那個煙霧是什麽,不好下判斷而已。但是,他絕對可以判斷的對方是預謀而來的。、

“不急,不急,大小姐好重,不好抗的說。”給煙的男子笑著道。

“進去坐坐?”鄭小天發出了邀請。

“不了,不了。”男子擺手。

“該不會你們這是想要偷東西吧,整好撞見我在家所以不好下手?”鄭小天雙眼眯成了一條縫,他這頓時就有著要大聲喊的寓意在其中了。

“先生開玩笑了,哪能呀。本身都變成了幸存者了,本身物質也是公家統一調配的,本身也沒有調配多少,那有偷竊的意思在其中呢。”男子人畜無害一笑。他這樣子的一解釋,他就不信了對方還能當他是小偷?要是還當的話,那對方簡直就是故意的。

“既然是這樣子的話,那麽進去坐坐又怎麽了?”鄭小天咧嘴一笑。

兩位男子互相的看了一眼,這是不進去也不得行了,既然是如此的話,那沒辦法了,進去就進去好了,反正也不掉一塊肉。

鄭小天將兩位男子邀請到了房間之中,他招呼對方坐下,他招呼對方喝水,他招呼對方抽著對方的煙,他還偷了人家的迷藥參入到了水裏麵,隻是對方不知道迷藥已丟而已。

迷藥可以通過燃燒變成煙霧,一樣也可以直接通過吞服到身體之中發揮應該有的作用。並且,這作用就更強了。

不知不覺之中,兩位男子眼神有點迷離了,不知不覺之中,女生有點清醒了。兩位男子徹底的迷糊了,女紙也徹底的清醒了。她看著眼前的情況有點恐懼,不大的房間之中有三個男的,其中兩個都眼神有問你,這麻痹的是個什麽情況?

“你要是現在不出去的話,可能無法完璧歸趙了。”鄭小天看了一眼女生。

“我可以走了?”女生指著自己的鼻尖吞咽了一口口水。她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但是她知道自己絕對是被擼過來的。

“是的,你可以走了。”鄭小天點頭道:“畢竟接下來的一切有點少兒不宜,看了容易長針眼。”

“那老娘就更是要看了。”女生被鄭小天提起了興趣,她現在還就是要一探究竟了。主要是因為她發現這兩個b或許不很好,但是鄭小天是絕壁的正人君子,並沒有要為難自己的意思。

“隨便你!”鄭小天朝著門口走去,女生緊隨其後。

門口,鄭小天將角落的錄像設備拿了起來,架好。現在他就等著對方搞ji了。現在根據現有的情報他已經確定對方要幹什麽了,他要幹的事情也是對方要幹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