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破局

一號幸存者基地,江邊之處。。這裏燈火通明,畢竟對麵隔著一條長江,身後隔著一個幸存者基地,外帶喪屍也是沒啥之上,所以燈光啥的大家也沒有多大的忌諱。

嘩啦啦。水麵之上出現了動靜,一艘潛水艇浮出了水麵。可以看得見潛水艇上麵那臨時組建讓幸存者攙扶的護欄之上扣上了一根一根的繩子,繩子下麵就是一層防水布。從這防水布凸起給人的感覺來分析的話,這下麵應該是一個一個的箱子。

“卸貨!”少校按動著對講機道。

隨後,其吊車裝置就開始用了起來,潛水艇之中的戰士也出來了幫忙。

不一會的功夫,活物就被起吊車吊起。當然這並不是全部了,一次性也弄不了這麽多。不過,一個其吊車搞定以後,第二個起吊車也就來了,第三個也在準備之中。

貨物被卸下以後不一會,一位戰士提著三個箱子走了過來。隨後就處在了少校的麵前放下,敬禮然後離去。

“這是?”鄭小天指著這三個箱子,要說不好奇那是假的。隻是,好像這似乎跟自己不可能有太大的關係吧。

“這是你們a大隊運輸而來屬於你們分隊的物質。你們的那些八一杠還是分給幸存者算了,讓他們熟悉熟悉,從此刻開始你們就熟悉這些物資吧。”少校蹲下身來,隨即打開了一個箱子。

箱子的兩麵都是凹槽,凹槽之中是散裝的槍械,少校一邊組裝一邊說道:“新型號的狙擊槍,威力巨大,據說喪屍無可抵擋,可以攻擊到三千米開外。超過這個距離精準度有所下降,攻擊力有所下降,這個距離之內精準度足夠的話一擊必殺。這也就是你們a大隊了,我們想弄到都弄不到。a大隊就是好了,運輸物資都用潛水艇在,嘖嘖嘖。”

少校將組裝好了的狙擊槍遞給了鄭小天。

鄭小天拿在了手心之中,狙擊槍的槍管很長,相比起來一般的狙擊槍而言要來的更為的充實一般的感覺,重都重一些。那望遠鏡望出去,十分之清晰,夜晚還有這夜市的功能。這搶果然是最新的產物,紐幣。

“第二箱子是半自動步槍。點射,長短,衝鋒,樣樣精通,並且儲存子彈三十發,標準配置。但是,這裏有一個很重要的但是。在這上麵的幾個凹槽就是其餘彈夾的存放處,可以存放五個彈夾。衝鋒槍這種東西換彈夾是最頭疼的事情,因為這需要從身上拿對不對?這要浪費多少時間?有這時間你有可能被爆頭的可能性。彈夾可以鎖定在卡槽之中,這為你爭取了五次換彈夾的時間,這個時間可能會救你一條命。”少校搖了搖頭道:“這麽高檔的攻城槍,我們怎麽就不配備了。”

少校將組裝好了的衝鋒槍也遞給了鄭小天,隨即,他打開了最後的一個箱子。箱子之中有著手榴彈,匕首以及防彈衣一件。這是個人配置三裝備,是的,每一個特種戰士都有一把衝鋒槍,一把狙擊槍。因為每一個特種戰士都是戰場之上的殺手,都是黑夜之中的王者。所以配備絕對精良。

除了這三個箱子,子彈還有著幾大箱子的物資,這些物資要是全部都使用得當的話可以消滅數萬喪屍大軍。

少校沒有想要扣下鄭小天物資的意思,當物資來了以後他就直接帶著鄭小天去接,他直接就將物資曝光到了對方的麵前。這其中不無巴結討好的意思在其總了。

“王少校,我想試試槍,玩玩?”鄭小天揚了揚手心之中的衝鋒槍。

“可以!”王大力點頭。

鄭小天隨手就將狙擊槍拋飛給了王大力。隨即道:“一人一個狙擊槍的彈夾,一人兩個衝鋒槍的彈夾,女紙,你要不要兩個?你不要的話我們就一人分三個了。”

鄭小天在分配衝鋒槍那六個彈夾的時候還是帶上了女生,畢竟見者有份嘛。

“一會能分給我個把手榴彈麽?”女生問道。

“沒問題。”鄭小天搖頭。物資嘛,幾大箱子還在乎這兩個手榴彈?一連之長這點特權沒有?

“那兩個手榴彈兩個彈夾。”女生道。

“那就王少校帶路吧,城防處。”鄭小天道。

王少校招呼著自己的下屬將物資存放好,他已經交代了,這些都是a大隊的東西,不允許動。明日a大隊的所有眾人起來以後,鄭小天長官統一調配。

城防!

市中心幸存者基地,這裏其實曾經就是一個步行街,隻是經過了修飾以後就徹底的密封了起來順便征用了港口。這是三鎮市人民最為堅固的壁壘,但是,一樣也是防備著被突破好隨時從海上跑路。海麵之上民用商船相隔幾天就得調試一下,平日裏不動用是因為噪音太大,到了真心要跑路的時候,這些商船可以帶走所有的幸存者。外帶潛水艇之上安置戰士進行防護,那是固若金湯。

這就是幸存者基地的設定了。

現在鄭小天等人所處在的地方是麵向於市區的地方。夜晚,沒有陽光也是喪屍大軍最為活躍的時候。吼叫聲連連,聽著就讓人覺得瘮的慌。總共有著三道防線,第一道,喪屍防線。在防線之中全部都是密密麻麻被困死了的喪屍,這也是距離人類最近隻差兩道防線的喪屍,這些喪屍存在的目的就是為了掩蓋巨大的人氣,如果喪屍沒腦子的話這計劃絕壁是絕了。當然,除此之外還有著大量的狙擊手在製高點之上,這就是混合二層的第一道。

第二道防線是重火力防線,一旦第一道防線攻破,第二道防線的重火力可以在驟然之間噴射火蛇給敵人帶去重創之中的重創。

第三道防線,爆破組。一旦一道兩道防線失敗,第三道方向將會將最為外圍的高樓給爆破。隨著大樓的徹底封死,喪屍大軍有一定的時間之內那是無法進來的。這個時間就是人類進行撤離的時間。

幸存者基地並不是絕對,一個好的幸存者基地時刻都要想著如何才能夠清爽去撤退。

言歸正傳,鄭小天等人處在了第一道防線之處。防線之內喪屍大軍密密麻麻的,別說用槍了,哪怕是石頭都可以砸死不老少。防線之外喪屍隻是一二十成小隊的節奏而已,說多不是很多,說少但是又存在,若是想要出去的話,那也不可能安全。

鄭小天拿著衝鋒槍對準了一枚喪屍直接扣動了扳機,噠噠噠。短射!

噗噗噗!

三枚喪屍見了閻王爺。雖然說鄭小天是一個短射,但是他的這個攻擊可以說略微的優點並不相同。他在射擊之中還在動著準心,子彈出去是出去了,不過是飄著出去的。並不是一股腦的全部都打入到了一枚喪屍的身體,反倒而是將周邊的兩枚喪屍一起連累了。

噠噠噠,長射。

砰,砰!點射。

就這麽,鄭小天一個人將兩個彈夾都給玩光了。他玩的那是頗為的開桑,心情很是不錯的樣子。

“槍不錯!”鄭小天點了點頭。

少校也試驗了一彈夾的狙擊槍子彈,果然是彈無虛發。又一次,他看見正好三個喪屍疊加,他就衝著喪屍來了一枚子彈。沒曾想的事,子彈貫穿了三枚喪屍的頭顱。這個事實說明了狙擊槍的威力真的是很驚人。

“換!”少校將狙擊槍朝著鄭小天拋了過去,與此同時,對方也將衝鋒槍拋了過來。女紙在旁邊看著,目前的話她是沒得玩。

鄭小天經過了一個彈夾的熟悉以後對於狙擊槍有了一定的了解,這子彈不是很簡單。別說是喪屍了,鈦合金也能打得穿。哪怕是遇到喪屍王也能夠讓對方喝一壺,看來軍方之中果然還是有好東西的,隻是平時不顯山不漏水,你也不知道而已。那還能真的隻是八一杠那些?

兩個人將槍試完了以後,總算是輪到了女紙。

鄭小天和王少校處在了一邊坐著抽著小煙。

“你說哈,要是你幹掉一個將軍還有副將軍,幹掉副將軍還有旅團長,你將當官的都幹掉了還有所有的戰士,這是要腫麽辦?一個一個的都殺光那顯然是不現實的!”鄭小天看著少校問道。

“這首先要有非常強大的信念,起碼普通的軍隊不可能有這等信念。老話也說了,蛇無頭不行,腦袋都已經被斬了,還能有思維?但是若這種情況真的是出現的話,也不是沒有辦法。”少校咧嘴一笑,他就有個損人不利己的主意。

“鬆蘑辦法呢?”鄭小天好奇問道。如果對方真的有辦法的話,他就不頭痛了。

“就不能抓住班長的屁股朝著裏麵抽?你將上麵都幹掉了,班長就成司令了,人家一個司令自然是要履行司令的職責了。但是司令若還在,他就隻是一個卒子,是卒子自然是怕死的。”少校道。

鄭小天明白了,你幹掉了將軍,副將軍就是司令,哪怕是你將軍官都幹掉的隻剩下了一個班長,班長也是司令。人家當司令了自然要扛起這一份責任。要是沒有了軍官隻是剩下了戰士,那每一個戰士都是自己的代言人,為了任務不死不休。但是如果可以控製班長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