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情況堪憂

“你這家夥身上的東西不老少啊。小說”男子從地上爬了起來。

此刻的這麽一個時候,男子身邊的一枚一枚屍將頓時將弓箭拉了一個滿弦,已經做好了隨時攻擊的準備。目標就是鄭小天的身軀。

“你們是不是覺得,這樣子就可以破了我的防禦?”鄭小天摸了摸身上的盔甲看著這些屍將的操控著。

“莫非不是?”屍將一笑。

鄭小天搖了搖頭,對方信心十足,那麽自己跟對方就沒有什麽好爭辯的了,一切可以直接用事實來說話。幸存者基地擺在這裏,對方沒有進去也沒有攻打的盤算,這就說明自己回到幸存者基地就安全了。目的已經達到,弓箭已經到手,喪屍也已經幹掉,自己似乎並沒有跟對方繼續幹下去的理由。

一字記之曰,撤!

鄭小天轉身,兩步就跑到了繩子之處,他抓住了繩子猶如是一隻靈猴一般的竄了上去。

“攻擊!”操控著下達命令。

嗖,嗖,嗖。

一根一根的弓箭當即一刻朝著鄭小天席卷了過去。

不過,鄭小天的速度更快,每一次的弓箭都隻是射在前一刻他所在之處的牆壁之上而已。按照這樣子的勢頭下去的話,攻擊難以追上他的步伐了。

“攻擊,從上至下。”操控著再一次的下達了命令。

操控著下達了命令之後,一部分屍將就率先將弓箭對準了鄭小天的頭頂之上,隨著這一輪的攻擊下去,另外一部分的屍將也在此刻補上去。

鄭小天頭痛了,要說從下至上他隻用跑得夠快就可以了。要說從上至下,那是將上麵的路給堵死了,他隻能被迫而無奈的下來到地麵之上。麻痹,對方的靈敏值很高啊。在一擊占不到便宜以後,頓時就想到了如此一般不要碧蓮的攻擊模式,艾瑪!

在少校和靈兒的視覺之中,鄭小天就這麽的被逼回到了地麵之上。

“少校,想想辦法啊。總不能這麽的看著他被對方幹掉吧?對方能夠幹掉一個他,那就能夠威脅到我們整個幸存者基地啊。莫非我們現在就要上船跑路了是咋地?”靈兒看著少校,雙眼之中充滿了急切的神色,她恐懼鄭小天出事,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為什麽恐懼。

“讓我想想,讓我想想。”少校在此刻沒有了主意。剛才他還很激動,鄭小天這是要上來了,然後對方若是有什麽舉動的話,整個排會讓對方見識到軍隊的厲害。但是沒曾想的事,對方將鄭小天又給逼了下去。鄭小天跟對方混到了一起,重武器發揮不出來戰鬥力。

操控者的考慮就是如此了,他眼前的敵人那可是軍隊。若是將鄭小天放上去的話,其一那是仇沒地方報,其二自己也危險。所以必須那是要將對方留在地麵之上,然後再來想辦法將對方幹掉。當然,能夠幹掉自然是還則罷了,幹掉不了的話,那就隻能再想別的辦法了。

砰,砰!

鄭小天落地了,弓箭的攻擊也停止了。

“不讓我走是麽。”鄭小天看著操控著。

“你走了的話,我們就難以走了,要是你處在我的立場之上的話你又會做什麽樣子的選擇?”操控者一笑。

“你是人是鬼?”鄭小天問道。

“啊?”操控者都愣住了,這前麵談著還好好的,談的是別的,突然之間對方問出來了這麽一句是人是鬼,他這是要腫麽來回答。艾瑪,整個人都簡直是淩亂了。

“我覺得你是人,你是一個可以操控屍將的人。”鄭小天自己得出了答案。

“你到底想說什麽?”操控者問道。

“你作為人可以操控屍將,那麽,你自然是人類研究的對象,所以你不在幸存者基地之中,因為你怕成為試驗品。在喪屍大軍之中,你的屍將是自己人,但是你並不是自己人,所以,你屬於是苟延殘喘過了一天是一天的節奏,我說的沒錯吧?”鄭小天問道。

“這個家夥……”操控著沒有想到竟然被對方說中了。末日到來,他被鮮血所感染。他被其餘的人給鎖了起來,這還是因為大家不願意被他所迫害也不願意迫害他。

最後他成為了操控著,他發現自己竟然可以操控喪屍。他的精神力強大,普通的小喪屍三兩下的功夫就被他操控了。他心胸狹窄,他記恨著這些將他關起來的人。但是,心中似乎有一個聲音告訴著他,關起來他是因為真的當他是夥伴。殺了對方下不去手,他畢竟又是不太一樣了,若是被對方所知道的話,走漏風聲啥的也是噩夢,

忍痛之下,操控著將自己的所有的小夥伴轉變成為了喪屍。然後他摸索出來喪屍的強大就是吞噬,就是修複大腦細胞。他利用自己的特殊能力修複這些小夥伴的腦細胞並且操控這些小夥伴去吞噬,這段時間的成果就是這些小夥伴全部變成了屍將,距離屍王也隻是一步之遙而已。

沒曾想,今日竟然是折損了一枚下級屍將,這可是他最先控製的喪屍,那可是有感情的。他這麽一個心胸狹窄的人還能受得了這個?當即就帶著自己的小夥伴來了。

被幹掉的已經被幹掉了,活著的還得繼續的活著。當操控者看著眼前局麵,感受眼前之人這戰鬥數值以後他清楚的意識到,自己若是想要將對方咋地,那不是一般的有難度,那是難度係數相當大。

更何況,要是對方一旦跑了的話,樓上的重火力就會頓時傾斜下來,到時候處在這槍林彈雨之下,自己除了死估計也隻是一個重創以後再死的下場。

操控者不單單是要為了自己考慮,他還得要為了自己的五個小夥伴考慮。缺一不可,他要全部都帶走。想來想去他隻能將對方留下,他也這麽的做了。

操控者的第一步是將對方逼下來,第二步是在戰鬥之中距離火力覆蓋點越來越遠,第三步就是撤離。一切順利的話,他想要在順利之前將對方幹掉。若是不順利的話,那……

“少年,我要說將你留下來的話,你直接拒絕沒懸念了,我要說這麽的放任著你離開的話,我回去也不好交代。哎呀呀,你將這個事情弄得很麻煩呢。我要是走了的話,那麽也就走了,你說說,你將我留下讓我芥末的難做,到底是想咋地呢真的是。”鄭小天搖頭。

“你死,我們可以活。”操控者道。

操控者還在思緒著如何可以將對方引開槍口之下,如何可以讓自己脫離這裏。頭頂之上的一根一根槍管讓人看著就覺得瘮的慌,這裏真的不是一個適合留下來的地方。

“你們活著還得建立在我死亡的情況之下,這個要求我實在是難以答應你啊。”鄭小天搖頭。

“你是答應也得答應,不答應也得答應。”操控著雙手在驟然之間合十了起來。

一枚一枚的屍將處在了操控著的身邊站定了身形,他們將弓箭拉開對準了鄭小天戒備著。

鄭小天抓了抓頭,完全不知道對方這樣子的舉動是什麽樣子的意思。他想說自己好像是腦子不是很好使,簡直理解不出來的節奏。

“不對,不對勁!”鄭小天的雙眼眯成了一條縫,他將目光看向了四麵八方。雖然是一枚一枚的喪屍看著就像是朝著自己晃蕩而已,但是,這晃蕩有文章啊。

鄭小天發現晃蕩是晃蕩但是朝著自己正在靠近之中。他扭轉頭看了一眼操控者,對方隻是閉著雙眼似乎在感悟著什麽一般。

鄭小天覺得是對方搞的鬼。很明顯,對方這個幣樣的節奏感就是有什麽大絕招要使用出來,但是,大絕招他沒有等到,他竟然等到了喪屍大軍正在朝著他靠近。這顯然就是對方的大絕招了,利用喪屍大軍從而是將自己徹底的淹沒。

觀察哨之處。

“哎呀,哎呀!”少校看著鄭小天所處在的局麵,頓時操起了一把衝鋒槍對準了喪屍就扣動了扳機。

噠噠噠!

噗噗噗!

一梭子子彈從少校的衝鋒槍之中衝擊了出去,而,隨著子彈的落下,一枚一枚處在鄭小天身邊的喪屍也轟然倒地與地麵之上。

但是少校一個人畢竟是杯水車薪,因為越來越多的喪屍已經聞訊而來,來了以後第一時間就朝著鄭小天這麽一個唯一的人類靠了過去。

“不要節省子彈給我打,務必要保證鄭小天上尉的生命安全。”少校下達了作戰指令。

噠噠噠!

槍聲震天響。

操控者唯一算漏的就是鄭小天的人緣竟然是芥末的好?他這邊操控著喪屍大軍靠近,頭頂之上的槍械就宣泄著火龍,子彈是不要錢還是怎麽地?這不是末日麽?這不是最好要寧靜而致遠麽,這不是每一刻子彈都得省著點使用麽,現在是個鬆蘑樣子的情況?艾瑪!

不過,也因為戰士們的肆無忌憚,所以更多更多的喪屍被引了過來,完全不需要操控著操控什麽,這些喪屍就自覺地朝著鄭小天湧了過去。

鄭小天的情況堪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