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報仇要趁熱

借著掩護,操控者已經帶著自己的人撤離了這裏。

鄭小天已經徹底的被淹沒在了喪屍大軍之中,從目前的局麵上來看的話,他哪怕是想要挪移到繩子之處都很費勁。並且隨著樓上的槍聲這麽的巨大,更多更多的喪屍正在朝著這邊湧入而來,到時候喪屍紮堆在這裏散都散不開,到時候幸存者基地就徹底的危險了。

鄭小天雙手抬起做了一個暫停的手勢。

戰士們一邊扣動著扳機,一邊目光看向了少校,畢竟少校才是最高的執行長官。

少校點了點頭。

槍聲在這一刻徹底的消失無蹤。

鄭小天處在喪屍大軍的包圍之中,喪屍處在他的身體四周小三米的樣子沒有向前靠近的意圖。

靈兒和少校觀察著鄭小天,不知道這個家夥想要幹什麽,她們倒也是很好奇這些喪屍為什麽沒有撲上去。很詭異的說啊。

鄭小天向前邁步一步。

鄭小天前方的喪屍向後倒退了一步。

果然!鄭小天一直沒有時間來做這個實驗,他一直都有一個大膽的揣測,是否這些喪屍會畏懼他身上的屍王之氣。他好歹也是號令群雄,旗下有著好幾沒喪屍王下屬的王者,就這些小小的喪屍就敢於來招惹了?

一直,鄭小天的身邊那都是子彈的攻擊沒欠缺,所以,一直都是喪屍靠近不了他什麽。現在子彈不攻擊以後,經過他的這麽一個實驗果然確定喪屍有點怕他。他不是喪屍王,但是他的身上已然存在著屍王的威壓。

鄭小天知道一個道理,自己若是這麽的上去那自然不是困難的事情。但是,喪屍若是堆積在這裏不散開的話,嗅到人類的味道隻是一兩天的事情。到那個時候這裏聚集的喪屍將會越來越多,如果這些喪屍有老大的話,這裏的情報也會被匯報上去,那麽,這裏真的就危險了,並且相當之危險。

鄭小天需要將這些喪屍引開。而且,這些喪屍本身就是那個操控者引來陰他的,他要是不將這筆賬還回去的話,他覺得自己也簡直太好被算計一點了。他,絕壁不會這麽的算了。

鄭小天衝著頭頂之上做了一個手勢。

一根繩子被拋了下來,繩子的一端之上還有著一個對講機。

鄭小天按動對講機的按鈕道:“現在我要將這些喪屍引開,要不然的話,堆積在這裏那就是浩劫了。”

“上尉,要不你先回來我們在想辦法?你這也太危險了,一個人遊走在喪屍的領域之中,這不是作死的節奏麽?”少校道。

“你不懂,剛才我在跟那個男子戰鬥的時候染上了那個男子的氣息,所以這些喪屍有點怕我。我現在去追一追,若是可以追的上那還可以為我們帶來希望。若是追不上起碼我額可以將喪屍引開,還是可以給我們帶來希望。”鄭小天道。

“非要如此麽?真的很危險的。”少校道。

“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更何況我還沒有活夠呢。”鄭小天咧嘴一笑。

“但是就這樣你也得將裝備帶上!”少校說著就將子彈上到了彈夾之中。至於狙擊槍,彈夾弄好了以後就順便拆了。然後利用繩子固定,一把組裝好了的衝鋒槍,一把拆開了的狙擊槍,外帶手榴彈和匕首呀什麽的弄了一個登山包一股腦都給裝了進去。

這麽的一個登山包被一點點的放了下來。

鄭小天首先是將衝鋒槍掛著在了脖子上,隨即是將登山包背著在了背上。他按動對講道:“我去去就回。”“我這裏給你留著門。”少校點頭。

鏘,鄭小天將唐刀拔出了刀鞘,右腳邁步而出。當他踩著在了地麵之上的那一瞬間,右腳爆發了出來恐怖的力量,整個人激射了出去。

噗噗!

兩枚喪屍被斬斷了腦袋,並且鄭小天餘勢不減的繼續朝著前方衝去。

不管鄭小天的身上是不是有著屍王的威壓,他都隻是一個人類而已。人類的血肉對於喪屍而言那就是大補,特別是他這個人類此刻還在激烈的反抗著,挑釁著,頓時喪屍大軍就怒了。

吼叫聲練練,一枚一枚的喪屍大軍動員了起來朝著鄭小天撲了過去。

鄭小天速度很快,幾秒鍾的時間他就殺出來了一條十幾米的通道,前方還有喪屍三五個,後麵的喪屍已經包圍了上來。他現在多少也有點氣喘籲籲,這體力浪費了不老少。

鏘,唐刀被插入到了到刀鞘之中,隨即噠噠噠的聲音不絕於耳。

鄭小天開槍了,一梭子子彈下去直接將前麵的幾隻喪屍給撕碎了,他踩著喪屍的屍體就過去了,就是過的這麽的輕佻和淡然。

鄭小天衝出了包圍圈以後就更是沒有停留了,他朝著操控者的方向就追了過去。要說在這喪屍橫行的地方找這麽一個人的話,難度係數不止一點點,那是相當大。但是要說找那麽五個聚集在了一起的屍將的話,性質就不一樣了。

人的身上有氣息,屍將,屍王,屍皇,屍帝,屍仙的身上更是有吸氣,並且非常之明顯。

鄭小天聳動著自己的狗鼻子,在這空氣之中尋覓著對方的氣味,然後鍥而不舍的追了去。

時間流逝,這麽的過了一個小時,鄭小天可以肯定自己還在幸存者基地周邊不遠處,他更是可以肯定前麵那一棟陰森的大樓就是操控者等人棲息的地方。找到了地方那就方便了,他退後到了身後的大樓之中,隨即上樓,三樓,五樓,八樓,他隨便找了一間房進去,鎖上了門,準備休息一下。

鄭小天的安排是,既然找到了地方那就簡單了,對方好不容易回來還能頓時就離開是咋地?這大樓門口的布置就看得出來擺明是一個棲息點啊。他這想到了辦法還沒有來得及實施呢,他那第一軍團還處在休戰膠著的狀態之中,他需要將那邊的事情解決了先。

鄭小天眼前一黑,眼前一亮,他就上了二號分身的身軀。

“大人!”桑傘看著鄭小天,第一時間他就知道鄭小天回歸了。

“現在局麵如何?”鄭小天王問道。

“大家互有傷亡萬八千,重要的是第一軍團還沒有成功的站穩腳跟,那麽第二軍團到第五軍團都不會出動,哪怕是革斷大人的貼身軍團出動也解決不了什麽問題。”桑傘道。

“我已經想到了辦法如何吃掉對方的喪屍大軍了。”鄭小天道。

“沒了我還有副將,沒有副將還有大隊長,小隊長,營長連長排長班長,哪怕是沒有了班長還有副班長,哪怕是沒有副班長,每一個戰士都是司令。”被鄭小天收收編的敵軍統領喪屍王革領挪揄道。

革領被收編隻是怕死而已,這不代表他被收了以後就真的跟鄭小天貼心了而,哪怕是跟鄭小天貼心了也沒用,他說的就是事實,他不在了還有下屬可以操控喪屍大軍。下屬就算是都死完了,每一個戰士都是司令,都是長官。

“你能不能閉嘴?”桑傘瞥了革領一眼。

“你是不是覺得穿著一套刀槍不入的鎧甲以後就diao了?有能耐脫下來衣服咱們真刀真槍的幹一架,看看到底誰不是誰對手。”革領站起身來。

革領從被收編了以後就對這麽一支鎧甲小分隊不爽。他承認這一支分隊的確是精銳之中的精銳,但是這一支精銳靠什麽?靠的尼瑪不就是鎧甲麽?脫了鎧甲以後對方還能是個什麽玩意?什麽都不是了。

“鎧甲是我的仰仗啊,這也是我實力的一部分,你要單挑我陪你,但是你要我脫衣服的話,不好意思,恕難從命。”桑傘道。

“哎喲,哎喲,看把你能的,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天下第一不要碧蓮的家夥一般。”革領瞥了對方一眼以後就準備不搭理了。不公平的單挑他是不會展開的,都吃過虧了。

“剛才你所說的的確是有道理。”鄭小天插話道。

“老大!”桑傘看著鄭小天。

“我們都不是不要碧蓮的人,人家說的有道理我們就必須要承認。”鄭小天道。

“是!”桑傘點頭。他誰都不服但是就服鄭小天,哪怕對方說狗屎最有營養他都相信。這從姓就可以感受得到,所有的屍將取名都是革的姓氏,但是他們是被鄭小天給賜名。他們是屍王不假,但是他們已經被徹底的分配給了鄭小天。

“但是!”鄭小天衝著革領咧嘴一笑道:“你們司令死到了副班長,那的確副班長都成了司令,傲嬌不已,拒絕投降。如果司令還在,隻是正副班長外帶一個班被俘虜了呢?死了班長就是副班長說了算,班長要是死死不願意,副班長是否也不願意?大軍還存在,與他們沒有半分錢的關係,他們變成了大軍徹底遺棄了的俘虜。”

革領突然之間覺得自己有點冷,如果按照對方這樣子的操作的話,那麽,他們這邊的局麵頓時就不明朗了。這一點點,最後整個第一軍團都會被蠶食幹淨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