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解決辦法確定

鄭小天的方針既然是改變了的話,那麽,這麽一份性質就頓時不一樣了。

眨眼之間,這麽幾十個人就被抓來了。

鄭小天看著眼前這一個一個的家夥們,砸吧著嘴。一切很是順利,對方的班並不是按照軍隊而來的有規有矩。這麽幾十個喪屍都處在兩枚下等屍將的操控之下。說下等屍將甚至於是表揚對方了,對方頂多算是上等的士兵。

“吼……”屍兵衝著鄭小天大喝道。

“吼你爸爸!”鄭小天瞬間移動到了屍兵的麵前,大巴掌啪的一下直接就是抽了上去。

屍兵眨巴著眼睛,這麽的看著鄭小天。真的是沒有想到對方竟然說出手時就出手啊,這叫一個利索。

吼……

啪啪啪!

吼……

喪屍是不怕疼的,但是鄭小天本身的目的也不是為了疼,他是為了侮辱對方。他要讓對方知道在他這裏是沒有尊嚴可言的。

“好了,我已經是打的很是手痛了,所以我已經懶得跟你計較什麽了。”鄭小天左手咋護住了屍兵的頭頂,五根手指頭猶如是五根鋼筋一般的一點一點的用力,並且此刻他看著另外一枚屍兵道:“帶著你的下屬投降與我,或者說跟你的長官一樣掛掉。你們隻是這麽幾十個的作戰單位而已,對於你們的大軍而言可有可無。你們願意活下去我保你們,你們想要死掉的話我也送你們。”

現在的話,對方並不是各自為戰的將軍,對方並沒有那樣子的榮譽。現在的話,對方隻是一個班長級別的家夥和一群最最最低等的屍兵而已。

“並且我可以保證你們晉升到屍將,並且我還可以保證你們在軍團的縱隊之中有一席之地,是如何的來選擇就得看你們自己了。”鄭小天說這話的時候,手上徹底的用力一下,手心之中的喪屍已然是徹底的掛掉了。

“我,投降!”想了一會以後,屍兵決定投降了。這旁邊的革領大人不是杵著在麽?革領都可以怕死,莫非自己就不行?死的要是有價值的話,那還還則罷了,死的關鍵是沒有一點價值,革領大人就恐怕是因為這麽一種關係所以才投降的吧?

“很好,很好。”鄭小天樂了。一切都是他的預料之中的樣子,他就知道要是從上麵來下手那是肯定不可能成功的,但是要從下麵來下手,那是有著成功可能性的。當一支小分隊已經是徹底的被大部隊拋棄了以後,那性質就徹底的不一樣了。不是沒有投降之可能性的,事實就是如此。

鄭小天既然確定了方針的話,他就安排了下去按照這樣子的方式來操作。在戰鬥之中的時候注意那些落單的小團體,然後都綁回來。但是,收服了以後也不要放出去。在對方沒有看出來什麽的回收,一點一點徹底的將對方給蠶食掉,這就是他的計劃了。

革領都看愣了,這樣子也行?事實就是不單單是行,這樣子還的確是成功了。對方的這些個心眼子啊,自己的老大如何是對方的對手。

“老大!”桑傘衝著鄭小天道。在對方心情不錯的時候,他才有這麽一個機會來匯報。

“什麽事?”鄭小天看著桑傘。

“有一枚女紙處在幾十個喪屍的保護之中要求見你。”桑傘道。

“哎呀,將這個丫頭給忘記了。帶來!”鄭小天擺手。

周紫月要見鄭小天,這一等就快是一夜了,天都快亮了。她不等也不行就是了,現在喪屍大軍大戰,大戰的節奏就是喪屍與喪屍之間隻要不是自己陣營的就攻擊。她百八十位喪屍大軍折損到現在就剩下了三十。這才換到了請示權,然後就是被監控了起來等待。

周紫月隨著一枚全身通體穿著盔甲的男子一路走著。對方因為身穿著盔甲所以她也無法斷定對方是人類還是喪屍,要說喪屍還弄防護這是她從來沒有聽說過的。但是從自己身邊那些喪屍看見對方的恐懼感來分析的話,對方應該不是人類了。

周紫月被帶到了一間房之中,這裏站著一枚一枚身穿著黑色戰甲的戰士,這裏還站著一枚臉上都是翻肉,身上屍臭味十足的喪屍王。這些家夥都對沙發之處坐著的男子畢恭畢敬,而這一枚男子就是她所要見的男子。

“都退下吧。”鄭小天擺了擺手。

大家頓時領命而退下,周紫月來到了鄭小天對麵坐下道:“你也不用招待我了,自己來就可以了。”“你還真的是灑脫呀,不怕我是一個喪屍王將你吃了?”鄭小天歪著頭饒有興趣的看著周紫月。

“有什麽好怕的呢?你要是想要對我下手的話多得是機會,還需要等到現在?”周紫月聳了聳肩。

“說吧,找我什麽事情。”鄭小天意識到了威脅無效以後就準備跟對方正常說話和正常對話了。

“我是這麽想的!”周紫月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道:“你看我如何?”

“怎麽,你這是要嫁給我?”鄭小天一笑。從來沒有發現這個丫頭還有如此灑脫的一麵,大家認識這麽長時間了也沒有見這個丫頭有任何的不軌舉動。真的是……

“對的,我就是要嫁給你。”周紫月承認了。

“為何?”鄭小天反問道。

“如果我嫁給你的話,就衝著你現在的勢力,我胳膊肘向外拿一點吃的你不會在乎吧?反正你們是吃人的節奏,也不是吃食物的路數。”周紫月道。

鄭小天右手拍打在了額頭之上,對方這是將自身當成是一個買賣來做了。

“如何?你看我長得也算是貌美如花啥啥啥的,嗯,我嫁給你你想幹哈就幹哈,順便呢,我們要是對你有什麽舉動的話,我還可以提前的告訴你讓你早點跑路。而,你們要是對我們有什麽舉動的話,你們也可以早一點告訴我們,讓我們早點跑路。”周紫月想了想興奮道:“從此以後不就是和平了麽?”

“你是覺得你是人類的領導人,我是喪屍大軍的霸王是咋地?和平?”鄭小天一笑搖了搖頭。

“那個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可以現在一起的來發展。嗯嗯,我就是這麽想的。”周紫月點頭。

“其實你不必這麽一種樣子,你需要什麽東西的話自己可以過去取,來之前跟我打一聲招呼,我給你開一路的綠燈就ok了。不至於什麽還得嫁給我啥啥啥的,沒這麽一種必要性。”鄭小天擺手。

“這麽清爽?”周紫月眨巴著眼睛看著鄭小天。

“對的,就是這麽的清爽!”鄭小天點頭。就衝著對方是周紫月的份上,他也得這麽的清爽。當年的小夥伴哈,周紫月,董卦,李軍。眼前這一個混的明顯不咋地,一天天出來覓食,上次都被喪屍王給抓住差一點吃掉了。李軍那邊也是死腦經,讓人頭痛。還有董卦,要說對方死了的話有點惋惜,要說對方變成喪屍王的話也不知道說啥。他這頂多是個異能操控,但是董卦是真真切切的變成了屍王,真真切切是要吃人的。艾瑪!

鄭小天想著自己曾經的這個小隊就頭疼不已。大家曾經都是好戰友,現在有點什麽事情能夠幫助也就幫,他也就是秉承這麽一種原則,所以才會允許對方穿梭在喪屍大軍的領地之中找尋可以吃的任何食物。當然,局限於此。若是對方要找武器的話,他是絕壁不允許的,他讓對方找武器來幹掉革覺?對方能否成功都是一個問題,革覺肯定不可能放過自己。那麽,自己的潛伏計劃就徹底的失敗了。

“真的不用讓我嫁給你?你看我也不是一個沒有色的人,你看我這事業線……”周紫月雙手托著自己的雙峰給鄭小天看。那深不可測的地帶簡直就是一覽無餘啊。

“哎呀,哎呀,拉倒吧,別誘惑我。”鄭小天擺了擺手。

“好吧,言歸正傳。”突然之間,周紫月一臉正色了起來。

鄭小天歪著頭看著對方,都說女人變臉比翻書都快,此刻展現出來以後果然是如此一般的節奏啊。嘖嘖,前腳還在玩色誘,後腳就猶如是要跟自己談買賣一般的。有什麽買賣可談的?自己不是讓對方找食物了麽?若非對方是要找坦克?

“你到底是人還是喪屍?”周紫月擺了擺手道:“我這問的有點沒頭沒腦,估計你有點難以理解。我想問的是,你是跟我一樣的可操控喪屍的非人類呢,還是你本身就是一枚喪屍王?”

“菇涼,你作為一個人類的身份你在我喪屍王的領地跟我聊這個,你是不是有點嗨大了啊。我真的是!”鄭小天不知道說什麽了。對方很是有恃無恐啊,這是算計死了自己不會幹掉對方還是咋地。艾瑪!

“你要是會幹掉我的話,早就已經了,也不會等待到現在。當然,我的問題可能有點唐突你不是很想回答我,沒有關係,這不會改變我喜歡你的事實。嗯,心意已經表達完畢了,我帶著下屬去找吃的了。”周紫月站起身來,轉身,紅著臉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