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鍥而不舍的屍王

市中心幸存者基地。-樂-文-小-說--lw0-

在這幸存者基地的周邊,在這一棟大樓的某一間房之中,鄭小天睜開了眼睛。那邊的事情不是一朝一夕的,這一夜都搞定不了多少。這邊的事情,那是這一夜可以搞定的。

鄭小天深深地記得自己被這個操控者給逼迫的那是多麽的狼狽。對方既然是不讓他好過的話,那麽,他自然是不會讓對方好過的節奏了。

鄭小天雙眼眯成了一條縫看著,這麽的看著大樓對麵。他發現在他的狙擊槍目標之中竟然還出現了一道身影,哈,這真的是不作死就不會死哈。既然是如此的話……

操控者在房間之中一直心難安。房間之中包括他在內總共有著六個人,五個是轉換成為了屍將和屍王的小夥伴,剩餘一個就是作為人類的他自己了。

當然,操控者不會這樣子的生存在末日之中。在這一層和上一層和下一層樓的所有房間之中都堆積著密密麻麻的喪屍大軍,哪怕是喪屍王來了都無法從這麽多的喪屍之中感知到他這麽一個人類的氣息。外帶,他這不也是一樣有著一枚屍王麽?

“怎麽就是感覺這麽的心緒不寧呢,總覺得有什麽事情要發生的樣子。阿亮!”操控者朝著窗口的屍將看了過去。他是想要讓對方看看窗外是不是有什麽情況。噗!一顆子彈突然之間而來,直接貫穿了阿亮的腦袋。

砰!

阿亮轟然倒地與地麵之上。

“撤,撤,撤!”操控者這一刻壓下了心中的哀傷,他是人類自然知道人類有熱能探測的這麽一種裝備,哪怕是你在牆壁後麵一樣可以定位。並且,人類還有鋼芯子彈這麽一種設別,哪怕是隔著一麵牆壁一樣可以爆了你的腦袋。所以,隻有在喪屍大軍之中躲著才能夠安全。

操控者想多了,鄭小天壓根沒有熱能探測的裝備。若是他們不動的話,他還真的是沒有什麽辦法。若是他們動了的話,那就……

嗖,嗖,嗖,噗噗噗!

操控者就這麽的看著一枚一枚的屍將被打爆了腦袋。眨眼之間自己的身邊就隻有兩元大將,一枚屍將一枚屍王,掛掉的不單單是自己的大將,那還是自己的夥伴,自己的兄弟,自己的哥們。對方簡直就是太過分了啊。

操控者已經成功的躲避到了喪屍大軍的夾縫之中。前後左右的喪屍有數十層之數,根據他對於對方這子彈的估摸,那是不可能穿過了牆壁還能穿過這些喪屍大軍的身軀的。這一層一層的緩解足夠他的安全得到保障了。

“阿俊。”操控者目光看向了喪屍王。

“你該不會是讓我現在出馬將對方幹掉吧?”屍王狐疑問道。

“我就是這個意思。”操控者點頭。

“如果我一旦出馬的話,這裏的喪屍有著控製不住的跡象。憑借著大喬是無法操控這些喪屍的!”阿俊道。

“很明顯對麵有著不止一個狙擊手,既然是狙擊手那就是人類,既然是人類那就不可能是屍王如你的對手。你將喪屍大軍帶下去,掩護。大喬帶著我從後門撤離,這裏徹底的舍棄,等你搞定以後來找我們。”操控者道。

“這也是個辦法。隻是可惜這個地方了。”阿俊看了一眼四周,搖了搖頭。末日到現在,經營出來這麽一個不怕人類不怕喪屍的地方容易麽?隻是不知道腫麽就被殺上門來了,簡直就是沒頭沒腦的。至於小夥伴的死亡,他倒是沒有多在乎。現在他多少有點屍王那冷血的思想,冷血的思想還會在乎這個?那是想太多了。

“麵包會有的,牛奶也會有的。”操控者點了點頭道:“敢於殺害我們兄弟姐妹的人就必須死,必須!”

“那好吧,交給我了。”阿俊將弓背在了後背之上,他將一個箭簍也背著在了後背之上,他還提溜著一把紮紙刀,這個造型就是遠程作戰近身攻擊全屬性了。

隨著阿俊的操控,喪屍大軍也隨著他正在嘩啦啦的下樓。操控者處在了大喬的保護之中也正在緩緩下樓。隻是當喪屍大軍從前門走的時候,他正在從後門走。多數他控製不了,但是,三五七八個他還是可以控製的。他要利用七八個喪屍的墊背外帶大喬的掩護安全撤離。一旦撤離的話,他保證不會讓對方好過的。

鄭小天有著狙擊槍的望遠鏡,那還不將一切都看的真切?四個,他幹掉了四個。並且那樓道之處人影湧動,很明顯對方這是要下來找他的麻煩。他當即取下了彈夾,隨即取下了消音器,然後換上了一彈夾普通的子彈,對準了對麵樓道的金屬各種物體展開了攻擊。

叮,叮,叮!

一顆一顆的子彈攻擊了出去,這些子彈打在了金屬之上響聲在這夜晚十分之悅耳。喪屍大軍被吸引而來,一道,兩道,三道,四道,這是越來越多的喪屍大軍顯現了出來身形。

這就是鄭小天的目的了,利用殺傷力巨大的子彈那還能有動靜?所以他用普通的。開槍的時候有聲音,子彈碰撞到了金屬物體之上還是有聲音,這兩種聲音的疊加就會更有利於將喪屍大軍吸引而來。而,一旦是喪屍大軍吸引而來的話,他就改變策略,上消音器,這樣子的話隻是單純的對麵有聲音,他這邊就無聲狀態開啟。

叮,叮,叮!

聲音吸引著喪屍大軍朝著對麵樓而去。本來這些喪屍追擊鄭小天就到了這裏,隻是找不到人而已。找不到人但是喪屍大軍也不可能走多遠,鄭小天這麽一弄,喪屍大軍還不第一時間就出現了?

阿俊帶著喪屍大軍下樓,出樓棟的一刻他的目光就看向了鄭小天這個方向。那眼神猶如是刀子一般的射了過來。他不確定對方有多少人,但是他確定了坐標。

“吼……”阿俊大吼一聲。他本來是想利用吼叫聲讓喪屍大軍退後出來一條道的,但是他想多了。屍兵這個東西基本上都是有主的物,眼前的這些屍兵都不是阿俊這位屍王所操控的,那自然就不會聽從他的命令。

或許這些屍兵在感受到了阿俊身上的屍王威壓以後有點恐懼,有點顫栗,但是,這不代表他們就會聽從阿俊的號令。事實就是這樣子了。

阿俊被無視了,很明顯了。

阿俊憤怒了,屍王的怒火那是那麽好承受的?他緊握著一把紮紙刀舞動了起來,噗噗噗的聲音不絕於耳,一枚一枚屍兵的腦袋衝天而起,這一刻,血流頓時成河的節奏。在這樣子的廝殺之中阿俊殺出來了一條血路。他這邊是血路了,但是他的眾位屍兵下屬還是一樣的被卡主而過不來。今日之後,他恐怕會失去所有的下屬。沒關係了,他隻有一個目的那就是將狙擊手徹底的幹掉,拔掉對於少主所產生威脅的這些人。

鄭小天吞咽了一口口水,對方在這麽殺伐果斷開路的時候還死死的盯著他這邊的方向。這是要有多大的仇恨才可以做到這樣子的地步?他也是醉了。

“這個家夥不是很好對付啊。”鄭小天摸著下巴。罷了,罷了,他也不是非要將對方給腫麽滴,都已經是幹掉了四個了,剩下的是不是要幹掉也不是那麽重要了。一念至此事情頓時變得簡單了起來,嗯嗯!

鄭小天開始拆狙擊槍了。他要收拾所有的裝備,趁著對方現在要上樓而來將他幹掉的時候,他就放繩子趕忙跑路。他就不信了,這麽高的高樓對方還能跳下來是咋地?那對方若是不能夠跳下來的話,他自然就是逃之夭夭沒難度了。

鄭小天輕車熟路,專業素質頓時展現了出來。三兩下背包也就搞定,衝鋒槍也掛著在了脖子上,繩子也已經是整好了。他抓住繩子隨即翻身就到了窗外,這一刻隻聽砰地一聲,門被踹開,作為屍王的阿俊出現在了房間之中。

鄭小天衝著阿俊揮了揮手,頓時攀爬著繩子而下去了。

阿俊雙眼眯成了一條縫,若是眼神有殺傷力的話,他這眼神直接就是將繩子給切斷了。他好不容易是奔上來了,好不容易是到了對方的麵前,對方竟然跟她揮手拜拜?他不讓對方走,對方是那麽容易可以走的?他當即右手一個甩手,手心之中的紮紙刀在驟然之間飛了出去。

噗!

紮紙刀直接將玻璃都給刺穿了,也在這一往無前的衝擊力之下玻璃穿了的驟然之間繩子就被切斷了八成。剩下的兩成完全無法承受住鄭小天的重量,掉下去已然成為了必然。

鄭小天抬頭看著頭頂,他身子一蕩,也就是在繩子徹底的斷裂的時候他整個人就跌落在了下一層樓的房間之中。落地,眼神陰霾。

樓上,阿俊衝到了窗口,在拔刀出來的瞬間也順便看見了對方最後的殘影。樓下是麽?他緊握著刀柄頓時朝著房間之外衝了去。他不知道是不是對方的小隊撤離的就剩下這一個了,他知道的是,這一個絕壁不能夠輕易的被他放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