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不後悔

市中心幸存者基地,監獄。小說

在這裏,自然是有那些個犯事了的人,這些個犯事的人自然也是要被關押起來。

隻是,大家都很消停,所以監獄雖然構建了出來但是一直都沒有客戶。但是現在不一樣了,這裏關押著三個人。並且,這三個人被打的跟豬頭一樣的,估計是爹媽來了都不認識了。

但是,鄭小天若是在這裏的話,這三個人他一眼就可以認出來,這些可都是他的爛兄爛弟,狙擊手四人之中的其三。

狙擊手四個隻是被救援了回來三個,對於這麽一份救援這三個人可以說那是相當之不滿。一路之上那是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他們這麽一種態度頓時就讓對方很傷心,對方也不是什麽好脾氣的人,這麽的一來二去,雙方之間就起了爭執。

狙擊手的身份是來源於幸存者,幸存者隻知道有什麽不爽就直接發泄出來不壓抑。所以,三個人將救援成員的打了。這也算是給a大隊長臉了,出自於a大隊的成員果然戰鬥數值不俗。

三人惹禍了,一個排頓時就來了。三個人對十個,三人或許很是狼狽,皮開肉綻的,但是,這一個排的戰士也沒有一個站著的。這一把,直接就是惹禍惹大發了。

三個人被關了起來,候審。要說是候審的話,那就沒有什麽問題了。當鄭小天發現他們三個人的時候,撈出去也就ok了,不是麽。關鍵的關鍵問題就是在於,他們三個所收拾的人那可是憲兵隊的。憲兵隊一直都是很護犢子的,自己的人被打了,那還了得?外帶監獄也是憲兵隊所掌控的,所以……

三個人受刑了。這是及其不公平的事情,三人被綁著打,抽鞭子,狠狠的抽。渾身上下全部都是皮肉傷。

對於幸存者而言,隻要是不傷筋動骨,皮肉傷倒也是無傷大雅。隻要是可以將束縛給掙脫,別看他們跟一個一個的血葫蘆一樣的,戰鬥力一樣還在。

此刻,鄭小天找到了少校,針對於這幾個被營救回來的狙擊手,他展開了交涉。

“能不能讓我的人歸隊,我這都要走了還差幾個人這是個什麽意思?”鄭小天看著少校道。

“什麽什麽啊,都是什麽亂七八糟的。”少校頓時有點不明所以了,他是有點搞不清楚對方正在說什麽的路數。

“你看,你還跟我什麽什麽的,你別說你不知道,這樣子我會鄙視你的。因為我完完全全不相信你會不知道,嗯嗯!”鄭小天點頭。

“我真的是不知道啊。”少校實話實說道。

鄭小天看著對方的表情,根據微表情和心理學他進行著分析,對方還真的是不知道的節奏。這眼神不止做出來的,這表情也不是故意的展現出來的,對方這一刻的確是懵幣了。

“請問救援的時候,直升機是誰開的?直升機回來以後,被救援的那幾個人呢?”鄭小天問道。

“艾瑪,這都是憲兵隊的事情啊。直升機這種東西隻有憲兵隊和你們特種大隊的全能戰士才會啊,我們這些個陸軍隻是坐直升機的而已,不是開的啊。”少校道。

“憲兵隊……”鄭小天不理解了,憲兵隊將人給弄回來了以後弄到哪裏去了呢,真的是。

“這樣,我帶你去找個把憲兵問問。”少校道。

少校帶著鄭小天來到了憲兵隊,要是換做是平時,這裏有一個班進行駐紮,還有一個班進行巡邏。但是,今日這裏隻有一個人。有一個也就夠了,少校帶著鄭小天走了過去。

“長官好!”憲兵站起身來,敬禮。

“我問問你哈,最近一次你們直升機出動的時候是不是帶回來了幾個人?”少校問道。

“沒有的事長官!”憲兵神色閃動那麽一瞬間就頓時得出了答案。

鄭小天還就是觀察到了對方神色一瞬間的閃動,根據微表情和心理學的疊加分析他得出結論,對方的這個答案有點言不由心。對方是想要在這件事情之上隱瞞。

為什麽隱瞞?要說是救援失敗了的話,那就直接說失敗了,人沒有帶回來就ok了,不需要隱瞞什麽。要說是救援成功了的話,然後,因為某些關係所以人是絕壁不能夠放出來的,這,頓時就是有隱瞞的條件了。

鄭小天意識到,出事了。要不然為什麽自己是沒有看到下屬捏?

“天少,你看,沒有的事。”少校衝著鄭小天道。

“我問你,你如實的回答我。”鄭小天看著憲兵。

“是的長官,我如實的回答你。”憲兵點頭。

“最近一段時間你們憲兵是不是跟誰起衝突了。”鄭小天問道。

“沒有的事,長官。”憲兵直接否認。

“沒有的事的話,你可以站起身來走兩步我看看。來來來,既然你身體健康的話,走兩步我看看。”鄭小天笑看著憲兵。

“長官我腿腳做麻了,走不動道。”憲兵道。

鄭小天從腰間抽出了匕首,直接架著在了憲兵的脖子上,不單單是如此,他的匕首還在微微用力。此刻這匕首已經是將憲兵的皮膚給劃出了一道痕跡。一點點的血絲從痕跡之處顯現了出來。

“我現在的舉動已經是說明我不想跟你扯犢子了,末日之中死個把人又能咋地?更何況我懷疑你是喪屍之中派遣而來的奸細。你要是讓我清爽和滿意,你可以活下去。你要是讓我不開桑,那麽你也可以去死了。如何?”鄭小天咧嘴一笑。

“長官您問,我知無不言,言無不盡。”憲兵慌神了。這是個什麽路數,說動手就動手的節奏啊。自己也沒有招惹對方啊。

“最後問你一次,是否在最近一次救援之中救回來幾個人,如果你還回答我沒有的話,那麽,我今日也完全沒有看見過你,你的消失與我沒有半分錢的關係。”鄭小天道。

“長官,是救了回來三個人。”憲兵道。

“很好,很好。這三個人呢?”鄭小天問道。

“長官,這三個人因為公然的與憲兵對抗已經被逮捕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此刻應該是被秘密處決了。”憲兵道。

“不管是不是處決了,關押地點告訴我。”鄭小天的雙眸之中兩道寒光猶如是冰冷冷的刀子一般紮在了憲兵的身上。

憲兵知無不言的將關押地點匯報給了鄭小天。

處決,聽到這兩個字鄭小天就不想耽誤時間了。事情的經過可以慢慢地了解,第一時間必須知道關押的地點。要是第一時間過去的話,或許還有可能將人給撈回來。

鄭小天帶著戰士們火急火燎的朝著監獄撲了過去,並且,整個小隊都在集結之中。他相信,自己要是有什麽舉動的話,那憲兵隊肯定也是有舉動的。而,要是憲兵隊有舉動的話,自己有點勢單力薄。

少校突然之間意識到。自己似乎幹了什麽不該幹的事情。比如說a大隊和憲兵過不去,那就讓這兩個過不去的自己過不去好了,這將自己扯進來算是個什麽事情呢,真的是。

監獄。

三位戰士處在了刀口之下。在一番的折磨之後,處決的命令下達而來。純粹是為了憲兵隊的尊嚴,憲兵竟然被打了,對方簡直就是太無法無天了。隻是幾個野路子的幸存者而已,近身作戰數值強悍又能如何?能當飯吃?

三位狙擊手看著眼前這寒光閃閃的斬頭大刀,似乎意識到了不妙。

三位狙擊手什麽話都沒有說,沒有求饒,沒有任何的言語。

“你們三個在死之前還有什麽遺言麽?如果有的話,現在說出來我可以針對於你們的遺言進行一個登記。如果沒有的話,你們就可以清爽的去死了。”憲兵緊握著斬頭大刀道。

三人不說話!

“很硬氣,都要死了還這麽的硬氣,不錯。但是,你們要這麽的想想,都要死了這是何必的一種節奏呢,對不對?我隻是想要讓你們死的安心一點,有什麽遺言留下來,我看一看是否給你們傳出去。然後,你們也不存在冤魂不善啥的說法,你們好,我也好,大家都好的事情啊。”憲兵道。

三人互相的看了一眼,隨即,不說話。

“艾瑪,你們這是簡直不想說話啊。我給你們五分鍾時間考慮一下,這一個章節若是我看完了你們哈市不說話的話,我就當你們默認了。”憲兵從身上拿出了手機。

末日之中什麽最值錢?網絡小說。並且還是已經下載來的源。網站已經停止了,章節也不更新了,不更新不是重點,重點在於不能下載不能看,網頁都打不開了。那麽,儲存到手機和電腦之上的書變成了最後的。

憲兵是一個愛看小說的人,電腦之上存了十幾本幾百萬字的書沒工夫看。現在可是要省著一點了,隻要末日延續下去,他就隻有這十幾本書可以看,看完了就沒有了。

三位狙擊手互相的看了一眼,他們都從對方的眼神之中看到了絕望,但是,他們並不後悔。幹了就幹了,也算是男人了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