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誰更不要臉

小說看完了,憲兵現在需要進行最後的審判了。@樂@文@小@說|

憲兵拿著砍頭大刀,目光如炬一般的看著三位狙擊手。

三位狙擊手閉上了眼睛,刀鋒已經是磨的博寧博寧閃爍著寒光了。要死了,誰也不會來了,非死不可了。不過他們三個一樣還是不後悔,他們既然是特種大隊的人,那就絕壁不怕事。

噗!

滴。

鮮血隨著刀尖滴在了地上,一把唐刀刺穿了憲兵的身軀。他低著頭看著自己小腹之處凸出來的刀尖,要說是這一刀子就可以弄死他,那是不至於的。但是,換做是誰被這樣子的一刀子來一下那也失去了戰鬥力。

三位狙擊手睜開了眼睛,在這一刻他們興奮莫名。他們所看見的局麵就是最高長官鄭小天出現在了這裏,並且對方的佩刀刺穿了憲兵的身軀。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在於鄭小天都出現了的話,那麽,他會將一切都處理好,他們三個的小命徹底的保了下來。

“你是誰。”憲兵扭轉頭看著身後的男子問道。

憲兵並不認識身後的男子,但是看對方的穿著和軍銜很明顯是一枚軍人。隻是,就算對方是軍人那也不能夠公然的傷害憲兵成員啊。在黑暗之中一道肩膀之上扛著兩杠一星,身負營長重任的軍官出現在了憲兵的眼前。

“王營長,請問你是如何的管教你的下屬的。今日的事情你必須要給我一個說法,要不然的話你們從少校到少尉都做好挨鞭子的準備吧,抽死你們。”憲兵衝著王營長道。

王營長咧嘴一笑道:“我要說這不是我的下屬捏?”“不是你的下屬也是你的下屬,你別跟我逃避責任。總共就隻有兩個體係,一個體係是憲兵,一個體係是駐防軍。眼前這個比絕對不是我們憲兵的,那麽,自然就是你駐防軍的。今日此刻現在的傷害我必須找你要一個交代,必須必定的。”憲兵道。

“真的我隻是神交已久,但是這位兄弟的確不是我的麾下,的確。”王營長聳肩。

“是的,我的確不是他的麾下,的確。”鄭小天插入到了兩個人的話題之中。

“沒你的事,你一邊玩去。”憲兵擺手。

噗嗤!鄭小天緊握著刀柄用力的扭動了一下,他看著對方咧嘴一笑。

“斯……”憲兵倒吸一口涼氣。疼,疼痛席卷到了大腦神經,一抽一抽前所未有的疼。疼得他喲,整個人都不是很好了。他算是清楚地認識到了眼前的家夥是一個殺伐果斷的主,哪怕是知道他是憲兵都如此一般不以為意的下手啊。真心是……

“我就隻問你一句話,你拿著一把大砍刀處在這三個人的麵前幹哈呢?”鄭小天問道。

“我嚇唬他們玩不行麽?”憲兵道。他是絕壁不會承認自己正在執行死刑的。若是沒有人的情況之下他做也就做了,隻是多了三具屍體而已。但是若是當著人的麵前,他處在沒有做的狀態那麽他就咬死絕壁不承認的節奏。

“嘖嘖嘖,嚇唬著玩都被收拾成為了這個樣子。”鄭小天對於對方的言論不敢苟同。

“誰能證明這是我收拾的?反倒而,此刻你的刀就在我的身體之中,此刻你正在傷害我。”憲兵道。

噗!

鄭小天將唐刀拔了出來,他扭轉頭看著王少校的道:“您剛才有看見誰在行凶麽?”

“沒有!”王少校搖頭。

憲兵都愣住了,這麽的不要臉?明明行凶了還不承認,厲害啊。自己就已經是很不要臉了,對方完全不輸與自己啊。但是,對方行凶的刀還在這裏呢,隻要是提取一下這個證據,頓時就是真相了,對方可以賴得掉麽?不現實的事情好麽。

“對了!”鄭小天看著少校道:“我這把刀剛才不見了,剛剛找回來,這件事情你可以作證把。”“可以的,我親眼看見你的刀消失無蹤的。我也親眼看見你將佩刀找回來的。”少校點了點頭。

“你們……”憲兵捂住了自己的傷口指著鄭小天和少校。

“現在你可以說一說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了。”鄭小天抬手就將唐刀架著在了憲兵的脖子上,他一笑道:“如果我得不到滿意的答案,今日這裏可能會出現一具屍體,然後也找不到凶手的節奏。”

憲兵看出來了,對方這是在威脅自己。並且,自己完全是對於對方都有點無可奈何的樣子。自己是否可以幸福快樂的活下去,那就完全是處在了對方的一念之間。對方若是真的要將自己給幹掉了,那也可以不要臉的推開的一幹二淨。

憲兵當即就老實的將前因後果都說了出來,當然,這都是他打聽而來的。他一直都沒有參與,隻是在最後的時候拿著一把大砍刀過來行刑而已,並且這都還沒有成功下手就已經是宣告任務失敗了。

“我覺得留著你也沒有什麽用的樣子,作為一個軍人竟然是如此一般的怕死,隨便的一個威脅就將自己的上峰給賣的一幹二淨了,差勁,簡直就是太差勁了。”鄭小天搖頭。

“天少!”少校看著鄭小天欲言又止。

“給你個麵子,我就不亂造殺孽了。”鄭小天道。

隨即,鄭小天收了唐刀朝著三位狙擊手走了去。

此刻,監獄的門口已經是被憲兵給徹底的包圍了。

當鄭小天大鬧憲兵隊並且沒有殺人滅口的時候,那一枚憲兵就將事情匯報了上去。隨即在外執勤的憲兵當即被調動了起來,在趙家少爺的指揮之下來到了監獄,然後一窩蜂的湧了進去。

趙家少爺都快氣瘋了,自己的底盤之上對方竟然可以這麽的鬧。哇呀呀,這是不給自己麵子啊。這件事情絕壁不是輕易的可以算了的事情,他必須要一個交代。

趙家少爺手持衝鋒槍處在了第一位就衝入到了監獄之中。第一眼看見的情況更是讓他怒火中燒,自己的貼身警衛身軀被刺穿了一個孔,捂住了前麵捂不住後麵,鮮血直流,臉色慘白,一看就是血流多了的情況。

鄭小天剛剛將三位下屬給救了下來,這就得是直麵來麵對著趙家少爺。

“王少校,是否可以給我一個交代。”趙家少爺看著王大力少校道。他倒是沒有想到王大力也在這裏,這事情倒是不好弄了。市中心幸存者基地的安全就是王大力負責的,如果自己將對方怎麽地了,那自己就屬於是在大局之上搗亂的節奏,很煩躁啊。

“膠帶,我正好的帶了。”鄭小天從身上拿出來了一盒子透明膠帶。這個膠帶並不是黏貼紙張呀什麽的,這是專門貼傷口的,特種部隊的醫療用品。他看了兩眼之後,狠下心來遞給了趙家少爺道:“算了算了,給你吧,既然你要膠帶的話,拿去。”

“誰跟你要這個膠帶,我要的是交代,交代的交,交代的代。”趙家少爺道。

“是膠帶的膠,膠帶的帶啊。是這個東西啊。”鄭小天晃了晃手心之中的膠帶道:“現在你的人都這個diao樣了,繼續下去就是失血過多了,你不是要這個膠帶你是要什麽?別鬧,別鬧,趕快處理一下傷口,出了人命不好。”

“麻痹,我的下屬怎麽樣不是你們弄出來的?現在害怕出人命了?”趙家少爺這叫一個氣啊,自己就算是相當之不講理了,現在,自己的麵前竟然是出現了這麽一個更為不講理的玩意。這還真的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啊。不講理外麵有著更為不講理啊。

“你別跟我嘰嘰歪歪的,要不然我直接讓你步了你下屬的後塵你信不信?”鄭小天指著趙家少爺。

“滾你爸爸的。”趙家少爺右手抬起。在這一刻他身後的憲兵驟然之間將槍口對準了眼前的男紙們。

“趙少,這是幹哈玩意呢?好好說話不得行麽?非要是將事情朝著這樣子的局麵之中發展是麽?要是真的是鬧出來個什麽事情,大家不是都不好麽?何苦,何必是要這麽一種樣子呢?我們好好的聊一聊,我們好好的談一談行不行?”王少校衝著趙家少爺道。

“這不是我要鬧,是我來了以後所看見的局麵就是你們要鬧。是你們,不是我,知道麽?”趙家少爺首先是要將自己給摘一個幹淨。

“你要是不想弄死我的小夥伴,我也不會要鬧。”鄭小天指著身後的三位狙擊手道。

“誰要弄死你小夥伴了。話要說清楚,別跟我瞎咧咧,這樣子可是真心的不好。”趙家少爺道。

“那行,你要是這麽的聊天的話,我想說,誰碰你們家的保鏢了?我可沒有碰。我們來的時候他就這個吊樣了,沒有證據可不要跟我瞎扯犢子。”鄭小天道。

王大力抓頭,這是兩個不要臉的家夥正在比拚誰更為的不要臉,艾瑪,自己夾著在中間真的是很難做啊。左右不是人,左右不好做,不知道說啥了。幹脆一點就是什麽都不管最好,但是自己可是被槍口頂著啊,煩死了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