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誤會

李軍帶著下屬們全副武裝的來到了監獄。% し

實話說李軍不想來,他是一個理智的人從來不會幹這種不理智的事情。關鍵是這些個戰士都是不理智的人,知道是鄭小天為了三位狙擊手出頭而可能要對抗憲兵隊,一個一個毅然決然的就來了。誰能夠保證以後自己不會遭難?自己要是遭難了隻有老大一個人救?所以,現在施以援手,以後大家都是一家人,哪一個家人出事了團隊都會救援。

李軍怕自己不來的話更是鬧得不好收場,他要看著一點不是麽。所以他來了!

“來二十個人先將這裏圍起來,然後其餘的人隨著我進去。”李軍下達了命令之後毅然決然的帶著剩下的人進監獄。來都已經來了,進去也得進去,不進去也得進去,此刻已經是徹底的沒有了選擇權。

此刻,監獄之中的氛圍那是有點劍拔弩張。少校王大力處在中間那是兩頭不好做,而,鄭小天和趙家少爺這兩個人完全就是相互之間不對付,針尖對麥芒的一種節奏。

“小子,你是誰。”趙家少爺突然之間意識到自己竟然沒有詢問對方的身份,這簡直就是荒唐。餘人對敵竟然沒有在提前的時候了解過對方的資料,太荒唐了。要說對方是王少校旗下的上尉一枚,那是扯犢子的事情。看看少校這難以做人的感覺,很明顯就是管不住對方,很明顯那就不是對方的下屬。

不過!趙家少爺轉念一想自己老爹的將星等級,有什麽人是自己不可惹的?

“我是誰跟你又有什麽關係?”鄭小天道。

“你早上是不是鹵雞蛋吃多了?”趙家少爺沒好氣道。

“我早飯還沒吃呢。”鄭小天聳了聳肩道:“就因為你的關係,飯都不吃就得是朝著這裏跑。處理完了這件事情以後,覺得要殺隻雞吃一吃。”

“少跟我扯犢子。”趙家少爺擺手道:“說出你的姓名,說出你的身份,不要跟我在這裏梔子花的茉莉花。”

“我叫鄭小天,上尉連長。”鄭小天道。

“你確定你是上尉連長?”趙家少爺問道。

少校一聽到這裏就知道是誤會了。人家雖然說是上尉連長,但是,人家並不是自己駐防軍的連長,人家那是特種a大隊的連長。這還是野路子出生,一旦是經曆過最為正規的培訓,少說也得是一個大尉,前途大大滴。二十歲的大尉,還是特種兵的出身,特重大隊的少將大隊長可不就是這種人來接班麽?

“是的,我確定。”鄭小天點頭。

“全部給我開保險。”趙家少爺大喝道:“今日本少爺在此要告訴你們一個道理,作為本少爺的人不被白欺負,對方必須要給一個交代。若是不給交代的話,倒也是簡單了,對方除了死,還是死,必須必定就是死。”

“做好戰鬥準備。”鄭小天右手抬起。

鄭小天身邊的幾位戰士頓時就將衝鋒槍拿到手手心之中,並且他們還將手心之中的手提箱丟了三個給狙擊手。

三位狙擊手打開了箱子,輕車熟路就將三把狙擊槍給組裝了起來並且上了子彈,槍口也已然是對準了趙家少爺等人。

此刻這真的是大戰一觸即發,隨時都是有著打起來的可能性。

嘩啦啦!

一隊人馬到來,他們形成了一個圈就將鄭小天和趙家少爺等人包圍了起來。但是,處在鄭小天身後的等人那槍口是對準了趙家少爺。隻是,這個情況趙家少爺並未注意到,他隻是以為少校的人來了而已。

一位中尉從人群之中走了出來。

趙家少爺看了一眼對方的軍銜,問道:“你又是誰?”

“特種a大隊第一附屬小隊中尉副連長李軍。”李軍道。

“我知道你。”趙家少爺道。

其實趙家少爺並不知道對方,但是不妨礙他知道對方的a大隊。昨日的時候就有消息說了,a大隊來到了市中心幸存者基地。他還很開桑,因為a大隊的到來就代表著這裏的安全係數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提升。少說也得是提升三十個百分點。看看這速度,也不知道對方是怎麽探知到的,但是事實就是證明對方是專業之中的專業,發現了問題的驟然之間直接就是一個大隊都來了。這就是特種大隊啊。

“長官!”李軍衝著鄭小天敬禮。

“辛苦!”鄭小天回了對方這麽一下。

長官……趙家少爺咕嚕一聲吞咽了一口口水,他看了一眼鄭小天,看了一眼李軍,然後看了一眼少校王大力。突然之間他似乎是明白了什麽。

現在趙家少爺徹底的知道了,因為鄭小天是特種大隊之中的連長,所以自然是被王大力給重視。也因為對方的這麽一個身份,所以自然不將自己當成是一盤菜。那麽,這三個狙擊手也是出自於特種部隊了。唉呀媽呀,當時要說憲兵去接的人是特種大隊的成員,那麽什麽誤會都沒有了啊。這事情鬧的。

但是,要說是讓趙家少爺服軟的話這可能性也不大。人家特種身份一出,自己就猶如是小老鼠看見了大貓咪的節奏,這讓自己以後如何的繼續張揚?這會讓自己身邊的下屬寒了心。所以,不好!

趙家少爺很糾結,這樣也不是,那樣也不是,怎麽樣都不是。此刻他有點不知道該怎麽辦的一種樣子了。心情煩躁,前所未有。

“趙家少爺,我覺得這之中是否有什麽誤會。”李軍看著趙家少爺問道。

“是的,是的,我覺得全部都是誤會。”趙家少爺鬆了一口氣。明顯對方一說話就可以感受的出來,對方不像是鄭小天一樣吃了一大堆的鹵雞蛋,對方正常多了。

“既然是誤會的話,到此為止好麽。”李軍道。

“那要看你們了,我們這邊壓根就是鬧著玩。”趙家少爺右手抬起,頓時他身後的人就將槍械放了下來。

“天少覺得呢?是否隻是誤會?”李軍看著鄭小天。趙家少爺給麵子那是情理之中的,末日之中戰士最寶貴,並且有後台的戰士更寶貴。自己是特種大隊的軍官,對方是將軍的後裔,哪怕是心中多不爽也不可能明麵上來鬧的不可開交。但是,作為野路子之中出身的鄭小天似乎並不講究這個。他就怕鄭小天在這件事情之上就是不放啊。

“其實隻是誤會而已,算了算了。”鄭小天擺手。

“既然是誤會,那就將槍械都收好了。”李軍下令。

特種大隊的成員頓時就將槍械收的好好的了。

事情到此算是結束了,特別是特種大隊還需要盡快開拔的情況之下,那更是不會多停留一分鍾了。

潛水艇浮出了水麵,鄭小天率領眾人進去,隨即,潛水艇緩緩地下沉到了水中。

這一次前往一環是秘密的,上峰也不是吃素的,自然是調查過喪屍已經有了軍隊有了智商的事情。所以,潛水艇運送戰鬥人員,那樣子可以起到出其不意就混入到幸存者基地的地步。混入進去以後的話,不管做什麽都方便也不會對全局造成什麽影響。所以明明有快艇,有船隻,有軍艦,有直升機這些張揚的東西,但是都並未使用。

這是鄭小天第一次的進入到了潛水艇之中。怎麽說呢,在這裏有著一種小憋屈的感覺在其中。

潛水艇在外麵看著那是很大的一艘,但是在內部基本上都是設備。一百個人進來那完全就是被擠的滿滿當當的。人家睡覺的地方一張床要坐五個人,一間房要堆積一二十個人才將一百來人安排下來。的虧這也不是要過夜,三兩下的功夫就到了,要不然滿載的情況之下真的是前所未有的壓抑啊。

鄭小天看著窗戶之外,黃黃的水流讓能見度降低到了很低的地步。這裏不是大海,這裏隻是長江,所以水流真的是挺渾濁不堪的樣子。

“老大!”三位狙擊手看著鄭小天,扭扭捏捏的也沒開口啥的。

“幹什麽?”鄭小天問道。

“謝謝你。”一位狙擊手道。

“大家都是好夥伴,誰出了事對方不的救?我要是出了事你們就不管了?”鄭小天看著三人。

“哪怕是付出性命我們也會想方設法的救援老大。”坐在鄭小天對麵的狙擊手道。

“感受得到。”鄭小天點頭道:“一開始就純粹是忽悠著我們離開然後你們留下來打掩護,壓根沒有喪屍大軍對你們形成包圍圈,所以,從這一點之上我就感受到了。”

“額……”狙擊手倒是沒有想到都被鄭小天給知道了。

“好了好了,一家人不說兩家話。救你們也是應該的。隻有不怕死的人才值得活著,按寫個怕死的人最好就是早死早托生的節奏。”鄭小天擺手。

也就是扯犢子的這麽一下下功夫,潛水艇到了。不過,潛水艇正在等待著一個最佳的時機浮出水麵。主要是要聯係一下一環的幸存者基地,然後打打掩護最好是在沒察覺之中上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