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密談

鄭小天等人駐紮在了岸邊。小說

一環,相比起來市中心而言人流量要小一點點,但是,就這也得超過五百萬的人口。沒辦法,外地人喜歡朝著三鎮市跑,本省的人一樣喜歡朝著這裏跑。天朝二十多個省,十四五億的人口,一個省下來就有五千萬。要是普通的省會還好,也就是個一千萬左右的人口,但是三鎮市,人滿為患現在變成了災。

鄭小天感慨著自己,感慨著喪屍,感慨著天朝,感慨著一切。反正閑著也是閑著,也沒有什麽事情可以幹幹,所以就無聊的感慨感慨了。

吼……

四麵八方吼叫聲連連,但是並未有喪屍靠近上來。

一環,那可是革新的進軍地。整個一環都有喪屍大軍的分布,各自為區域。那麽革新就得是入侵,要入侵當然是朝著有幸存者基地的地方入侵了。比如說,這裏。

四周吼叫的喪屍都是革新的大軍,他隻囔囔不攻擊。這囔囔或許是將幸存者基地的接應軍嚇著了,但是,這讓鄭小天心安不少。

“喪屍大軍四麵八方都是,現在不是很適合行軍啊。”李軍搖了搖頭。

“我出去逛逛。”鄭小天道。

“喪屍一大堆你逛什麽?”李軍瞥了鄭小天一眼。

“我不去逛逛如何可以知道這周邊的情況?你不會真的是認為我們來了以後就可以直接將這幾萬人輕鬆的接走吧?到時候指定是一場大戰。若是連敵人都不了解的話,死傷慘重啊。”鄭小天大義泯然道。

“你一個人去太危險了啊。”李軍道。

“sao年,我一個人的戰鬥數值就是去也方便潛伏,殺出來也容易。人多了被發現了,到時候也出不來,出的來也得損失慘重,何苦這麽一種樣子呢?”鄭小天拍了拍李軍的肩膀道:“嗯嗯,就這麽說定了。”

鄭小天展開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走的是那麽的毅然決然,決絕不已。

李軍看著鄭小天的背影,在這麽不知不覺之中對方已經成長成了一個特種大隊領導人。

特種大隊不同於其餘的兵團,因為什麽呢?哪怕是特種大隊的副隊長都會親自上任。一個大校帶著兩位戰士執行任務那是一種什麽樣子的感覺?大隊長,將星軍官,或許他會在後麵運籌帷幄,但是,他也是從執行任務之中走出來的。他的作戰數值是最高的。

所以,特種大隊的領導人應該有的素質就是戰鬥。不是躲避在後方的操控,而是衝鋒在前清楚的了解著敵人的能力,了解著自己這邊戰士的能力。

鄭小天身形迅猛,三兩下子的功夫就消失在了小隊的視線之中。

吼……

幾位喪屍衝著鄭小天吼叫著,但是並未上前攻擊。

“帶我去見革新。”鄭小天道。

“吼!”一位喪屍吼叫著,他對於鄭小天直接稱呼他們王的名字有點不爽,但是這不妨礙另外的一枚喪屍去請示革新了。

鄭小天等著,反正革新要是不確認,這邊也不會帶著他過去見對方。

不一會的功夫,請示的喪屍回來了,剛才衝著鄭小天吼叫的喪屍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鄭小天被三位喪屍帶著來到了一棟大樓,電梯因為沒有電已經不能運行了,大家隻能走這樓梯。三樓,五樓,十來樓。也就是鄭小天的身體強度了,目前為止還是扛得住,要是換個人的話估計都崩潰了。

鄭小天被帶到了一間房的門口,好像裏麵有所感應一般,隨著他的到來門也打開了。

鄭小天邁步走了進去。

革新坐在沙發之上等待著鄭小天的到來。桑依處在了他的身邊坐著,不過當她看見鄭小天的時候頓時站起身來,畢恭畢敬。

革新見桑依這麽一種態度,他也頓時站起身來。革新知道的,在幕後一直有著一隻黑手領導者喪屍大軍,他也有揣測是人類。隻是,現在才真相原來是站立在他麵前的這麽一位人類。一表堂堂,人才啊。

“革新屍王,你好!”鄭小天伸出了手。

“你好!”革新與鄭小天握手。

“坐下吧,別拘謹。”鄭小天猶如是領導人一般的說道。

革新和桑依坐下身來,鄭小天也一道坐下。

“老大,情況並不是很理想。”桑依道。

“我知道!”鄭小天一笑道:“慢慢來嘛。畢竟你們是慢了革覺一步,看看人家,現在已經從十萬大軍擴充到了六十萬,並且即將要整合成為一百萬大軍十個軍團。”

“人家由您的幫襯,我們沒有啊。哪怕是革妖那邊也有您的幫襯。”革新道。

“這不是幫襯麽?”鄭小天指著桑依道:“這可是我身邊的老班底了。”

“大人,您畢竟是您,性質都不一樣的。而且,您的親衛隊被革覺和革妖分了,我這邊就一個傳話筒。好,就算是她有著不俗的戰鬥力,但是也形成不了一把尖刀小隊啊。”革新據理力爭。

“現在我本尊都來了,幫著你將這邊的事情處理的順順利利不就好了。”鄭小天道。

“總算是等到您了。”革新道。

“現在情況具體到了如何?”鄭小天看著桑依。

“這一片,喪屍大軍一百萬,屍將十個左右,軍團十個。最高領導人是屍王無疑了,甚至於我們懷疑他是屍皇。”桑依道:“畢竟對方的凝聚力簡直超過了屍王。”

“屍王也好,屍皇也罷,那都隻是自身的戰鬥數值很驚人而已。”鄭小天搖了搖頭,道:“隻要找準攻擊的方式方法,收拾丫的不成問題。三十萬大軍一樣可以吃掉一百萬。隻不過是一對三而已。”

“話是這麽說沒錯,但是旁邊還有著兩支百萬大軍,如果說我們這邊損失超過三十萬,外帶戰士又比較疲勞的話,那麽周邊隨便出動一支我們就危險,出動兩支我們就隻能覆滅。所以,動手還則罷了,但是要運籌帷幄。”革新道出了自己的想法。

“這樣子的話那就隻能從領導人下手了,首先還的是將對方的屍將弄一點過來。”鄭小天捉摸著直接偷襲對方的屍將,直接俘虜到了自己的陣營之中唯自己所用。

“老大,哪怕是你將對方的十大屍將全部都弄過來,對方還是有著一百萬大軍的戰鬥力。一股腦的都湧上來,我們還是沒勝算。”革新必須要提醒這一點。

“但是你有沒有想過,如果對方沒有了屍將,那麽喪屍大軍的凝聚力就不是那麽的強了。並且,對方失去了高端戰鬥力。當然,全部吞並也是不可能的事情。隻是,吞了對我們是有好處的,對後麵的戰鬥也是有好處的。並且,屍將總是出問題,對方指不定就憤怒了。對方一憤怒就得親自出馬,要是我們一股腦的不要臉湧上去,留下對方的把握超過五成。”鄭小天咧嘴一笑。

什麽對屍將動手,那純粹是為了引出屍王。隻要對方真的隻是一個屍王的話,那麽,引出來並且不打死對方是可以達成的。到時候,王都已經是被俘虜了,那還不得是俘虜了一支喪屍大軍?就這麽簡單的事情。

“您來了果然就是不一樣了,思維的方式都是人類的方式完全不是喪屍的方式。到時候一經交鋒起來,對方直接就是懵幣了的節奏啊。”革新搖頭。

“我每次也就是這麽的讓對方懵幣才成功的渾水摸魚的。”鄭小天道。

“渾水摸魚也是一份實力,我們這種沒有實力的人,想要渾水摸魚都困難。”革新搖頭。他是有點愧對鄭小天。他和革妖一道出來的,但是人家革妖那邊就是擴充到了五十萬大軍,他這邊就是特麽的勉強站穩了腳跟。要是沒有鄭小天的到來,他都決定要動手了。一旦動手起來,指不定就是一個覆滅。現在,鄭小天的計劃一擺出來,頓時看見了人生的希望啊。

“好了,不恭維了。現在的話我還需要和幸存者匯合到一起。一會到了夜晚的話,我偷偷摸摸的出來,我們行動。”鄭小天站起身來準備走人的節奏了。

“等一下天少。”革新看著鄭小天。

“咋地了?”鄭小天看著革新,似乎,對方這是有什麽話語要跟自己說的這麽一種意思。那麽一種欲言又止的感覺,他覺得自己沒有揣測錯。

“是這樣子的,我有點小情報想要匯報一下下。”革新道。

“說!”鄭小天道。

“在軍方那邊的探子打探出來特種大隊要進行一次猛攻計劃,計劃的主要目的就是為了挽回一點點的士氣。嗯,純粹隻是士氣之戰。”革新道。

“和我有什麽關係?”鄭小天頓時覺得莫名其妙了。

“如果您現在是駐紮在一環的話,與您就有關係了。特種大隊a從一環下手,m從二環下手。b橫掃三環,打了就跑。您屬於a。可能,您的小隊要打先鋒啊。”革新道。

“我去,你這間諜打探的情報是機密的節奏啊。”鄭小天震驚了,軍隊都能被混入喪屍的間諜並且還混的這麽的深,軍隊是幹什麽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