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好像是間諜

一環幸存者一號基地。

喪屍的吼叫聲讓基地側門準備接應的民兵沒有動。

不過,隨著上風的指令下達,他們這是動也得動,不動也得動。

民兵小分隊,成員二十,小隊長董存瑞。他有著一個英雄一般的名字,但是這因為名字而所擁有的英雄之氣已經是被消磨的消失無蹤了。現在,他渾身上下沒有一處看得出來英雄的感覺,他隻是在末日之中求生的普通分子之一而已。

“哎,稀巴。二十個人能幹什麽?哪怕是給喪屍大軍塞牙縫人家喪屍都吃不飽。這是任務麽?這簡直就是送死啊。這幫高層也不知道是怎麽想的。”董存瑞搖頭。

“隊長,我們所迎接的不是精銳麽?”一枚幸存者問道。

“精銳?精銳又能夠怎樣?”董存瑞搖了搖頭道:“精銳也就隻有一百個人而已。這裏的喪屍有多少?根據人類數量的揣測,這裏的喪屍有三百萬,是三百萬啊。三百萬呈三個方向將我們給包圍的水泄不通,是水泄不通啊。”

董存瑞這麽一說的話,三百萬麵對精銳一百,那的確是屠殺。完全沒有挑戰值的一種屠殺。大家頓時被董存瑞給弄得很絕望了,完全感受不到迎接的意義在哪裏。大家頓時就失去了迎接的興趣了,大家頓時就是不想去了,大家……

大家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任務已經下達,幸存者基地平時可以養一下閑人,當用到你的時候你撂挑子那結果已經很顯然了。

董存瑞帶著很無奈的大家行進著。

鄭小天等人下船的地方距離幸存者基地是很近的,也就是在鄭小天偵查剛剛回來之後,幸存者基地那邊所派遣而來的接應軍就來了。

鄭小天看著眼前的二十來人,連連搖頭。這精氣神統統都沒有。這樣子的人守護者一個幸存者基地,真的扛得住麽?為什麽幾百萬的大軍連這樣子的人守護的一個幸存者基地都沒有攻破?喪屍都是幹什麽吃的?

鄭小天不無埋汰這些喪屍了。但是,也根據喪屍的業績他得出來一個結論,幹掉這樣子的喪屍大軍那是何其簡單的事情?是了!

鄭小天右手抬起,打了一個手勢。他的身後出來了一個班的戰士警戒著就朝著幸存者民兵靠了過去。順利的貼了上去,順利的混合然後撤了回來。

民兵長官董存瑞來到了鄭小天的麵前,他敬禮。不過這個禮完全隻是一個走形式的樣子,真的是一點都不標準啊。讓人看著都不敢恭維了。

“我叫董存瑞。”民兵衝著鄭小天道。

“**包的那個?”鄭小天問道。

“那個不是死了麽,就算是沒死到現在那也是一百多歲了。”董存瑞道。

“這樣啊。”鄭小天一笑道:“你這個名字應該幹出來一點這個名字的事情。比如說身上綁個炸彈,然後衝出去吸引一大堆的喪屍。當喪屍達到了三百之數以後你讓喪屍包圍你。然後毅然決然的將炸彈引爆。一個幹掉三百個,十個就能三千個,一百個就能三萬,一百萬就能三億啊。”

“長官您這好像是對我很針對啊。”董存瑞陰沉著一張臉道。

鄭小天的確是對對方很針對,他從對方的身上感覺到了屍王的氣息。這麽一種情況就隻有一種解釋,對方是屍王派遣到幸存者基地之中的臥底。隻要是屍王一念之下,這個家夥頓時就會變成一枚屍將然後從內部將幸存者基地給破了。

現在的鄭小天因為旗下多了屍王級別的下屬,所以對於屍氣很是敏銳。要是他的鼻子過濾一個遍,那些個間諜身上的屍氣完完全全藏不住。到了他的麵前一個一個都得曝光幹淨。

“哎喲,我也就是開個玩笑,你怎麽這麽的開不起玩笑呢。”鄭小天拍了拍董存瑞的肩膀道:“不過,我還是覺得你應該幹掉三百個喪屍。你都有著如此一般英雄的名字了,你要說你不敢出來一點豐功偉績,你以後就不要叫做董存瑞了。你就叫董取鈍好了。”

“長官你也是夠了,你在這樣子下去我就真的是生氣了。我要是真的是生氣了那後果也真的是很嚴重的。你是一時半會沒有意識到,但是,這不代表不存在。你真的,真的是清楚而明白麽?”董存瑞指著鄭小天。

董存瑞就莫名其妙了,這個家夥為什麽總是跟自己過不去?自己還沒有表達出來對於對方的不滿,對方就已然是跟自己過不去了,這尼瑪也真的是很有默契的樣子啊。

“你生氣就生氣了,跟我又有什麽關係?”鄭小天咧嘴一笑道:“莫非我一個上尉還會害怕你一個diao絲?你要是這麽想的話,你也太傲嬌了。你也太自以為是了,你也太……”

鄭小天開始數落了起來對方,他要將對方激怒,從而是達到對方會失去理智的地步。那麽一個時候對方就要跟他單挑,那麽一個時候,刀槍無眼,自己一個不察覺就將對方給幹死了。那麽,幸存者基地還會說自己什麽?

李軍在旁邊半天沒有看明白,他也覺得莫名其妙的,好像鄭小天是專門的針對這麽一個叫做董存瑞的男紙。要說是名字不討喜的話,這也不是人家可以決定的。這名字是父母的贈與,總不能說是改了吧?改了的話又說不孝順,孝順的話,又用名字來聊sao,幹哈玩意呢這真的是,不知道咋說了都。

“我不跟您計較,我就隻是一個帶路的而已。您要是調侃完了的話,那允許我帶路。”董存瑞道。

現在鄭小天更是百分之百的可以確定這個家夥就是喪屍派來的奸細。看得出來,這個家夥是一個有脾氣的人。這個家夥也聰明的知道自己是有武裝的,所以,這個家夥知道得罪自己並不好。重要的是,這個家夥的小命不是這個家夥而說了算的,反倒而,那是這個家夥幕後的家夥說了算的,這個家夥還有大用不能死。

鄭小天突然之間覺得,自己的確是有點唐突了。人家可以擁有一個奸細就不能擁有十個八個一百個是怎麽地?

“帶路吧!”鄭小天擺手。

鄭小天有著一個更大的計劃,喪屍王派遣出去的奸細,那之間肯定是有聯係的。特別是自己這麽一個帶著重裝備到來的貨色肯定會成為對方商討的重點,那麽,對方或許會聚集在一起討論一點什麽,然後,自己隻需要一網打盡就ok了。

“你怎麽總跟這個家夥過不去?”李軍指著前麵五米之處的董存瑞衝著鄭小天問道。這聲音很小,隻是局限於鄭小天聽得見而已。

“你沒有看見,這個家夥的脖子之上有著這麽一道印記。這印記存在著莫大的問題,我十分之懷疑這個家夥已經被屍毒感染,隻是不敢說出來然後還留著一定的理智。保不齊那就是為了跟他的半個同類喪屍大軍在某一天裏應外合。”鄭小天道。

“扯犢子呢吧?”李軍有點不相信了。

“記得董卦麽。”鄭小天一笑。

“莫非我們上一次撤離的時候,那車頂的家夥……”李軍後麵沒說。當時他就覺得很奇怪,怎麽就這麽的輕鬆地跑了?這一切的一切都有點詭異不符合常理的樣子啊。

“是的,車頂的家夥就是掌控者幾十萬喪屍大軍的董卦。人家現在有著自己的**思維,他也不想多的,隻想我們在剿滅喪屍大軍的時候跟他說一聲,讓他丫的跑了就可以了。他翻不起來大浪,他也不會威脅到我們什麽。如果有一日人類贏了,他就帶著自己的下屬躲在深山老林或者中緬邊境的叢林去。”鄭小天道。

“這個要求可以答應。我去,原來喪屍可以保存人類的記憶啊。”李軍現在算是得到了新情報。

“如果根據董卦的情況那是可以保留的。既然有一個董卦,那麽自然也有眼前的這個家夥。一會你讓大家進去了以後第一時間占據製高點,故意的將手榴彈呀,狙擊槍啊,衝鋒槍展現出來。故意的讓對方感覺到危機感,若對方真不是好鳥夜晚肯定聚集眾位被感染的開會,到時候一鍋端。”鄭小天發狠道。

“還有一鍋?”李軍覺得,也就隻是一個就了不得了,但是現在聽鄭小天的這個意思壓根不是一個的事情,這可是還有著不老少的這麽一種節奏啊。哎呀,哎呀。

“能有一個董卦就能有第二個,事實證明,第二個就在我們眼前。那麽,巧婦難為無米之炊,一個能幹什麽?我覺得對方有一群。夜晚去的都不見得是全部,但是,絕對是去了八成以上,先將這八成給滅了再說,其餘的再來找尋。”鄭小天道。

“好,那就這麽幹了。”李軍點頭。

李軍在人類的生死存亡這種大事上麵那是不墨跡的。

鄭小天在這種時候是喜歡跟李軍這種人合作的,不墨跡,很清爽,一點也就透。果然是可以當指導員的男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