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這個女孩發花癡

吼……

吼叫聲傳入到了鄭小天的耳孔之中,這一瞬間,他聞到了強烈的腥臭味。他知道的,喪屍大軍已經是來了。借助著大門被撞破的衝擊力,他整個人一個健步頓時就是衝了出去。

嗖,嗖,嗖!一枚一枚的喪屍猶如是蝗蟲一般的湧了進來,他們隻有一個目標那就是活捉的生物鄭小天。在此一刻,他們鋪天蓋地的朝著鄭小天而席卷衝擊了過去。距離也在這樣子的衝擊之中一點一點的拉近。

鄭小天成功的激射到了樓梯口,頓時,敏捷的伸手展現了出來。他一步三個階梯的朝著樓梯之上衝去。

現在,鄭小天這樣子的一種應對模式,那應該是甩開喪屍大軍一大截了。但是,絕非如此。鄭小天一步跨越三個台階的速度不如喪屍一步跨越一個台階的速度。並且,喪屍的衝擊速度大概是鄭小天的三點五倍,換言之,鄭小天跨越三個,喪屍可以跨越三個半。並且,這三個半的台階也一秒鍾都不要,這樣子的話,一瞬間喪屍就與鄭小天拉近了距離。

鄭小天也可以感覺得到身後越來越靠近的喪屍。心中雖然是焦慮無比,但是也沒有任何的辦法。他現在所要比拚的那就是速度了,隻要是他的速度比喪屍來得快,他就可以逃出生天。至於跟喪屍纏鬥,這一點他有想過但是直接回絕了。

鄭小天繼續的向前衝。距離窗台,越來越近,越來越近了。但是,同樣的一個時候喪屍也是距離他越來越近了。眨眼之間,喪屍就已經是來到了鄭小天的身後。右手伸出朝著鄭小天的身上觸碰而去。

喪屍現在的感覺那就像是一對情侶同時掉下懸崖,然後男主伸出手,一次一次的朝著女主觸碰而去。即便是要死也得是抓住女主一起死的感覺一般。當然,現在他和鄭小天不是男主和女主的關係,他的設定就是哪怕是劃破了鄭小天的皮膚,對方也絕對是屎定了。

鄭小天不可能知道喪屍的想法會是這樣。要不然,那心中得是有著多麽的驚恐。某些個喪屍的智力竟然是可以發揮到這等一般的地步。那麽,人類的生存空間豈不是正在一點一點的被拉小?那麽,人類還能夠是生存下去?這答案顯然是否定的了。

現在,喪屍的指甲蓋已經是觸碰到了鄭小天的皮膚,並且,隨著他蓄力一擊而下去,很是明顯的可以看得見這鄭小天的皮膚都被劃拉了出來一道紅色的痕跡。距離破掉還差那麽一點點,隻差那麽一點點而已。

鄭小天雙腿在驟然之間爆發了出來恐怖的力道,整個人直接就是朝著窗戶之外跳躍而去。喪屍的雙腿也在與此同時爆發了出來恐怖的力道,整個屍直接就是緊隨著鄭小天的步伐而跳躍了出去。

鄭小天跳出了窗口,他伸出雙手抓住了已經是垂下的皮帶,身體一個翻轉頓時就是朝著二樓而去。他將空氣之中的設定就是單杠,自己就是順著單杠朝著上麵反動。不是什麽耍帥,不是什麽裝幣,完全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因為他發現喪屍也追擊而來了啊。

鄭小天的身體翻轉消失在原地,喪屍直接撲了一個空。整體那就是朝著一樓撲了下去。畫麵跳轉到鄭小天這邊,他的下半身即將那就是要撞擊到二樓的窗口之上了。這樣子的一種衝擊力一旦是衝擊上去的話,那恐怕……

砰,砰!

左右兩邊分別出現了一隻手抓住了鄭小天的左右雙腿,手的主人鬆開了拽住皮帶的手,隨即雙手抓住鄭小天的一條腿,兩個人齊心合力用力的朝著房間之中一拽。

砰,砰,砰。三個人跌落在了地上。相比起來純粹的下體和窗沿之上的定點攻擊,此刻鄭小天屬於是全麵性的衝擊,那是要好一點。身上或許是有點不是很爽,但是傳宗接代的玩意那算是徹底的保住了。

呼呼。三個人,大口喘氣。差一點三個人那就是隻剩下了兩個。這一切,那都隻是在一念之間啊。若是兩個人沒有齊心協力的將鄭小天給拽上來的話,那麽真的是少了這麽一個驍勇善戰會利用巧勁的男子,生存能力再一次的下降了好麽。

“你們猜我找到了什麽。”阿穎的聲音將大家拉回到了現實之中。

三人的目光刷刷刷就是朝著阿穎看了過去。大家發現在對方的手上有著,有著牛肉?並且還是那麽一種添加了防腐劑可以放很久的牛肉。

“今日不知道明天事,我們首先還的是將今天給過好了。這裏有點牛肉,大家隨便的分一分,然後吃了算了,如何?”阿穎一笑,提議道。主要那是她自己想吃。

末日之中,吃的東西全部都是存放日期最近的。然後存放時間可以半年的就得是末日到半年才吃,存放時間一年的就得到一年才吃。誰也不知道末日什麽時候結束,誰也不知道人類毛時候能夠恢複秩序然後可以恢複生產,所以必須是要按照這樣子的方式來操作。

所以牛肉這麽一種可以放一年以上的東西,阿穎到現在都沒有吃到過。

“我沒意見。”鄭小天聳了聳肩。他是真的承認阿穎的那麽一種觀念,今日的的確確那是不知道明日事。誰知道明日會是怎樣?誰知道明日會是如何?所以,今日過好今日也就夠了。

“我意見不大。”啊壯道。

“我就算是有意見也沒用了,一對三民主一點我就輸了,不民主我一個人也幹不過你們三個。反正還有的吃,我隨意。”林誌雙手一攤聳了聳肩。

這樣,一人被分了一袋子的牛肉。在末日之前,這一袋子牛肉可以賣到二十多塊錢。末日之後,那更是有價無市。別的人肯定是將這麽一批可以放一年的東西儲放在一年食物存放區。

鄭小天撕咬著牛肉,趕腳被喪屍追,趕腳九死一生,趕腳這一切都是值得的。起碼,真的是有組織有紀律的話,那麽他也不可能吃到一年存放食物呢。

“一會怎麽辦呢。”啊壯歎氣一口,牛肉都放下了。想到眾人此刻需要麵對的局麵,那頓時就是吃牛肉的興趣都沒有了。他總感覺這喪屍像是有智商一般的,要不怎麽別的喪屍沒有從窗台撲出來,就那麽一枚撲出來了?要不然為什麽他們走了一個人,喪屍簡直就是猶如知道他們要走一般的激動了起來,破門的力度都變大了?

“吃飽喝足先,其餘的事情等船到橋頭自然直。”鄭小天吃著牛肉道。

“不!”林誌搖了搖頭道:“喪屍大軍的習性就是對於聲音,對於鮮血,對於氣息特別的敏感。若是我們磨磨唧唧在這裏蹲點,那麽,四周靠近而來的喪屍會越來越多。到時候,真心就是想走走不掉,沒有任何的可能性了都。”

林誌想的比較遠,要想走還的是趁著現在包圍的喪屍不太多的時候。至於去三鎮市的計劃是不是要展開那也得是先離開了這裏再說。現在,這個命題那是至關重要的。

“先吃,先吃行不?”鄭小天晃了晃手上的牛肉。

啊壯算是看出來了,一個阿穎一個鄭小天,倆人都是沒心沒肺的家夥。這兩個人那還真的是蠻般配的。活著那是一起灑脫,死的時候還能夠做個伴從容的來麵對死亡。若是被感染成為喪屍那恐怕也是不好相與的一對。

“我覺得你有想法。”阿穎拍了拍雙手之上的牛肉屑看著鄭小天。

“為何如此一般的篤定?”鄭小天將最後一塊牛肉丟入到了嘴巴之中咀嚼了起來。

“因為你這麽一種有恃無恐的感覺,明顯就是有所想法從而是有所仰仗。”阿穎一笑。

阿穎的擇偶標準首先是要長得跟鄭小天一樣的好看,隨即,那是要末日臨頭都這麽的淡淡然,麵對的任何事情都是那麽的有著把握。走到哪裏,那就是將勝利帶到哪裏,從而,到最後的時候簡直就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號令群雄的大英雄一枚。

說直白一點,阿穎看上鄭小天了,所以對方什麽舉動她都可以很是正能量的去詮釋。哪怕對方很是隨意的上個廁所這對於她而言都是自信心爆棚有著各種盤算的一種節奏。

“好吧,我的的確確那是有想法。”鄭小天點頭。

“說吧!”阿穎道。

鄭小天上樓的時候,第一時間那就是注意到了房間之中有著一捆登山繩。聯想著手上的牛肉這麽一種儲存可以很久的東西,頓時這屋子的屋主愛好他就知道了,登山。當然,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一個登山的人就有著食物儲備,就有著裝備儲備。這一點,至關重要。

是的,靈機一動觀察了外麵的情況以後,鄭小天的的確確那是有了想法。

“別墨跡,快說,快說。”阿穎衝著鄭小天道。

“不要著急,深深地吸一口氣,深深地吐出來。然後,平心靜氣之下從而是聽著我娓娓道來,那就可以了。”鄭小天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