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知道太多不太好

三位男子的確是距離鄭小天有點距離。。しw0。但是,他們到了窗口當即一刻撤了回來。嗖,嗖,嗖。一根一根的弓箭一顆一顆的子彈從窗口激射了進來。

很明顯,就現在的局麵所展現出來的狀態,那已經是充分的說明了很是重要的一點,這一點就是,跑不掉了。現在,三個人隻能處在房間之中,隻能跟鄭小天對戰,完完全全,不可能跑得掉。

“你這樣子對你又有什麽好處?你的人在外麵放冷槍,放冷槍就代表隻能放冷槍。哪怕是你還有近身作戰的下屬,那也沒有多大的作用。因為我們三個一旦是對你展開包圍性的攻擊,你那些下屬都無法靠近上來,這些,你都真的是懂麽?”一枚男子搖了搖頭。

“我懂啊。我知道你們無法跑掉所以就必須是被我幹掉啊。”鄭小天道。

“你以為你幹掉了三個人就紐幣無敵了?既然是可以被你幹掉,那麽,這就說明這三個人也就隻是這麽一種diao樣了。你傲嬌什麽?你自滿什麽?厲害的是我們這三個啊。”男子道。

“沒感受出來!”鄭小天搖頭。他承認,眼前的這三個人速度之上是快樂一點點,但是,就這麽一個速度哪怕是對方有三個人,那最後的命運也隻不過是被他宰了而已啊。壓根,那就是翻不出什麽浪花來的樣子。

三個人,雙手合十閉上了雙眸。

嗯?鄭小天雙眼眯成了一條縫,現在的話,這三個人給他的感覺不一樣了。身上湧現了出來一股能量,這是普通人不可能湧現的能量。在他們三個人的眉心之處,那就是能量的根源,這能量湧現了出來以後蔓延在了全身上下。

肉眼可見,三人的皮膚之上一根一根的青筋顯現了出來,那感覺,恐怖的不是一般般的。

變身?鄭小天的腦海之中突然之間莫名其妙的出現了這麽兩個字。也就是隻有這麽兩個字才能夠解釋眼前的情況了。是變身,絕壁是變身的節奏。

鄭小天處在了攻擊和坐以待斃的選擇之中。現在攻擊,他也摸不清楚對方的脈絡,要是被對方坑了,要是被對方陰了,那是咋辦?但是,這也可能是攻擊的唯一機會啊。因為凝聚以後的對方那是比較紐幣的,凝聚之中的對方是比較脆弱的。

攻擊與不攻擊,鄭小天無法做出來一個選擇。這麽的,時間拖延了下來以後,時間幫助鄭小天做出了選擇,不攻擊。

三人睜開了眼睛,在他的眼珠子之上那也是紅色的血絲遍布。那麽一種感覺,看著有點陰森恐怖的一種節奏。就像是地獄爬出來的魔鬼一樣,看著讓人都覺得有點瘮的慌。

“你錯過了應該攻擊的機會,所以,你會死。”屍將革殺指著鄭小天道。

三位男子覺醒了體內的能量,他們變成了屍將,高等的屍將。他們三個人隨著覺醒的那一刻擁有了新的稱號,革殺,革破,革狼,他們三個那是不好惹的組合殺破狼。這寓意就是,神擋殺神,佛擋殺佛。

三個人此刻隻是剛剛覺醒而已,但是身上的這個氣息,那就是完全絕壁不簡單的。可以感受的得到,若是要惹呼他們的話,那也不是那麽容易的。

“你們是不是忽略了一個問題。現在的你們可是處在了我們幸存者的腹地,既然是處在了這裏的話,你就是我們所有幸存者的敵人,那麽,隻要是你們出去,我保證,各種輕重武器就會是衝著你們招呼,你們真的是可以逃過一劫麽?嗬嗬!”鄭小天一笑。

革殺看著鄭小天沒說話。他被這一時之間的強大給衝昏了頭腦,是呢,如果說自己處在了人類的包圍之中,各種各樣的攻擊對準了自己,那麽,自己是否還可以成功的出去呢?想要從容的離開有點難度。

屍將,那並不是無敵的。白天的時候鄭小天不就處理過了一個屍將麽?這說明,屍將也是可以幹掉的。隻是屍王有點不好弄,有點小變態而已。

鄭小天可以幹掉一個屍將,那就說明現在眼前的三個屍將他最少可以幹掉一個。然後要是有著人類大軍的配合,幹掉三個又有何難?

三位屍將沉默了。本來以為,真的是以為覺醒了就無敵了。但是,現在來看的話,是不是可以逃的出去都是一個問題,何來無敵之說。頭疼不已的事情,真的是……

“好了,我也不打擊你們的自信心了,沒多大的意思。幹掉你們不需要從打擊你們的自信心來下手。來吧,展現出來你們的厲害給我瞧一瞧,看一看。讓我見識見識你們到底是有多麽的diao。”鄭小天衝著三位屍將下了戰書。

三位屍將互相的看了一眼,眼神之中他們在交流著這一戰到底是打還是不大。不得不說,鄭小天的的確確是他們的一個威脅。如果說將鄭小天給收拾了的話,那麽,這個威脅也是蕩然無存不存在的一種節奏了。

刷,刷,刷!

三位屍將最後還是決定動手。現在跑,一起跑,鄭小天會逐個擊破,分開來跑,更為的省事了,鄭小天直接就是逐個擊破。所以,完全這個事情就是這麽的不愉快,就是這麽的不好弄。

那麽,三位屍將的抉擇就是將鄭小天幹掉。隻要是將這個貨色率先幹掉的話,他們就少了最大的威脅。隻要是沒有了最大的威脅,就算是麵對於幸存者基地的槍林彈雨,他們還是有著絕壁的把握可以跑掉的。

不說全部跑掉,起碼跑出去一兩個不存在任何的問題。少說,那也是可以跑出去一個。

這就是為什麽屍將開會選擇在人多地方的原因,一旦是真的被發現,一旦是真的鬧起來,這些個幸存者全部都是他們的掩護。隻是,他們並不知道的是,從開打的時候開始,幸存者就已經是被撤離了,整個幸存者基地都進入到了一級戒備之中。幸存者擁有的各種輕重武器也在被調動而來,這裏,第一時間已經是被包圍的固若金湯了。

鏘!鄭小天將唐刀拔出了刀鞘,他右手緊握著刀柄,隨即,刷地一聲直接朝著屍將迎了上去。一對三,這也是因為他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對方的等級,所以才會覺得一戰。要是他跟普通的高等屍將一戰,勝利幾率百分之百,要是他跟準屍王一戰,發揮得好就能將其幹掉,發揮的不好,也能夠跑。三個高等屍將也就隻是相當於一個半的準屍王,一整個屍王。換言之現在他就是與屍王一戰。

若鄭小天的對手是屍王,那估計會慎重。但是,他的對手隻是戰鬥數值相當於死亡的三個高等是將。對方又不是一體化的?逐個擊破最後的勝利就會屬於他。

三位屍將呈現半包圍圈這是要將鄭小天給包圍起來。而,鄭小天對準了一個屍將,一刀子直接朝著對方抽了過去。

革殺就是鄭小天的目標,他衝鋒在前,他會第一個接觸到鄭小天。那麽,自然,他這是變成了對方的目標。這一刻,他做出來了一個決定。既然對方的目標是自己的話,那麽,自己幹脆就是吸引對方的火力,從而是讓革破和革狼抓住這一刻攻擊的機會,一舉擊殺。

革殺雙臂疊加企圖抵擋鄭小天這一刀的威力。

來了,鄭小天的攻擊已經是席卷而來了。刀鋒距離雙臂越來越近,越來越近。最後,這一刀噗的一聲直接斬斷了革殺的雙臂。這攻擊力,真的是……

噗!

從肩膀到小腹,這一刀子是斜著砍下來的。而革殺就這麽的被分屍了。他的大腦或許現在還存在思唯意識,但是他能夠操控的就剩下了半邊身子的一隻手臂而已。另外的一隻手臂和雙腿留在了另外半邊身子之上與他徹底的斷了聯係。

一刀,鄭小天直接打出了他的威風。一刀,他直接就不客氣的展現了最強的攻擊力。

兩位屍將此刻才姍姍來遲。眼前所出現的這麽一種局麵是他們無法接受的,但是,事實就是事實。一枚屍將啊,在喪屍之中都是號令群雄的角色,怎麽地也是一個副軍團長,怎麽地也是可以掌管十萬大軍以上,但是,但是就這麽的被一刀子給切了。這尼瑪還是人麽?這尼瑪是個什麽樣子的戰鬥數值?

不對,不對,對方本身就不是人。對方的身上可是有屍王的氣息,對方十有*那就是精貨的人啊。精貨這是要將他們給一網打盡,從而隻剩下對方的斥候是麽?這也太霸道了,這也太……

“你這個幣是精貨的人,精貨這是要清除異己是麽?”革殺衝著鄭小天道。也就是他說話的這麽一個功夫,噗噗兩聲,兩刀子下去革破已經被幹掉了。一刀子斬斷了雙臂,一刀子刺穿了眉心。這也就是革狼跑得快,要不然,緊隨其後的一刀子也得將革狼幹掉沒懸念。

“知道太多並不好,死得快!”鄭小天搖了搖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