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有免疫力

“你們先走。”鄭小天衝著革力道。

“你一個人真的可以搞定麽。”革力想要留下來幫忙。當然,這個前提也是對方需要他。

“可以搞定!”鄭小天點頭。

“喲喲喲,少年郎你很狂啊。”萌貨衝著鄭小天一笑道:“不過姐姐我最喜歡狂的人了。姐姐我會將你從很狂收拾到點點狂,從點點狂收拾到不在狂,從不在狂收拾到很低調,從很低調收拾到什麽捏……”

“自視甚低。”鄭小天道。

“是的,是的,就是這麽四個字。你文化水平很高啊。”萌貨有點詫異。就眼前這個家夥所表明出來的文化造詣而言,那簡直就是讀書人的這麽一種節奏啊。

“還行吧,比你有文化那麽一丟丟。”鄭小天擺了擺手手。

“別鬧,你哪能有我有文化?”萌貨道。

“你們還不走?”鄭小天看著革力。現在,大軍已經是集結完畢,一百個精銳穿上了鎧甲,一百個炮灰做好了隨時犧牲的準備。隻要是革力一聲令下,喪屍大軍就會開拔。目的隻有一個,回歸到屬於自己的營地。

“真的可以麽?”革力看著鄭小天最後的問了一遍。他怕鄭小天真的是發生了什麽,然後革新會抽他。現在鄭小天和革新之間的關係那可是重要的合作夥伴,從這一百套鎧甲之上就更為是確定了這一點。他當然不知道革新已經是鄭小天的小弟了。

“可以!”鄭小天點頭。

“那好,我就聽從你的號令,撤了。”革力點了點頭,精神思維之中撤退的命令頓時傳達了出去。隨即,喪屍大軍隨著他的步伐緩緩後撤而去。

萌貨沒有阻攔的舉動,那是表現出來的。這不代表著她在暗處沒有安排。

“喂!”鄭小天看著萌貨。

“你不要這麽的沒禮貌好麽。一開口就是喂喂喂的,這讓我心情很是不愉快,都想抽你了。”萌貨道。

“抽啊,你要是有這麽一份能力,你就抽啊。單純的威脅有意思麽?你要是覺得有意思,我不置可否啊。反正,我不覺得有任何的意思。是的!”鄭小天點頭。

“你這個家夥……”萌貨指著鄭小天。

“我就這樣,說話可能讓你不愛聽,你也可以完全性的選擇不搭理我啊。隨意,各種的隨意。”鄭小天擺手。

“其實,你就是在拖延時間,你感覺到了我身上的危機,所以你要拖延時間讓他們離開。”萌貨道。

“既然你知道,那麽你還說?”鄭小天瞥了對方一眼。

“我知道歸我知道,我說不說歸我說不說。”萌貨道。

“這樣啊。”鄭小天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隨即,他就這麽的一臉正色的看著萌貨道:“我覺得吧,你的情況還算是可以的。這樣,你要多多的曬太陽,感受一下人生的美好,千萬時不要想著不是很美好的一麵,然後,你要多找人聊聊天。那個藥呢,最好還是要穩定吃。這些都不是很重要,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不要放棄治療,不要放棄希望。精神病這個東西是可以治愈的,隻要是有著一個積極樂觀的心態。”

萌貨是越聽著越是不對勁了,聽到對方說她精神病之後,那叫一個生氣啊。氣的,那簡直就是要炸掉了都。她右手一個揚手,嗖,嗖,嗖,她手指頭之處的子彈頭頓時朝著鄭小天席卷了過去。

鏘的一聲,唐刀出鞘。鄭小天緊握著刀柄頓時舞動了起來。叮,叮,叮,一顆一顆的子彈衝擊在了唐刀之上,隨即被擋住了,擋住的很徹底。

“去死吧!”這麽一會的功夫萌貨已經是席卷到了鄭小天的麵前,那右手一巴掌朝著鄭小天拍了過來。這五根手指頭的指甲蓋,很光閃閃,猶如是天下最為鋒利的武器一般,一看,那就不是什麽簡單的東西。

此刻,革力在撤離之中被堵住了。前方有著十來道身影,隨便的一個那都是屍將級別,隨便的一個那都是相當之不好對付。不單單是前麵,身後還有十多道身影,隨便的一個也是屍將級別的。

撕……

革力倒吸一口涼氣。這尼瑪簡直比鄭小天一對一的局麵還要來的不好啊。現在,他要思緒出來一個應對的方式方法,怎麽弄好呢,怎麽安排好呢,怎麽操作好呢,這個事情整的,真的是……

革力點鍾暗暗點頭,沒有辦法了,反正大家對於這鎧甲也不是很熟練,那麽,幹脆就是熟練熟練好了。一百個人,專門是殺出來一條血路,一百個炮灰殿後。炮灰的任務就是在死亡之中拖延時間,他們的任務就是十個對一個,驟然之間殲滅對方然後驟然之間跑路,一鼓作氣直接跑出去。

革力身後的屍將是精貨的人,他身前的屍將是萌貨的人。萌貨的人知道是個什麽事情,精貨的人隻是有點莫名其妙。倒也是沒有想過要動手,但是,他們身前的喪屍大軍突然之間朝著他們動了手,打得他們是莫名其妙,完全不明所以了都。

革力率領著精銳大軍朝著萌貨的屍將下手了。

鎧甲,絕對無條件的防禦,唐刀,必須恐怖而鋒利。唐刀一出,對方的日子絕壁不好過。防禦一頂,對方的攻擊很好破。在這樣子的情況之下還十個對一個,這性質,頓時完全那就是不一樣了。

噗噗噗!

一枚一枚的屍將被掛掉了。帶頭的一枚屍將眼見局麵竟然是發展到了這等地步,當即就是要撤,當即就是要將這裏的情報匯報回去。

革力還會放對方撤?它本身就是屍將級別,被武裝了以後,這戰鬥數值就是更為的不一樣了。就是更為的紐幣,就是更為的恐怖了。

革力緊握手心之中的唐刀朝著對方追擊,一刀子朝著對方就斬了過去。

屍將在前麵跑,沒曾想後麵還有一個追的,這麽一種鍥而不舍的感覺,那尼瑪簡直就是要追著他打的節奏啊。他還能夠受得了這個?他頓時就不開桑了,他頓時就不樂意了,要是換做是平時,他絕對轉身跟對方幹,但是現在,他更為重要的是將情報給匯報會去,這還真的是非一般的憋屈啊。

革力的速度低於屍將一籌,要是這麽的追下去的話,脫離了隊伍也追不上。他已經是準備放棄了,放棄的決定下達以後心中頓時猶如是放下了一塊重石一般,他衝著對方的背影道:“回去洗幹淨你的腚眼,下一次我要了。”

屍將止住了身形,轉身,右腳爆發了出來恐怖的力度,他身形一瞬之下朝著革力席卷而來。

納尼卡?革力都沒有想到到了最後這個關鍵的時候竟然還有峰回路轉的可能性哈。對方竟然是不跑了?看得出來,對方的的確確是不跑了。

革力樂了。他緊握著刀柄,一刀子朝著對方抽了過去。

近了,近了,越來越近了。革力的唐刀與對方的雙臂越來越近了。

叮,叮,叮!一道一道猶如是斬在了鈦合金之上一般,他的刀鋒利無比,但是一如既往沒有破掉對方的防禦。感情對方跑壓根不是因為對方自認為就幹不過他,感情對方跑隻是為了將情報帶回去,感情對方是高等到無線臨近屍王的屍將啊。

砰!

一擊,對方砸在了革力的小腹之上。這一擊落下的時候,他仿佛就是被彗星給撞擊了一般,整個人也是醉了。他身形全然是無法操控一樣的朝著後方倒飛而去。

砰,砰!

兩位精銳拖住了革力的身子。

屍將看了革力一眼,為了避免夜長夢多,離去。對於他而言,這麽一個能夠使跟著他,跟著精貨的人掐起來的對方,那絕壁是蠢貨的人了。蠢貨這是拿了什麽厲害的東西,直接將他們當成了假想敵啊。這個情報很重要,絕壁要送回到老大那邊去。

此刻,萌貨與鄭小天之間的交鋒已經是進入到了白熱化。雙方之間,一個是爪子舞動的靈動不已,一個是唐刀舞動的靈動不已。唐刀和爪子哪一個厲害?當然是看材質了。如果爪子的材質直接媲美唐刀的話,爪子比較厲害。因為,爪子有兩隻,可彎曲,可靈活。唐刀隻有一柄,並且還直愣愣的。

所以,唐刀和爪子比起來的話,唐刀並沒有爪子來的厲害。就比如,在這麽一刻,鄭小天失神也就是那麽一下下的功夫,對方的爪子在他的小腹留下了五道劃痕,這是對方指甲蓋所留下的,那指甲蓋之中屍毒很是恐怖。

當然,前提也得是鄭小天怕這些啊。他的身體數值那是完全不會害怕屍毒的,他也是從屍毒之中獲得免疫而扛過來的男紙。

“你已經中毒了,你完了。你這是非死不可沒有任何活下去的可能性了,你屎定了。嗯嗯!”萌貨點了點頭。

“那就看看唄,誰輸誰贏,誰完了這還是說不定的事情呢。”鄭小天不置可否。

“嗯?”萌貨這麽的看著鄭小天,對方簡直很自信啊,那自信的感覺將她都給感染了。